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最强他妹 > 36、第三十六章

36、第三十六章

        ("最强他妹");

        她们在座村落里生活了很长时间。

        或许是因为这对母女是外来者的缘故,

        她们在村子里的处境十分艰难,民风淳朴什么的在这里根本看不到,大人们对她们指指点点,村庄里乱跑的小孩子则会朝槿扔石头,

        叫她“没人要的瞎子”。

        槿发现自己具有术式就是在这个时候。

        朝她扔过来的石子还未触及双眼被蒙住的女孩子,

        就突然静止在了半空中,

        这群孩子被吓了一跳,

        一边大叫着妖怪一边你推我攘地跑掉了。

        当天晚上就有一群村民拿着火把来到了她们家,女人慌忙迎了出去,

        把人挡在门外,连解释带道歉的,只为了请求他们不要把自己的孩子抓走。

        最后她把屋子里的槿叫了出来,

        当着所有人的面,

        狠狠地打了她一巴掌。

        女孩子的身体整个被打得向一边摔去,之后女人又向那些村民连声解释道:“这孩子不是什么妖怪,

        你们看,她根本就做不了什么……眼睛还不好……”

        当其他人终于离开之后,女人瘦削的肩膀塌下来,她看着仍旧坐在地上捂着脸颊的槿,眼中满是怒火。

        “我跟你嘱咐了那么多遍,不要用你的那种奇奇怪怪的力量,不要被人看到,

        你为什么不听?!你想害死我们吗?!”

        “……他们朝我扔石头。”

        “扔石头又不会要你的命!”说完女人捂住脸,呜呜地哭了起来,“我当初怎么会生下你这种妖怪的孩子!”

        槿吐掉血水,注视着女人崩溃的模样,半晌垂下了眼睛。

        “对不起。”

        女孩子声音低低的,

        像是小动物的呜咽。

        女人用力地将这个孩子抱在了怀里,力气大得槿觉得身体被她勒得生疼了起来。

        “我们要活下去……槿,我们一定要好好的活下去。”

        在这个时代妖怪横行,恶鬼丛生,像这种偏远的小山村,最畏惧的便是妖怪的传言。

        相传它们会将人抓走吃掉,还会变幻成人类的模样诱骗人类的女子,使她们生下混合着妖怪之血的子嗣。

        槿有着与周围的村民截然不同的发色和眼瞳,一出生就险些被扔到河里溺死,她的母亲为了保护她,带着自己的孩子背井离乡来到了这座山脚下的闭塞村庄,掩盖了槿的异常之处,就这么定居了下来。

        “你是妖怪的孩子。”她坚信着这一点,觉得这是这孩子出生就需要背负的罪孽,“所以你必须要像其他人一样,才能活下去。”

        直到病得快死的那一刻,女人依旧是这么认为的。

        “槿……”女人那瘦得皮包骨头的手指,用尽全身的力气抓着槿的手臂,尖锐的指甲在孩童稚嫩的皮肤上留下了深深的血痕。

        年幼的女孩感觉到了疼痛,但却不敢躲开,只是咬着嘴唇,忍耐地看着她。

        她对自己的孩子下了诅咒。

        “答应我,你要变得像其他人一样……”

        女人用嘶哑的嗓音说道。

        “……活下去,槿。”

        “……好。”

        在她死去以后,槿便发觉到,自己似乎没有办法使用咒力与术式了。

        相对的,她的身体变得敏捷了起来,五感也比之前要灵敏得多,能够轻易地捕捉到猎物。

        她变得更加容易在这个世界上生存下去了。

        就在母亲病逝半年以后,连日的干旱让村子陷入了饥荒,作物大片大片的枯死,河流干涸,失去了最主要的食物来源之后,村子里的情况越发糟糕起来。

        不知从何时起,他们开始信奉起了邪神。

        他们信奉的,据说是一名双面四臂的神明,其麾下身穿僧衣的少年来村落里布教,引导人们供奉神明,从而在这样艰苦的生活中,获得来自于天的庇佑。

        槿远远地见过那个身穿僧衣的少年一面,她发现那个人和过去的自己一样,拥有相似的力量。

        母亲将她称为妖怪,但为什么这个人却是神明的使者?

        “谁?”那个银发少年回过头。

        当注意到从树后走出来的,只是一个浑身脏不拉几的小孩子的时候,身穿僧衣的少年戒备的神情逐渐放松了下来。

        “是村子里的小孩子么……之前没有见过你。”

        少年长相十分秀美,给人一种雌雄莫辨的感觉,留着银色的妹妹头,脑后有一片呈现出红梅的颜色。

        他看着这个分辨不出性别的小孩子,目光在她遮住眼睛的布条上微微一顿,那孩子指了指自己,带着疑惑开口。

        “你也是妖怪吗?”

        里梅眼角轻轻一抽:“妖怪?”

        “不是吗?为什么?”这个孩子执着地追问道。

        “这种失礼的话是谁教给你的。”里梅不悦地说道,“我怎么可能是那种低劣的生物。”

        “不过,等等……”少年眯起眼睛,“明明遮着双眼,你能看到我?”

        脚步声由远及近,那个小小的身影后退了几步,飞快地跑进了树林之中。

        “里梅大人,您要的东西我们都准备好了!”

        村民跑过来向这位神明大人的使者汇报进展,少年忍耐着对于愚昧无知的村民的不屑,回应着村民们兴奋的话语。

        “刚刚我在这里看到了一个小孩子,是村子里的孩子吗?”

        “您说的该不会是……”

        几个男人相互对视了一眼,脸上不约而同地露出了厌恶的神色。

        “那小鬼古怪得很,前几年好心收留了她们母女,结果大的那个前一阵死了,小的这个眼睛又是个瞎的,天天都脏兮兮的,没人管,自己跑到山上来了。”

        见状里梅没有再多问什么,他也懒得再跟这群愚民多说什么,拿到自己需要的东西以后就离开了。

        临走前,他告诉这群信奉两面宿傩的村民:“以后也要坚定地信仰宿傩大人,才能得到大人的庇护。”

        “当,当然,这是一定的!”

        也有人试探地问道:

        “如果我们想要供奉两面宿傩大人的话,需要准备什么呢?”

        “这个么……”里梅挑起唇角,微微笑了一下,“不需要特别供奉什么,只要选出合适的人,送往大人处就可以了。”

        当晚,村中的青壮集结起来,手中点燃照明的火把,前往了位于村落后方的山林。

        他们抓住了藏在山上的槿,将她送到了一座荒废的寺庙,眉目秀美的少年身上仍旧穿着那件僧衣,垂目注视着不断挣扎的小姑娘。

        过了一会儿,他俯下身,白皙的指尖勾住槿脸上的布条,将它拆了下来。

        里梅对上了一对犹如天空一般澄澈的眼眸。

        “果然。”他的手指抚摸了一下女孩子那银白的睫毛,唇角溢出了一丝笑意,“五条家的六眼,没想到这一代出生在了这种偏僻的小地方。宿傩大人会满意你的。”

        槿盯着面前曾经见过一面的少年,问了相同的问题:“你是吃人的妖怪吗?”

        “我可不是那种低贱的生物。”里梅说道,“至于吃人……不是很正常的事情么。人类也是食物的一种。”

        槿趁着他回答的时候,猛地从地上一跃而起,想要趁其不备逃走。

        然而坚冰牢牢地将她的脚固定在了地面之上,不管槿再这么挣动,也无济于事。

        “宿傩大人已经等很久了,不要浪费我的时间。”里梅有些嫌弃地说道,“你现在这么脏,也不能直接就送到宿傩大人面前……得把你洗干净了再说。”

        于是槿就享受了一番冰水洗澡的待遇。

        洗刷干净了以后,里梅把这个仍旧在不断挣扎的女孩拎到了里面的屋子。

        “老实点呆着。”他冷漠地命令道,随后转身出去了。

        在他离开之后,槿咬着牙把自己脚上覆盖的寒冰一下一下地敲碎,不顾鲜血淋漓的手掌,勉强活动了一下冻得僵硬的脚掌,想要跑到外面去。

        她无比清晰地认识到这一点——再这样下去的话,她会死的。

        然而当门开启之时,女孩子的动作却骤然僵住了,因为恐惧而屏住了呼吸。

        双目四臂犹如邪神一般的男人,就伫立在门外,笼着手打量着面前的女孩子。

        过了一会儿,他才似乎感到了些许兴味一般,发出了一声感叹:“喔,有意思。”

        这个男人的长相实在是太过于可怖了,槿的眼中能看到他那令人畏惧的咒力,就算只是站在那里,依然散发着一股逼人的威慑感。

        “……我不想死。”女孩子小声呓语着。

        宿傩用两根手指捏着槿的脸颊,漫不经心地把她往上抬了抬:“你的术式呢?用出来看看。”

        槿的脸颊被他弄得生疼,女孩子轻轻咬着牙,没有出声。

        “什么啊,用不出来吗。无趣。”

        最后宿傩把槿带到了外面,提出了一个提议。

        这对他来说,就像是一场餐前的趣味小游戏一样,只不过是个消遣罢了。

        但对于槿而言,却是唯一能够活下来的办法。

        “你要是能在我之前跑到山脚下,就让你跑掉好了。”

        之后就是一场明知结果的奔逃,最后在山脚下看到早已等候多时的宿傩时,槿的内心却仍旧忍不住涌上了近乎于绝望的情绪。

        如果能拥有力量就好了。

        如果能使用出术式就好了。

        这样的想法愈发的强烈,槿捂住几乎将自己横劈开来的伤口,在幻境之中又经历了一次濒临死亡的情形。

        血液不断地从身体中流逝,带走了最后一点生命力,槿的眼前逐渐模糊了起来,在最后,她看到了母亲的缠绕在自己身上的扭曲虚像。

        女人面容枯槁,神情凄厉而又狰狞,一遍遍的重复着她经常说的那两句话。

        ——已经够了。

        即使槿已经失去了记忆,她依然在潜意识里遵循着母亲的话语,将自己的力量束缚住,想要成为符合母亲希望的模样。

        但是也多亏了束缚的存在,她就算一度濒死,也依然活下来了。

        槿躺在垃圾堆里面,渐渐涣散的目光注视着这个不断地说出宛如诅咒般的话语的女人。

        最终她努力抬起手臂,主动的拥抱住了她的母亲。

        “我不是妖怪。”槿声音低低地说道,“在这里有很多有着各种能力的人,大家都正常地生活着,我遇到了对我很好的同伴,还有跟我一样的哥哥。”

        “我会好好地活下来的。”

        “对不起……妈妈。”

        女人的神情逐渐平和了下来,她注视着自己白发蓝瞳的孩子,骨瘦如柴的手腕抬起,轻轻地抚摸了一下她背后突出的脊骨。

        随后女人化作了细沙,悄无声息地在风中消散了。

        在现实世界之中,女孩子的身上涌现出了庞大的咒力量,甚至将周围的沙尘卷起,沙砾与碎石又被隔绝在半空中,无法靠近她分毫。

        “什么?!”

        一直悠闲地作壁上观的羂索,忍不住脸色微变。

        这个六眼,不应该是没有咒力的天与咒缚才对吗?

        她的眼眸微微抬起,从银白的睫毛之间,泄露出了一抹蓝色的微光,那是宛如落入了星河般的色泽。

        随后食指和中指并拢,槿骤然睁开双眸,额发被风压吹得向后掀去。

        术式顺转。

        ——苍。

        作者有话要说:  槿妹因为束缚而失去力量,也同样因为束缚活了下去。

        而因为所处的地方封闭愚昧,直到最后,她的母亲都认为自己生下了妖怪的孩子。

        所以说教育很重要,槿妹赶快上学去吧。

        感谢在2021-04-26

        15:44:12~2021-04-27

        16:55:52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浅草梅子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沐辰

        4瓶;子初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2("最强他妹");

  http://www.lewentxt.com/69/69288/1939753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ewentxt.com。乐文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lewen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