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魔尊他有脸盲症[穿书] > 第36章 第三十七章当攻不想动…………

第36章 第三十七章当攻不想动…………

        谢池渊答应的太过干脆利落。

        声音一如既往地平静,  似乎并不在意祁连山是什么地方,这般随意去摘朵花草的语气叫江寰指尖微微顿了顿,由抬起头来。

        两人目光相对,  一个坚定纵容,一个微微闪了闪。

        江寰没在多说话,  刚才升起的那一丝惊讶被掩下之后他端起水杯来喝了口,  在谢池渊目光落在他面上之时淡淡道:“既是如此,  那便等魔尊做到再来说吧。”

        神『色』始终清冷,看着没有为魔尊的举动动容一分,心中却难得因为这件事升起了丝兴趣。

        过……也得等那魔尊做到了才说。

        江寰心中想着,  已经很久没有见过这种嘴上说着一见倾心的蠢货了。

        谢池渊既然愿意,那他妨便戏看看。握紧杯沿放下了手中茶杯,  又慢慢看了眼谢池渊袖中神『色』莫名。

        谢池渊知道美人表面好说话,实际上暗自骂蠢货,  听闻之后便道:“夫人等我好消息便是。”

        在决定好好表现用祁连山的花来讨美人欢心之后,  便下定决心认真完成考验到时候拿着花回来与美人求婚。

        也算是定情信物了。

        毕竟之前也送过前任定情信物,  前任有的现任一定也要有!

        魔尊心中暗搓搓的想着,  在又听了会儿曲子之后才神清气爽的离开了后殿,却没有注意到,在他转身垂手之时,  袖中原本装好的合.欢.册知道因为什么原因竟然自己掉了下来。

        那书落在地上没有一点声音,  叫人想要发现都难。

        谢池渊自然也没有发现,走的自在,  却不知道那本之前江寰想看却没能看到的秘册终于落在了地上。

        ……

        魔宫众人只觉得魔尊今日似乎是心情格外好。虽然自从新夫人来枯荣海,  转移了魔尊对于那赫连城的注意力之后魔尊情绪便一直稳定下来了,但是像魔尊这么喜怒形于『色』的人,心情这么好的时候是少见。

        守在殿的几个魔侍见尊上离开之后面面相觑,  过了会儿才悄悄道:

        “今日是发生了什么好事情了?怎么尊上这么高兴?”

        “知道啊。”

        “你问我我怎么清楚。”旁边另一个魔侍皱了皱眉后又看了眼后殿,推测道:“过尊上是从新夫人那儿出来后心情才好的,应是与新夫人有关吧。”

        “我们要要告诉辛总管?”

        两魔正说着,却没有注意到辛柏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了们背后,直到听见声音:

        “你们说什么事情?”

        “辛总管。”两个魔侍反应过来连忙行了一礼。见辛总管出现这才道:“我们是看着尊上今日心情很好,正想着要禀告您。”

        全魔域都视尊上为神明,一举一动都备受关注,生怕魔尊高兴,魔侍们这些小情绪自然也是要注意的。

        此时见总管来,便将魔尊出来后似乎很高兴的事情说了出来。

        辛柏在听到尊上心情错的时候眉梢顿了顿,想着应是那后殿的兰若山少主伺候的错,倒也宽慰了少,于是便道:“我知道了。”

        “你们继续守着这里,我去见尊上。”

        魔侍们点了点头。

        虽然也有些好奇尊上是有什么喜事,但也敢多问。

        此时书房里的门还关着。谢池渊去了书房之后想了想,是准备叫辛柏过来。去祁连山的时间想必短,走之前是得和辛柏交代一下才行,然偌大一个魔域没人管理岂是『乱』了套儿了。

        过谢池渊坐在书房之中一想着又能借着讨好美人的名义出去玩了,就十分美滋滋。听说祁连山上可是有很多山果之类的味道也错呢。

        穿越至今没有品尝过修真界独属的仙果,之前便有些遗憾,这次去正好能再摘上一些来。

        除了给自己留些之,嗯……还是要给好心人一份。

        两次遇见好心人,谢池渊对他的印象已经好到了极致,毕竟这次要是好心人给出主意,让他及时的抓天下第一美人来补救之前的失误,到现在还无颜见魔域众人呢。

        又怎么能心情放松的讨好美人去求婚呢?

        过……该怎么去找好心人这倒是个问题。

        之前走的时候没有留下联系方式啊。

        正当想着时外面忽然传来了一阵敲门声。

        “尊上可在?”

        是辛柏。

        听见熟悉的声音谢池渊过神来整理了一下衣衫,正准备等会儿让人去传召他呢,没想到还没等叫辛柏,辛柏便主动来了。

        谢池渊暂且将找好心人的事情放在了一边,在辛柏出声之后撤去了门边的禁制。

        “进来吧。”

        辛柏听着尊上声音果真轻松了少,便推开门走了进来。

        过有些意外的是一进门便看见尊上正坐在书桌前,面前放着一份关于祁连山的地图。原本准备说出的话顿了顿,辛柏有些奇怪:“尊上看祁连山地图做什么?”

        谢池渊清咳了声抬起头来:“你来的正好,本尊正好有事情要交代。”

        “我明日要出去一趟去祁连山,魔域事务便交给你了。”

        “美人身体柔弱,你派人多照看些。”

        谢池渊说的很正经。

        辛柏却皱起了眉:“尊上去祁连山做什么?”

        那可不是个好地方,若说枯荣海是因为遍地魔族而成为凶境,祁连山便是因为是上古遗留之地。

        正因为这山中神秘莫测,所以多年来才无人敢进入。

        尊上之前也从未对祁连山有过兴趣啊,怎么今日却要……

        辛柏眼中的疑『惑』太过明显,谢池渊抿唇道:“你也必太过担忧,本尊已是化神修士,会惧怕祁连山上的凶兽吗?”

        “更何况这是美人对本尊的考验,本尊必去不可。”

        真男人能说行。

        神『色』淡淡,辛柏却终于听明白了魔尊的话。是那兰若山少主让魔尊去祁连山的?

        原本对这少主勉强堪为魔尊妻子的评价瞬间掉了下来,心中只觉得这少主当真是不懂事。

        但是见魔尊已经决定好了,如此坚决的模样,辛柏知道自己劝也没有用,只得道:“尊上放心,我一定会照看好枯荣海。”

        “夫人那边也会怠慢的。”

        顿了顿,又叹了口气郑重道:

        “望尊上此行一切平安,要让属下担忧。”

        谢池渊嘴角一抽,看着辛柏的目光只觉得自己这个一手提拔上来的总管就像个『操』心的老母亲似的。过是伸手拍了拍辛柏肩膀:“本尊知道。”

        “最多日,本尊便会来。”

        谢池渊算过祁连山的路线,以他的修为日去摘朵花也足够了。

        辛柏见魔尊去意已决,只好点了点头。

        在打发了辛柏后当夜,谢池渊计划好明日去替美人摘花,晚上便躺在了榻上,准备趁着没走将白天没看完的合.欢.图册看完。

        毕竟这一去就是三天,要好好巩固一下这几天研究的姿势,然回来求婚全忘了怎么办?

        魔尊一本正经地替自己开脱着,在翻了个身之后准备从袖子里掏出合.欢.图册来,结果一掏之下竟然掏了个空。

        袖子里空空如也,谢池渊又试了几次,然而却一本书也没有『摸』见。

        信邪地将袖子里的东西倒了出来,酸梅粉之类的全都落在了榻上,唯独没有那本合.欢.宫送来的书。

        谢池渊:……

        怎么事?

        难道是丢了?

        动作僵.硬.了一瞬,皱眉摇了摇袖子,却始终想不起来是在哪儿丢了。

        记得在美人宫殿之时就收进去了啊,怎么现在还丢了呢?

        谢池渊百思得其解。

        而此时江寰捡起地上的无名书籍淡淡看了眼,在从上面看出名字后他便倒了杯茶,姿势平常地翻开了那书。

        过在余光瞥见那书目第一页时,江寰却动作顿了顿。

        “春.宫.图册。”

        表情难得沉默了一瞬,慢慢皱起了眉。

        因为身体原因一直洁身自好,从来未曾看过这种东西。即便是有些钦慕君轻裘,也只是因为两日.『性』.情上的共鸣而已。至于更亲密的接触……江寰却是从来没有考虑过。

        扫了眼后本应合上的。

        但是想到那看着高冷无垢的魔尊竟然在他弹曲子的时候看这些东西,指尖顿了顿,心中升起一股莫名的觉,又垂眸翻了过去。

        谢池渊看过的合.欢.图册被江寰拿在手中仔细看着,甚至他翻的最多,页面起了些褶皱的页数,也能推测出来。

        江寰目光微微顿了顿,在看到“上位者最省力”的姿势时,清冷的眉眼不由有些默然,良久才诡异地看向魔尊寝殿的方向。

        饶是他心计深沉,也没有想到这魔头已经想了这么远了……

        过……上位者,这魔头到底是想谁上位呢?

        ……

        谢池渊知道自己的秘密图册被人拿走已经翻阅了,甚至对方还知道了最期待的姿势。

        在找了半天找不到那春.宫.图之后,本是准备半夜叫辛柏过来帮忙去外面找的,但是又一想,这种事情就和上司把小黄书丢在书房一样尴尬吗?

        万一被找到了,也没有勇气去拿。

        罢了,左右已经看了一些了,剩下的便当被丢了吧。要让他去承认找,实在太羞耻了。

        谢池渊做了半天思想斗争之后叹了口气,最终是压下了这个想法。

        一个春.宫.图册而已,大晚上的值得,明天是他自己去看吧。

        第二日早上的时候,谢池渊临走前特意多留了一会儿,想要看看魔宫之中有没有人捡到他的春.宫.图,但是等了半天见众人没有一丝异常。

        知道心该压下是放回肚子里。想到自己昨日记忆里走时在美人宫殿还拿着,便又在美人宫殿中转了一圈。

        一直到见大家都毫无异常之后,魔尊才压下疑『惑』。

        江寰当然知道是来找什么的。

        过已经将昨天的那个图册收了进去,神『色』并未显『露』出来,一直到那白发魔尊没发觉到什么,松了神情后他才挑了挑眉。

        “怎么,魔尊想去了?”

        低咳了声,淡淡开口。

        “自然不会。”

        谢池渊过神来有些尴尬,又若无其事道:“本尊只是在走之前来看看夫人。”

        “见夫人没事,本尊便放心的走了。”

        说完之后又忍住看了眼殿内,见空空如也,这才转身离开。

        江寰望着的背影,忽然垂眸勾起了唇角。

        谢池渊端着架子离开枯荣海,一直到上了岸才头看了眼枯荣海,松了口气想到:幸好春.宫.图没有遗留在美人那儿。

        刚才真是吓死他了。

        要是让美人捡到那图册,知道双.修合.欢.时懒的动,选上位者姿势都是选的最轻松的那个,那就尴尬了。

  http://www.lewentxt.com/69/69121/1939368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ewentxt.com。乐文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lewen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