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最强他妹 > 35、第三十五章

35、第三十五章

        ("最强他妹");

        “真令我惊讶,

        第二个六眼出现的传闻,居然是真的啊。”

        在槿反射性地戒备起来的同时,嘴角还沾着血迹的小老虎也伏下身体,朝着这个陌生人发出了威慑性的咆哮。

        这名额头有着一圈缝合疤痕的青年抄着双手,

        面上带着微笑。

        “本来有五条悟一个就足够我头疼的了,

        没想到在这种关键时刻,

        居然又冒出来了第二个六眼,

        我的运气还真是糟糕。”

        “你说得太多了,耽误时间的话要加钱。”在他身边的小婴儿全身都笼罩在斗篷之下,

        小小的三角嘴幽幽说道。

        “抱歉抱歉。”青年笑着摆了摆手,“五条悟那边就交给术师杀手去解决吧,希望伏黑甚尔能够给力一点,

        我可是对他寄予了很大的期待呢。至于这个还没长成的六眼……”

        眯起的眼睛睁开来,

        他注视着手持短刀横于胸前的槿,脸上的笑容消失了,

        显露出冷酷的神情来。

        “这也是委托里的一环,杀掉六眼,玛蒙。”

        名为玛蒙的小婴儿幽幽地叹了口气,青蛙跳到它的头顶,变幻成了衔尾蜥蜴的姿态,胸前的奶嘴散发出了光芒。

        “增加工作量的话,雇佣金也要增加。”

        六眼分辨出了有一股从未见过的力量正在朝她围绕过来,

        槿飞快地向后撤去,然而在她刚刚有所动作的刹那,身边的环境骤然发生了变化,从高楼林立的现代街道,变成了一片葱茏的山林。

        假的。

        槿迅速做出了判断。

        她想要用咒具攻击周围,

        试图打破这一片假象,然而当她抬起手时,才发现手中的短刀已经不知何时消失了。

        槿微微一愣,低头向身上看去,自己的衣服从惯常的连帽衫变成了一件奇怪的麻布短袍,由一根细绳系在腰间,勉强箍成了衣服的形状。

        四肢比现在更加短小,都没有什么肉,瘦骨伶仃的,就像是擂钵街里居无定所的孩子一样。

        槿对着参照物比照了一下自己的身高,她现在的身体顶多只有四五岁的年纪,因为实在太瘦了,所以可能实际年龄会比看上去要大一些。

        女孩子拧着眉头,感觉到有些棘手了起来。

        虽然她的眼睛告诉她面前的一切都是假的,但是大脑却认为这是真实存在的东西,以至于就连槿自己触碰上去,都觉得自己面前是真的树木。

        鼻端闻到树林特有的泥土味道,虫豸在土里爬行,鸟雀啾啾地鸣叫个不停,飞虫振翅飞过她的面前,槿迅速抬手一抓,摊开手掌,湿润的触感是那样的真实。

        更何况她变得更加年幼了,还失去了随身携带的咒具,这对槿来说,并不是一个好消息。

        ……没办法。

        试探着挥出一拳之后,稚嫩的拳头被树干上的木刺扎得生痛,槿收回了手,没有去管流血的手指,向着四周张望了一下,向着有人的脚印的地方走去。

        没有穿鞋的脚掌踩在山间的土路中,跨越过路上的树根与石头,拨开遮挡视线的枝叶,目之所及是一座很小的村落,炊烟从屋顶袅袅升起,带来一股莫名熟悉的感觉。

        槿歪着头想,她好像来过这里。

        但是却又记不得她是什么时候来过的了。

        槿提起步子继续向下走,从不远处的茅草屋里走出来了一个女人,她的怀里抱着一个箩筐,不经意间看见了从山道上走来的女孩子,似乎被她的样子吓了一跳。

        【■■!】

        是与槿知道的日语截然不同的发音,槿眨了下眼睛,疑惑地看着她把手里的箩筐匆匆往地上一放,就向她快步迎了过去。

        女人的年龄并不大,大约在二十岁上下,脸庞长得很美丽,却从眉眼间透露着一股饱经风霜的愁苦,她走到槿的面前,目光严厉地盯着这个女孩子。

        女人这次说了一串比刚刚更长的话,依旧是古怪的发音,但不知为何,这一次槿却听懂了她在说什么。

        “你为什么这个样子就出来了?!”

        “?”

        槿还没忘记自己此时的处境,下意识地对着面前的女人露出了小狗般警惕的神情。

        下一秒,只见这个女人高高地抬起了手,向着槿挥来。

        啪!

        女孩子起初没反应过来,不可置信地睁大了眼睛,再看向这个女人时,目光中便带上了一股敌意。

        ……躲不开。

        是身体的原因吗?

        但比起变得孱弱起来的身体,更多的似乎是……

        她下意识地不敢躲开。

        脸颊传来了轻柔的触感,女人抚摸着她被打得红肿起来的皮肤,露出了难过的神情。

        “对不起,槿,很痛吧?”

        明明被打的是槿,女人却反而像是要哭出来了。

        “你为什么就是记不住妈妈的话呢?你的这幅样子要是被村子里的人看到的话,会被当成妖怪的啊。”

        “你要变得像大家一样,我们两个才能在这里生存下来,槿。”

        ——你要像其他人一样活下去。

        女人的话语,与曾经回忆起的只言片语重合在了一起。

        槿的身体僵在了原地。

        她只觉得被她触碰到的地方滚烫,身体不自觉地发起了抖,就连思维都变得混乱了起来。

        女人的手指抚摸过槿突出的脊骨,每一下都带来了更加明显的颤意。

        女孩子有些恐惧的声音从喉咙中溢散出来。

        “……妈妈。”

        “回去吧,槿。”

        瑰丽的苍蓝眼眸被布条缠住,银白色的头发抹上黑灰,变得脏兮兮的同时,也不像之前那样惹人注目了。

        做完这一些后,女人牵起槿的手,向着升起炊烟的地方走去。

        在眼睛被挡住以后,槿能看到的东西就少了很多,原本色彩纷呈的世界失去了颜色,颜色不同的咒力组成了她能够见到的所有画面。

        但是女人对她说,要学会忍耐,要隐藏和其他人的不同之处。

        路上碰见了出门劳作的村民,他们以一种奇特的目光打量着这对母女,语气并不能称得上善意:“槿这是又自己跑出门了?真野得很啊,这丫头,眼睛瞎了都不能消停。”

        女人陪着笑:“是呢,这孩子不听话,我正要回去教训她一顿呢。”

        “对了,你们今年的粮食还没交呢吧?”

        “对不起,麻烦再给我们一段时间……”

        之后就是一连串的道歉与恳求,那名村民似乎很受用,挥挥手走了。

        回到自己的家中,女人先是叫槿在凳子上做好,随后让她伸出了手。

        因为之前在山上造成的伤口还没有处理,此时流出的血液已经变成了暗红色,凝固在了皮肤之上,显得格外狰狞。女人摸了摸她的头,露出了心疼的神色:“这是怎么弄的?”

        此时女人的声音变得温柔了下来,槿的眼睛依然被布条严严实实地遮住,她抿着嘴唇,一言不发。

        女人像是早已习惯了槿的沉默,一边帮她包扎伤口,一边絮絮叨叨地跟她叮嘱着。

        出门在外不要把眼睛和头发露出来,独自一个人要躲开其他人,以及……

        “那种奇怪的力量,一定不要再用了。”

        槿微微一怔,抬起了头。

        “力量?”

        “就是那种让别人触碰不到你的能力。”女人郑重地说道,“那天我就跟你说过了吧?像那样的力量,是只有吃人的妖怪才会有的,你绝对不能在别人面前表现出来。”

        ****

        “果然呢,就算是六眼,也没有办法抵抗直接入侵大脑的幻术,这算是一个新发现吧。”

        额头有缝合线的青年凑近了观察女孩子的脸庞,原本明亮的蓝眸失去了神采,她没有对面前这个人的靠近做出任何反应。

        羂索摸着下巴打量了槿一会儿,对她失去了兴趣,随意地说道:“杀了她吧,玛蒙。”

        “玛蒙?你在做什么?”

        “……做不到。”全身笼罩在斗篷之下的小婴儿说道,“幻术的确生效了,但是她现在不在我控制的幻境里。”

        羂索嘴角的笑容逐渐消失,他眯起眼睛看向玛蒙:“怎么回事?”

        “就这么说吧,她在陷入幻境的那一刻,反过来影响了我的幻术,我暂时无法操控幻境了。”玛蒙漂浮了起来,“但是如果从现实发动攻击的话,依然能杀掉,问题不大。”

        “你不出手吗?”

        “我就算了,如果留下残秽的话,之后会很麻烦。”

        “好吧。”玛蒙又叹了口气,“如果之前知道这次工作这么麻烦的话,我就不接了。”

        一边说着,小婴儿的斗篷之下探出了无数的触手,就在其即将触碰到槿的那一刹那,蓦地响起了一声虎啸。

        那是一头巨大的白虎,朝着玛蒙的方向扑了过去,血盆大口张开,将从他斗篷下伸出的触手全都咬做两段。

        “……变大了?”在它再度扑上来之际,玛蒙飞快地躲开利爪,狐疑的视线扫向一旁的羂索,“你没说过还有这个东西啊。”

        “只是式神而已。”羂索笑眯眯地说道,“这个你应该可以处理吧,幻术师玛蒙?”

        “啧……增加工作的话,要加钱的啊。”

        白虎在空中扑了个空,落回地面,金色的兽瞳紧盯不远处交谈的两个人,前爪不安地在地面抓了两下。

        而一名身穿制服铠甲的少年身影,显现在了槿的身边。

        他有着与白虎相似的金色瞳孔,卷曲的白色发丝稍长,遮住了一边的眼睛。

        羂索摸着下巴,感兴趣地看着他。

        “真是把不错的咒具,我都有点心动了。”

        少年两只手一起握住短刀,声线发着颤:“不,不许你们对主人出手!”

        作者有话要说:  大爷待机中。

        等待开饭.jpg

        感谢在2021-04-25

        16:41:20~2021-04-26

        15:44:12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柒笭笙

        6瓶;边缘的影子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2("最强他妹");

  http://www.lewentxt.com/69/69288/1939753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ewentxt.com。乐文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lewen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