乐文小说网 > 简行诸天 > 第869章 白狐脸儿

第869章 白狐脸儿

        (感谢书友“我流汗”的1张月票,“温故而知心95”的5张推荐票,很开心。)

        感受了下,路上的荒凉,想到村里老人讲诉,谢玉暗呼一下:“该死的战乱。”

        在路过一荒草杂飞的转边路角事时,突然心思一惊,虽然习惯平凡,但还有的警惕心,谢玉还是有的。

        “这是?”

        隐约感觉到了荒草乱石中的杀气,谢玉不禁踢了屁股底下的大青驴。

        刚要加速,荒草乱石中的主事人,也是感觉到了什么,单手一挥。

        手下几十号人,早有准备,立刻张弓搭箭,箭矢乱飞而出,

        这时,看到飞向自己的箭矢,谢玉突然想到自己的举动。

        暗骂了句。

        “还是大意了!”

        但也来不及多想了。

        谢玉迅速抽出腰间系着的擦汗毛巾,内气一鼓。

        快速挥动起来,先是缠住几根箭矢,扩大了防御范围。

        然后,猛踢大青驴。

        这驴子虽然偶尔闹脾气,但关键时也不傻。

        立刻加速,带着谢玉离开了暗中之人的箭矢攻击范围。

        才不过三轮箭矢,谢玉和大青驴毫发无损,只是多出一些汉的离开他们的攻击范围。

        暗中之人,见到了谢玉的身手不凡,确实他不是自己目标,也并未追击。

        只让,手下把射击出去的箭矢给收回去,又埋伏起来。

        谢玉远离一段后,见没有人追上了。

        心情平复一下后,又气了起来。

        这里这么帅,居然还有人杀自己,没天理呀!

        于是,谢玉把大青驴扯到树林中,拴着一青草较多处,让它自己补充营养。

        然后,又偷偷潜了回去。

        正好看到他们在拣拾刚才射出箭矢,同时清理痕迹。

        这些人的打扮,和作风规格,不像是一般土匪。

        拿出刚才用擦汗毛巾收取的三支箭矢,生铁箭头,箭杆都是精心修理调制过的,质量不错,要是命中要害,一击必杀的。

        更重要的三支样式都是一种类型,这应该是规模化生产的一种。

        看了下陵州城,谢玉暗呼:“是官府,还是军队?”

        想到这里,谢玉又靠近了些,想听听他们说什么。

        不过,也不敢靠的太近。

        只能隐约听到:“报仇……世子,一定什么。”

        重点这个世子?

        这陵州城能称做世子的也就是,北凉王徐骁的大儿子徐凤年了。

        听说三年前好像犯了什么错,被驱逐……。

        咦,三年了,是该回来了。

        这么说来!

        嗯、嗯,应该又是一门典型王权斗争,有人不想让这个世子活呀!

        想来这北凉王徐骁不止一个儿子,三年了,另外的儿子长大了,有心思了,勾结军中……。

        嗯嗯,应该就是这样了。

        对于这种,狗咬狗,谢玉懒得搭理,立刻转身回返。

        只是找到自己发青驴时,正看到一老一少难民乞丐装束的两人,正在偷吃自己包袱中的干将。

        其中正有那两个小寡妇,给自己准备鱼干菜饼,那味道可是一绝。

        车说,那个老年乞丐正解是大青驴的绳子,又拿又吃。

        谢玉,立刻呼道:“两个贼,敢偷你大爷的。”

        那个年轻的,一口吞下手中,剩余的鱼干杂饼。

        小呼:“好吃!”

        然后,看到谢玉也不着急的回道:“小哥,别着急,我是北凉王世子徐凤年,回头进陵州城了,我十倍百倍的陪你,咦,你这身打扮,可是官府中人,放心,所想升值当官也没得问题,一只要这吃食……。”

        恼怒谢玉,自然不信这个小难民乞丐的瞎话。

        只是,突然感受那老年乞丐的状态,心中冷静了些。

        而且这少年虽然未习武,但那天姿还有……。

        再想到那些“土匪”的伏击,谢玉好像意识到了什么。

        于是忍住怒气,走过去,道:“先立刻这里再说,后面又一堆土匪。”

        这少年毫不在意道:“这么快又追上了吗?”

        像是早就习惯一般!

        谢玉抢过,那老年乞丐手中的绳道:“小哥,要骑驴吗?”

        这少年很是意外,谢玉的举动。

        但想到能骑驴,一路步行双腿早就打颤的他,立刻回道:“好呀,好呀,看黄跟上,跟上”

        然后,立刻翻身上驴,倒是确有一身不错的骑术。

        然后,谢玉牵驴快行。

        那个老年乞丐也不言语,背上不知道从哪里找到的破包袱,快步跟上。

        感受到,不比普通驿马跑的慢的大青驴,这少年多少奇异道:“好驴,好驴。”

        “兄弟,怎么称呼,我是徐凤年,真是北凉王世子。”

        谢玉:“谢玉,微末小吏,兽医!”

        徐凤年好奇道:“谢玉,兽医?,真有意思,这个朋友,本世子交了。”

        “话说起来,你怎么就相信我就是世子了。”

        想了下,谢玉:”无所谓相信不相信,后面又一群穷凶极恶的土匪,废话说多了,不就耽搁时间了。”

        徐凤年:“……”

        谢玉自然不会告诉他,自己大青驴施展“遁去的一”之术,只是这术不可长久,透支的的大青驴的潜力。

        倒是后面的老黄,看出谢玉给大青驴施加内气,颇觉有些意思。

        约莫跑了半个多时辰,大青驴体力透,也告了一个段落。

        谢玉,放缓驴速道:“差不多了,休息一下,人受得了,大青驴它可能顶不住了。”

        少年乞丐点头道:“那倒也是,那就休息一下,可不能累坏了这头神驴。”

        “谢小哥,你这人很有意思老子喜欢。”

        谢玉耳朵一动,小声道:“先别管什么有意思没意思的,情况有些不对,前面有不少人纵马,看样子或许要有场拼杀了。”

        少年乞丐:“是吗?”

        然后,利索点下驴,招呼老黄去偷看,以满足他的好奇心。

        老黄先是和谢玉对视一眼,然后什么也没说,跟了上去。

        谢玉,从兜袋中取出自己配制的“补药”,给大青驴服下,让它保持状态。

        其实,也是到了一定乡下,谢玉才感觉到有些自在。

        乡下人可不管谢玉是兽医不兽医的,也拉着他给人治病。

        谢玉自然是没问题,治人比治牲口爽快多了,虽然乡下人没啥银钱。

        但也珍藏了不少,治伤的草药,谢玉也就收了,顺便配制了一些。

        按成分多少优劣,人可食,牲畜也可食,算是一种另类的营养丸剂。

        喂过补药,让大青驴自由休息一下,谢玉也随着那两个人探去。

        毕竟好奇心,人人都有!

        不过,当谢玉找好位置时。

        看到了另外一番景象,那个自称徐凤年的世子和他叫老黄的仆人,与一个一身白色素衣的白衣人,共三人,被二十多骑马的“马贼”围住。

        这场景,不由得让谢玉推测,或是那个白衣人,被马贼围住了。

        少年世子充当“热心群众”,马贼一看抢一个也是抢,两个、三个自然也没问题的。

        于是,三人都被围住了。

        停顿了一会儿,因为距离和风向,谢玉一时听不到他们在谈论什么,想来无外乎绑匪和受害者的交流。

        正想着要不要出手,毕竟自己现在这么帅气,一看就是正面人物,既然是正面人物,就应该做……。

        突然,那个白衣人纵身而起,跃致半空时,猛使出了一套连环腿法。

        那些马匪甚是措手不及,虽有悍气,想着使刀反抗,奈何那白衣人身法极快,又占据先手。

        甚段时间,已是讲这二十人击落马下,各有哀嚎,然后抢了一匹马,跑了。

        谢玉暗呼:“人才……。”

        有些傻眼少年世子,反应也是很快,也是抢了一匹马,跟着白衣人跑了。

        老黄,自然也是同样做法。

        一时,空气中只剩下一群惨叫的马匪。

        谢玉突然猛拍大腿,呼道:“有便宜不占,那是傻子呀!”

        于是,先是扯了几段树枝草径,给自己做了伪装府。

        又在地上,找了不少小石头,快速闪出。

        快到马匪跟前时,用暗器手法,天女散花一般,连续打出。

        虽然这些马匪有股子蛮劲,但无非是多击中,少击几下的事。

        先等这些马匪,在头疼脑胀中“自闭”后,现在先去收了那个听着六环大刀,像是马匪头,壮汉。

        毕竟,这人承受了谢玉二十多蕴含劲力的石子,才昏过去,想来是有些身手的。

        “

        从这马匪头一胸口,谢玉先是摸到了一副画轴。

        “一个马匪头子,还附庸风雅?”

        随意扯开一看:

        “咦……,这居然是一副年轻男子的人物画,不过,怎么那么像那个少年的流民少年。”

        谢玉眼睛一眯!

        “难道,那个少年真是北凉王徐骁的大儿子,徐凤年的?”

        “这关系……。”

        算了,还是先看眼前,谢玉又开始收拣起来。

        一共二十一个马匪,马匹被骑走了三匹,还剩下十八匹,碎银一百三十多两,还是十多吊各种杂色铜钱。

        果然,老实上班,不如“打劫”一场,不算马匹,这些银钱,是现在职位的十七八年薪俸了。

        随后,谢玉把这二十一个马匪,都扔在树林中,隐藏起来,并未取他们性命,毕竟羊已经很肥了。

        然后,看到这不知道什么情况的十八骑“肥马”,谢玉嘿嘿一笑。

        当从事兽医这个行当大半年了,别的不太行,但悄无声息的给这些“肥马”销赃,谢玉还是有办法的。

        尤其是这个战乱刚刚结束,又随时准备打了年代,群众们的需求很强烈的。

        果然,谢玉溜达一圈后,天还未黑,十八匹“赃马”,已经悄无声息的销售出去了。

        虽然大多数一时有些手紧,多数只付了些订钱,但谢玉不担心他们会赖帐的,

        不过,又看了看怀中的那幅画像,陵了陵手中银子。

        谢玉并未休息,骑着的自己的大青驴,按着他们离去的方向追去。

        也是运气,很快,谢玉在一老林看到莹莹篝火,想来是他们。

        只是走进些,谢玉只看到一匹马,还是树上半躺着的白衣人。

        暗呼:“只有,这一个人吗?”

        于是,谢玉出声道:“兄台?兄台?”

        见这人不应答,谢玉走的更近一些。

        篝火的映衬下,一个看到肤白如玉,媚眼桃花,像极了蛊惑人心的白狐儿脸。

        “咦,莫非这人女扮男装?”

        “兄台,兄台……。”

        不对,谢玉一伸手。

        “中了蒙汗药?……,不止,还有一种手法,这手法颇为精妙,不知……。”

        “兄台,你真倒霉,你…………。”

        “这脸,咦,腿、臀……。”

        毕竟也是尽兴了,熟练的替她收拾涂抹自己的特效药后,替她重新穿衣,然后离开……。

        只是刚走没多远,很不舍得的谢玉又回返过来。

        虽不知道以后能是否相见,但万一呢!

        于是,谢玉运起体内先天之气凝结出一枚他“天残种子”,打入这白狐脸体内。

        “唉,眼看就要进入练气期了,这下又要耽搁一些时间,希望值得吧!”

        这次谢玉真的离开了。

        ……

        但不知道多久,白狐脸儿终于清醒了一些,然后迅速收拾自己的双刀做出防备状态。

        但感知到四下无人后,暗骂一句后,起身去小树林解决个人问题去了。

        只是,再次从小树林出来时,神色发出许多疑惑。

        不过在那可天残种子的加持下,那方面大体已经恢复了,她自然不知道刚在她身上发生了什么,不过。

        习武之人的直觉嘛……,确也告诉她好像发生了对她不好事。

        “难道是那两个流民乞丐?”

        “可恶,自己怎么会中招了?”

        “对了,那个少年乞丐自称自己是北凉王世子?或许……听潮亭?”

        想到这里,对武学的渴求,白狐脸放弃了猜测,解开那匹马的缰绳,追赶而去……。

        ……

        这和谢玉无关了,虽然兜里有银钱,但良好的职业道德,让他又去几家农户加班去了。

        直到两天后,才返回陵州城。

        一回城,就听说了,世子回来了。

        这让谢玉心中莫名有了一点想法,但随后一笑,返回自己小院了。

  http://www.lewentxt.com/74/74690/2882258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ewentxt.com。乐文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lewen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