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最强他妹 > 33、第三十三章

33、第三十三章

        ("最强他妹");

        □□脆地拒绝之后,

        中年女脸上慈爱的笑容一僵。

        “你,你说什么,槿?”

        槿不知道她是不是真的没听清,不过却还是重复了一遍:“我说不要。”

        女孩子那双透彻的蓝眸看着他们,

        比起这对中年夫妻而言,

        她的表现近乎于冷淡了。

        准确来说,

        她觉得面前这两个有点莫名其妙的。

        似乎是槿的反应太过于直接了,

        两个都愣在了原地,对视一眼,

        那个女才勉强又挂上了笑容。

        “可是,我们好不容易才找到你……”

        槿不太擅长应对这种情况,她微微蹙起了眉毛,

        摆动脑袋,

        下意识地向左右张望了一下。

        她熟悉的一个都不在。

        女孩子抿起嘴唇,觉得有些困扰了起来。

        怎么办才好呢……

        眼见着这场面陷入僵局,

        亲手安排了这一场会面的五条家主不得不咳嗽一声。

        “槿,你怎么想?不想跟父母多相处一下吗?”

        槿其实觉得自己怎么想跟其他没什么关系,不过既然被这么问了,她便指着面前这两个,耿直地说道:“我觉得可能是骗子。”

        不好意思,自从经过了伏黑甚尔的欺骗以后,槿已经学会质疑了。

        “怎么能这样说……”

        槿没有去管这两个突然冒出来的,

        自称父母的的反应,又问道:“所以,现在见到了,我可以走了吗?”

        中年夫妻中的女突然上前一步,握住了槿的胳膊:“不要这么说,

        槿,至少也给我们一个能够相处的机会啊!”

        “是啊,我知道突然出来说是你的父母,可能会难以接受,但是我们是认真的!”

        五条家主虽然是想送给这孩子一个无法拒绝的礼物,但进展到这般模样,实在是有些难看了。

        他不想跟五条悟撕破脸,那小子要是闹起来,那整个五条家还不得被掀翻天,因此他已经打算喝止这对从外面找来的夫妻了。

        毕竟是旁系的非术师,看来还是派不上用场啊。

        五条家主在心里叹息了一声。

        女抓着槿的手臂的手指十分用力,就像是溺水者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指甲都陷入到了肉里。

        “至少,至少也要相处一天吧?”她问道,“好不好?给妈妈一个机会吧,槿?”

        那一个瞬间,槿垂下眼睛,感受着手臂传来陌生而又熟悉的痛楚,不自觉地露出了有些怔然的表情。

        这是自从看到了这两个以后,她第一次表现得动摇了起来。

        原本已经要出声的五条家主,将即将脱口而出的话语收了回去,脸上换了个笑模样。

        “既然这样,那就在这里住上两天吧,悟那个臭小子也是,每次都匆匆忙忙地带你走了,你还没在家里住过吧?”五条家主抚掌笑道,“这次正好机会难得,就留下来吧。”

        银白的睫毛轻颤了一下,槿看向面前的女,在触及她满含祈求的目光时,仿佛被烫到了一样。

        女松了一口气,一把抱住了槿:“我就知道,槿是个好孩子……妈妈会努力得到你的承认的。”

        她的语气变得温柔了下来,那股莫名的感觉突然便又消失了。

        槿抚摸着自己还散发着痛意的手臂,心想,所谓的母亲,到底是什么样的存在?

        是像吉田麻美那样温柔而又充满母爱的,还是像槿记忆中那样。

        冰冷的,带着痛楚的,甚至令感觉到隐隐的恐惧的。

        到底哪一种,才是应有的样子?

        既然是让他们好好相处,那五条家主自然也不会让其他来掺和,好在宅子是和式庭院,面积足够大,收拾出来一间屋子给他们就可以了。

        这对夫妻的名字分别是五条启和五条纱子,由于相处时间仅仅只有两天的缘故,他们努力摆出了最为热情的姿态,希望能够让槿体会到来自父母的温暖。

        晚上五条纱子做了一大桌子丰盛的菜肴,给槿盛上满满一碗米饭,配上恰到好处的味增汤。

        槿吃饭的时候,他们就在用殷切的目光看着她,反而让槿觉得有些不适应了起来。

        她和龙之介以及小银的相处,并不是这样的。

        “你们不吃吗?”

        “吃,我们也吃。槿觉得怎么样?合你的口味吗?”

        女孩子诚实地说道:“很好吃。”

        五条纱子听到槿的评价以后,仿佛感到安心下来,槿看了她一眼,又露出了一个有些奇怪的表情。

        之后五条纱子提出要帮槿洗澡,女孩子几乎不假思索地就拒绝了:“小银说不可以。”

        “小银?”五条纱子反应了一下,“啊,是那位在横滨照顾你的吧?以后也要当面去跟那孩子道谢才行。”

        “为什么要跟小银道谢?”

        “毕竟她照顾了你这么久……”

        槿看着她:“我们是同伴,所以才一起生活的。”

        五条纱子意识到这么说下去,也不会有什么结果,于是便将话题转移了回来:“妈妈的话没有关系的吧,我也想能有照顾槿的机会。”

        槿并不觉得有什么区别,她怕五条纱子再提出什么令为难的要求,飞快地拿着衣服钻进了浴室。

        脱下身上的连帽衫以后,那道横贯身躯的狰狞伤疤就展露了出来,槿习以为常地清洗着自己的身体,热水从花洒喷出,氤氲的热气很快就在浴室蔓延开来。

        槿洗澡的速度很快,她洗完后没有穿上连帽衫,而是只穿了一件轻薄的t恤,走到浴室门口,在开门的时候,听见了从屋外传来的对话声。

        他们大概以为这个距离槿听不到,但她的身体是十分近似于天与咒缚的身躯,以失去咒力作为束缚,强化了身体素质,因此他们的声音清清楚楚地传到了槿的耳朵里。

        “怎么办?这孩子根本不亲近,本来以为会很容易的……”

        “我可不想过之前那样的生活了,如果能成为六眼的父母的话……”

        槿的脸上倒是没什么反应,她抱着自己的衣服走了过去,她的脚步声很轻,直到走到近前,这一对夫妻才发觉女孩子就在他们的身后。

        他们被她吓了一跳,五条纱子脸上立刻堆起笑容:“你洗的好快啊,我还在和启商量,明天要带你去哪玩呢。”

        她一边说话一边转过身,视线不可避免地落在了槿的肩头位置。

        五条纱子看着女孩子身上的伤疤,露出了骇然的神色。

        ——那是什么啊。

        宛如丑陋的长虫,盘踞在单薄的身躯之上,翻卷的裂口一直延伸到衣领里,简直就像是被用利器斜着劈做了两段一样。

        她忍不住想,受了这么严重的伤,怎么可能还能活下来?

        咒术师……包括这孩子在内,都是这样子的怪物吗?

        五条纱子不期然对上了槿的视线,那双被称作“六眼”的眼眸中,似乎带着一股早已明晰了他们所思所想的淡漠。

        在他们察觉不到的地方,小老虎就趴在屋子的一角,尾巴烦躁地摇晃了一下。

        在某种程度上,槿的情绪会反应到身为刀灵的小老虎身上。

        女孩子觉得有点不开心,她不喜欢骗子。

        这两个都是大骗子。

        2("最强他妹");

  http://www.lewentxt.com/69/69288/1939753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ewentxt.com。乐文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lewen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