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最强他妹 > 34、第三十四章

34、第三十四章

        ("最强他妹");

        “……父母?”

        五条悟得到五条家内部传来的消息时,

        起初还愣了一下,不过听着听着,脸色就逐渐变了。

        夏油杰在旁边,就看自家好友鼻梁虽然还架着那搞笑艺人似的小圆片墨镜,

        但神情已经全然冷了下来。

        原本就是会显得具有进攻型的长相,

        如今苍蓝的眼眸中仿佛落入了冰雪,

        散发着彻骨的寒意。

        跟以前那种小打小闹的不爽不同,

        这次五条悟是真的生气了。

        “怎么了,悟?”

        夏油杰出声问道。

        五条悟在镜片后瞥了他一眼,

        调整了一下自己脸上的表情,以免吓到别人。

        他将自己听到的事情给夏油杰转述了一遍,听完以后,

        原本脸上还带着点笑意的夏油杰,

        表情也变得严肃了起来。

        “老子都已经这么警告了,结果以臭老头子为首的那群人,

        还在打着这种盘算。”

        五条悟语气恶劣地说着,把手里的饮料罐捏成了一团。

        “回去以后还是得让那群人彻底死心才行,干脆把家主的位置自己拿过来当吧。”

        “悟,那毕竟是你的亲人。”夏油杰提醒他,“注意分寸。”

        “我知道。”五条悟摆摆手,“放心吧,我手底下有数的。”

        这是护送任务的最后一天,

        也是天内理子和天元大人的同化当天。

        刚从冲绳回来的五条悟就得知了自家干的这堆破事,整个人都显得有点糟心,他倒是不太担心他那个妹妹会怎么样——那家伙的性格看上去乖巧,实际上主意多得很,根本不会轻易被人蒙骗过去。

        要想骗过那孩子,

        估计得是专业的水平才行。

        没错,说的就是你,伏黑甚尔。

        此时这个坑蒙拐骗的专业人才,正蹲伏在高专之内,等待着五条悟松懈下来之后,能够一击必杀的出手机会。

        虽然有点对不起九十九由基养的那个小崽子,伏黑甚尔若无其事地想着,等回头用赏金给她买个礼物安慰她一下好了。

        终于,那仅有的破绽被他抓住了。

        长刀贯穿了五条悟的身躯,从背后捅入,又从胸前破体而出。

        “悟!”

        “……我们在哪里见过吗?”

        伏黑甚尔在五条悟的背后轻笑了一声。

        “仔细一看,你跟那个叫槿的小鬼,长得还蛮像的啊。”

        ****

        当这里战斗打响的时候,槿正在去车站的路上。

        经过这两天的相处,五条纱子和五条启人的打算,几乎没有任何进展。

        不管是费尽心思讨好,还是试图让这孩子感受到亲情的温暖,种种方法都不管用,最后五条纱子甚至都觉得,这个孩子是没有感情在的。

        “我们是真的想成为你的父母的,就不能试着接受我们吗?”五条纱子艰涩地问道。

        槿睁着苍蓝色的眼睛看着她:“我有小银和龙之介就够了。”

        “这,这样啊……”

        五条纱子仍旧不想就这么放弃,如果错过了这个机会,他们又要回到过去的环境里去了。

        就像槿不能理解为什么明明没有血缘关系,却想要来做自己的父母一样,五条纱子也不能明白分明槿有如此优越的生活环境,却宁愿离开五条家,也要跑去横滨。

        而且听说他们还生活在贫民窟里……这样的地方,难道不应该想尽快离开才对吗?

        “那,就让我们送你回去吧,好吗?”五条纱子露出了恳求的眼神,“让妈妈……不,让我跟你再相处最后一段时间吧。”

        然而就在他们来到京都站附近时,这里发生了咒灵暴走事件。

        原本人来人往的街道上,此时已经是人间炼狱般的景象,咒灵袭击着毫无防备的行人,看到旁边人莫名惨死的民众慌忙四散奔逃。

        负责监控咒灵的“窗”传来强烈的警报,此时京都市内的咒术师紧急动员起来,赶往现场。

        “受到波及的一般人有多少?”

        辅助监督紧张地说道:“地点位于京都駅附近,有许多一般民众聚集在那里,再加上进出的人流量……”

        他说了一个不是特别乐观的数字。

        庵歌姬眉头紧锁:“怎么会突然集体在街道上爆发?‘窗’之前没有检测到吗?”

        “我们一般只关注强烈的咒力反应,四级以下的弱小咒灵是不会被‘窗’监控到的。”辅助监督推了推眼镜,小声说道,“就在警报响起的前一刻,它们还都是弱小到几乎无害的咒灵,所以也没有特别注意。”

        也就是说,原本低等级的咒灵,在那一瞬间进化了。

        “啧,偏偏是在这种关键时候……”

        天元大人与星浆体的同化马上就要开始了,唯二的两名特级咒术师五条悟和夏油杰都在执行护送任务,此时身处天元大人的结界之内,完全联系不上。

        庵歌姬自身也只是二级术师,无法保证能够解决掉所有的咒灵,为了谨慎起见,她让辅助监督先设下了帐,自己进入到帐中。

        然而在那里,她见到的并不是预想之中百鬼夜行般的景象,恰恰相反,只有一群挤在一起被吓得几近崩溃的人们,看到穿着上白下袴的巫女服的庵歌姬之后,就像是看到了救命稻草一样,拼命地向前涌去,抓住了庵歌姬的衣袖。

        “救,救救我们!警察什么时候来?军队呢?。

        庵歌姬忍耐着焦躁的心情,安抚道:“不用担心,已经没事了,你们看到了什么?”

        “是,是一个奇怪的家伙,旁边还跟着个小孩子。”其中一个青年难掩恐惧之色,“那个家伙突然莫名其妙地把我们都抓到了这里……”

        旁边的少女忍不住呜呜地哭了起来:“我们是不是马上就要被杀死了?”

        看着这些人,庵歌姬感觉头都大了。

        用有些粗暴的手段抽回了自己的衣服之后,庵歌姬勉强安抚了一些这些受惊的无辜者的情绪,让他们向着自己过来的地方跑,在那里会有辅助监督负责接应他们。

        而她自己则是提起十二分的警惕,向着帐的深处走去。

        按照那名青年所说的,帐里面应该有不少的尸体才对,而庵歌姬眼中所见的,却是干干净净的街道,不管是人类的尸身,还是咒灵,她都没有看到。

        落入她眼中的,除了路面上翻倒的车辆以外,就只剩下了一点还未消散殆尽的咒灵残骸。

        庵歌姬拧眉观察着留下的残秽,咒力反应很微弱,是咒具?

        到底是谁做的……

        槿解决掉面前的咒灵,若有所察地抬起头,只见天空从头顶开始变得暗沉了下来,有谁在这里设下了帐,将这一片区域都笼罩住了。

        小老虎轻巧地从房顶跳跃了下来,来到了槿的脚边,它的体型比起一开始明显大了一圈,现在槿的书包已经完全装不下它了。

        “槿,槿!”

        女孩子回过头,只见五条纱子站在不远处,神情难掩慌张。

        “你去哪了?我怎么都找不到你,这里太危险了,你怎么一个人在这里?”

        一边说着,女人向槿走来,努力扬起嘴角,露出了一个有些不自然的微笑。

        “既然找到你了,那我们赶紧出去吧,说好了要送你到车站去的吧。”

        槿看了她一眼,没有说什么,只是握着手里的短刀,继续向前走去。

        女人脸上的笑容一僵。

        五条纱子低下头,似乎在寻找着措辞,但最后就像是下定了决心一样,一咬牙扬起匕首,朝着槿毫无防备的后背刺了过来。

        然后就在她挥出匕首的一刹那,五条纱子仿佛听见了一声猛兽般的咆哮。

        分明面前什么都没有,但手腕却无端传来了一股被什么撕咬着的感觉,剧烈的痛楚一瞬席卷了全身,五条纱子尖叫了一声,情不自禁地松开了手。

        伴随着叮咣的声响,鲜血四溅,她手中的匕首和被撕扯下来的右手一起掉落在了地上。

        “啊啊啊啊!我的手!”女人和善的脸庞因为剧痛而扭曲,她后退了两步,摔倒在地上,身体不断地抽搐着。

        眼见女孩子脚步完全没停,直接就要离开了,五条纱子忍耐着自己手腕的剧痛,慌忙朝着槿的背影大叫了起来。

        “我,我也是没有办法的啊,槿!刚刚突然有人跟我们说,如果不这么做的话,就杀掉我和启人……我们也是为了活命啊!我知道槿你这么厉害,一定不会有事的!”

        “启人被那个人带走了!我知道错了,不该瞒着你的,能不能,能不能救救他?槿!”女人痛哭道,“看在这两天我们相处的份上……”

        槿微微皱了一下眉毛,终究停下了脚步,但就在她转过身的那一刻,女孩子突然绷紧了全身,警惕地向另外一边看去。

        一个额头有缝合线疤痕的年轻人,与一个漂浮在空中全身被斗篷罩住的小婴儿不知何时已经出现在了距离她们不远处的位置。

        看到这个人,五条纱子的情绪瞬间激动了起来:“是你!启人现在怎么样了!我已经照着你们的话去做了啊!”

        额头围了一圈缝合线疤痕的青年叹了口气,没有回答她的质问,而是眯起眼睛注视着满脸戒备的槿。

        “真让我惊讶,第二个六眼出现的传闻,居然是真的啊。”

        作者有话要说:  我昨天晚上换了封面,怎么样,槿妹是不是超级可爱!叉腰。

        这段时间有点忙,等过了这阵闲下来,就可以快乐加更啦,搓手手。

        所以给我多一点点关爱呀~

        推文时间!这个太太的超好磕,而且更新也很勤快!这篇是预收!

        全世界都在追杀我[综电锯人+咒术]

        by一品寒枭

        (进专栏可收藏预收!)

        一觉醒来,我发现我失忆了。

        在我意识到这一点的第三秒种,一个长着奇怪刘海的男人对我邪魅一笑,然后我就死了。

        再一次活过来的时候,我和一只恶魔签下了契约,随后我就和一只戴着眼罩养了只奇怪狗勾的少年一起被捡走,依靠猎杀恶魔和祓除咒灵为生。

        然而我很快发现,不管我走到哪里都有人在追杀我,而且他们追杀我的理由总是千奇百怪——

        在他们的口中,我是夺走了港/黑良心初恋的渣女卧底,咒术高专和诅咒师私奔的混球,在东京降下天罚的冰之魔女,化身魔人无恶不作的前秧歌老大,以及希望之峰实验失败的超高校级的绝望……

        我:你们特么要杀就杀能不能别给我脑补那么复杂的人设背景啊!!!

        而且不管是哪个身份都nb到爆炸,怎么看也不像是我这种废柴能支撑起来的人设啊!

        然而在逃亡的过程中,我渐渐发现,我失忆前的身份远远不止看到的那么简单。

        我好像,确实是个大佬?

        ——————

        ·非常神经病的放飞自我之作,cp顺其自然。

        ·女主是不死祝福者,无法被异能力无效化,丧系颓废派,干啥啥不行干饭第一名还特别能苟。

        ·主综电锯人,炎拳,咒术回战,文野,jojo5,家教,弹丸论破。世界观大杂烩融合,会有清晰的逻辑链。

        *************************************

        《我立于宿傩之上》id5269512

        #关于我的护卫成了诅咒之王这件事#

        我有一个脾气不好的护卫,每天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问他“我漂不漂亮”。

        从冷嘲热讽——

        “宿傩,我好看吗?”

        “樱姬好不好看还需要我来肯定?”

        到无言以对,

        “宿傩,我好看吗?”

        “……”

        再到承认我的美貌,

        “宿傩,我好……”

        “好看。”

        最后臣服于我的美貌之下。

        “宿傩……”

        “樱姬自然貌美无双。”

        在快要死去的那天,我让他杀了我。

        “我想漂漂亮亮的死去,你会杀了我的,对吧?”

        “……好。”

        -

        在学校天台看风景的少女被作为人质和食物,掐住了衣领。

        “你叫宿傩?”

        少女抬头看他,漂亮的黑瞳中闪着好奇:“你有四只眼睛啊……都凑了那么近看了,怎么样?我好看吗?”

        千年前。

        也有人这么对他说过。

        「你天生有四只眼睛,那么……在你眼中的妾身,漂亮吗?」

        他说:

        「樱姬的美貌竟需要我这等人来恭维吗?」

        现在他借由他人之嘴,把樱姬喜爱的俳句念出:

        “春已归去,

        樱花逡巡而开迟。”

        2("最强他妹");

  http://www.lewentxt.com/69/69288/1939753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ewentxt.com。乐文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lewen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