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在清穿文里养老 > 第56章 第56章朕昨儿个闲得很,谁说朕……

第56章 第56章朕昨儿个闲得很,谁说朕……

        “行,  看你不是胡八道,你就是病得不轻。”乌日娜按捺住心里头的激动,故意用不相信的语气道,  “长这么大,可没有见过有真的能预见未来的。”

        “那是你孤陋寡闻。”宣贵冷哼一声,“你要不是因预见未来的,  什么那么针对戴佳氏?”

        要知道和静好无仇无怨的,是脑子进水都不可能莫名其妙地针对。

        “谁知道呢。”乌日娜撇嘴道,“保不齐你嫉妒家戴贵,  故意胡编『乱』造这些来诋毁。”

        “嫉妒?”宣贵道,“嫉妒什么?嫉妒会一个天残疾的阿哥?还是嫉妒会让皇室蒙羞?”

        本来宣贵在后宫里面最大的靠山就是太皇太后,结果亲自下旨将禁足,  导致宣贵这半过得那叫一个叫天天不应,  叫地地不灵。

        没有太皇太后或者康熙的吩咐,宣贵根本出不去,  整个咸福宫就像是沦冷宫一样。

        静好当初被打入冷宫之后日子苦不苦宣贵不知道,只知道之那半的间在是太难熬。

        等乌日娜进宫之后,  宣贵就更加不用,  已经没有任何希望,但是宣贵在是没有想明白——

        事情什么会发展到今天这个地步的?

        明明老天爷是眷顾的不是吗?要不然什么会让梦到未来呢?明明都已经把静好打压到被赶去冷宫,  什么不让直接死在冷宫里就好呢?

        宣贵在是想不通,而且更是后悔自己当初没有狠下心来直接斩草除根,  赶尽杀绝,要是直接把静好弄死的,  不定今天的局面就不会这么惨。

        是的,至今日宣贵都没有后悔自己针对静好,只是后悔自己一开始下手不够狠而已。

        乌日娜倒是不知道宣贵心里头的想法,  但是知不知道的都不重要,因就冲着的这些,乌日娜也大概猜到宣贵对静好确是心嫉妒。

        即便嘴上并不承认。

        这要不是从宣贵的嘴里套出更多的来,乌日娜才懒得搭理这样嫉妒心重又黑心肝的。

        乌日娜在心底里鄙视宣贵一通之后,嘴上也把这份鄙视带出来:“还敢你不是胡编『乱』造呢,面你家戴贵没有福气,后面又家是本里的主角,你自己听听你这些得有多言不搭后语。”

        “你是不是以本读得少,就很好骗?就没有见过没有福气的主角。”

        “你……”宣贵被乌日娜这么一怼,居然不知道该怎么反驳,“反正的都是真的,你爱信不信。”

        “看你的果然是假的。”乌日娜摇摇头,一脸鄙视地道,“嫉妒家戴贵就承认呗,这又不是什么丢脸的事情,毕竟家戴贵确是有遭嫉妒的本事。”

        “唉,不是你,自己不得宠那就从自己身上找原因,干嘛迁怒无辜的,家戴贵能够得宠……不对,应该家戴贵能够得到皇上的独宠,那是家的能耐,你要在眼红,你就学家呗,背地里诋毁家算什么本事?”

        “没有嫉妒!没有!”宣贵被乌日娜这明晃晃的鄙视给刺激得不轻,原本跟这件事的目的不是警醒,而是刺激的。

        至于乌日娜知道这件事之后会不会像一样对付静好,宣贵不知道,也不管。

        如果像一样针对静好的,那么宣贵自然乐见其成,不管最后是静好输,还是乌日娜始终斗不赢静好,那都和没关系。

        反正这两都不喜欢,最好斗得你死活,两败俱伤的。

        要是乌日娜胆小如鼠,知道这件事之后都不敢和静好作对,那么对宣贵也没有什么损失。

        因乌日娜真的是这样的『性』子的,那么知道之后肯定会自己吓自己,常郁郁寡欢,不定最终还会落得一个忧郁而终的下场。

        没错,论关系的,宣贵确是乌日娜的姑『奶』『奶』,的祖父和乌日娜的高祖父确是一母胞的亲兄弟,但是那又怎么样?

        吴克善和索纳穆兄弟俩的感情再好,他都已经化作一抔黄土,而且虽然样都是从科尔沁草原来的,但是不代表和乌日娜就一定得相亲相爱的。

        毕竟乌日娜来大清,就是取代的,宣贵表示自己可没有那样的好心肠,能够心无芥蒂地接受乌日娜。

        但是宣贵哪里想到乌日娜听做的那个梦之后,不仅没有被刺激到,反倒是怀疑在胡八道。

        觉得乌日娜的脑子是进水吧?

        后宫里有静好这样的嫔妃,其他哪里还会有出头之日?

        不过……

        想到乌日娜刚刚的那些,宣贵觉得自己大概猜到的想法,当下冷笑一声道:“你这样捧戴佳氏的臭脚,该不会是想着巴结,好叫替你引荐皇上吧?”

        “你……你少以小之心度君子之腹。”乌日娜嘴上反驳道,但是面上的表情就像是被宣贵给中似的。

        宣贵一看,顿觉得自己就像是抓到乌日娜的痛脚似的,迫不及待地道:“是不是以小之心度君子之腹你心里很清楚,不过看在你是侄孙女的份上,劝你一句——”

        “少做白日梦,戴佳氏那个女就是一个妒『妇』,你再怎么捧的臭脚也不可能把你引荐给皇上的。”

        “不过老天爷是有眼的,像戴佳氏这样嫉妒成『性』的女妄想霸占皇上,不让皇上雨『露』均沾自然是要遭报应的。”

        “不然你以戴佳氏什么会出一个残疾的阿哥来?就是因忘,皇上是所有的皇上,不是一个的。”

        ……

        宣贵只顾着宣泄自己对静好的愤恨,而乌日娜则忙着从口中套出更多的信息,等套出想要知道的事情之后,乌日娜转身就去慈宁宫把事情告诉太皇太后。

        其乌日娜也想过要不要直接把这件事告诉静好的,这样能够更快,更直接地和静好搭上关系。

        但是想想,乌日娜觉得这么做不太靠谱。

        主要是因静好现在对还有偏见呢,关于这点乌日娜倒不怪静好,因换做是的,都恨不得离和宣贵有关的十万八千里那么远。

        至于跟康熙,那么就更加不靠谱。

        因不管和宣贵的关系如何,但是到底是来自科尔沁,而来大清联姻的目的就是希望大清和蒙古友谊常青的。

        要是让康熙知道宣贵做过这样的一个梦,不他信不信这个梦是真的,即便不信,对于蒙古来也不是什么好事。

        所以乌日娜觉得把这件事告诉太皇太后才是最稳妥的。

        “你……宣贵梦见戴佳氏这一胎会出一个残疾的阿哥?”太皇太后听乌日娜过来,原本以是想来跟诉委屈的。

        毕竟康熙昨天并没有翻的牌子。

        但是太皇太后怎么也没想到,乌日娜不是来诉委屈,而是有重要事情要告诉。

        “嗯嗯。”乌日娜连忙点头道,“太太姑『奶』『奶』,这是姑『奶』『奶』亲口的,虽然觉得是在胡八道,但是又想着这件事情到底事关重大,所以还是想着来跟您一声。”

        乌日娜到底是留一个心眼,一开始并没有把宣贵跟的全都复述给太皇太后知道,只是单独把这件事给拎出来。

        倒不是乌日娜想要替宣贵隐瞒是什么,而是怕自己全都出来的,会给静好招祸。

        “只跟你这些?”太皇太后有想过宣贵知道自己成废棋之后肯定不会善罢甘休的,但是却没想到会选择这样破罐子破摔的方式。

        “还咱都是本里的,听着就让觉得稀奇古怪的,还一辈子都不会得宠,注定要在宫里孤独终老。”乌日娜噘嘴,“这怎么听着觉得姑『奶』『奶』像是在诅咒啊?”

        “要是的是真的呢?”太皇太后的目光盯着乌日娜不放,然后就听到,“要是姑『奶』『奶』的是真的……不得宠就不得宠吧,反正来大清也不是得宠来的,是满蒙联谊,科尔沁的未来而来。”

        “而且皇上可是仁君,即便不得宠,皇上也肯定会善待的,既然如此,那么还有什么好怕的?”

        听到乌日娜用无所畏惧的语气出这样的,太皇太后忍不住笑,道:“好孩子,你比你姑『奶』『奶』要聪明得多。”

        这才是他科尔沁的好姑娘。

        其太皇太后放弃宣贵的原因之一,就是始终不明白自己身上的使命。

        来大清是满蒙联姻,如果得宠自然好,但是不得宠的也没关系,总会给安排好一条后路的。

        太皇太后心想,要是当也因不得宠就做出什么蠢事的,那么别还有没有今天的康熙,怕是有没有当日的福临都是一个未知之数。

        得到太皇太后的夸赞,乌日娜脸上就『露』出一个带着几分孩子气的笑,随即道:“那现在怎么办?太太姑『奶』『奶』,听姑『奶』『奶』的意思,戴贵会下不健康的阿哥,是被给害的,本来还想套姑『奶』『奶』的,看看是谁下手的,但是姑『奶』『奶』始终没有。”

        “不的原因不外乎两个,要么就是做的,要么就是不清楚内情。”太皇太后语气淡淡地道,“要是有本事做得神不知鬼不觉的,今天也不会落得这样一个下场。”

        不是太皇太后要替宣贵,而是真的觉得没有这个本事。

        “这件事你做的很好。”太皇太后对乌日娜道,“哀家以之已经把该的都,没想到还给哀家藏一手。”

        太皇太后不知道宣贵之什么不把这件事一并出来,是想着报复?还是想着看静好的笑?又或者想给自己留一个筹码什么的,太皇太后都不管。

        只知道宣贵没必要留着。

        满蒙联姻不需要这么不稳定的因素存在。

        “姑『奶』『奶』也跟您?”乌日娜瞪大眼睛,“天哪,那还跟几个过这件事吗?皇上呢?皇上不会也知道吧?”

        “放心吧,目来皇上还不知道。”太皇太后不打算让康熙知道这件事,至于原因,自然是因小太子。

        “这件事你就不要再管,就当做什么都不知道吧。”太皇太后对乌日娜道,“剩下的事情哀家会处理的。”

        “那戴贵肚子里的孩子……”乌日娜不放心地提一句。

        “你不是刚进宫吗?怎么和戴佳氏关系那么好?”太皇太后问道。

        “不是太太姑『奶』『奶』您戴贵很会吃吗?要是和关系好的,那岂不是能蹭到好多好吃的东西吃?”

        乌日娜,“而且今天早上去贵妃那里请安的候发现戴贵的脾气可太合的胃口,觉得肯定能玩得来的。”

        见乌日娜得眉飞『色』舞的,太皇太后笑笑,倒是不介意乌日娜和静好走得近,甚至不介意并没有完全和,太皇太后想着,只要乌日娜记住的使命就好。

        ……

        等乌日娜从慈宁宫离开之后,才暗暗地松一口气,别看太皇太后在面很和蔼可亲,但是乌日娜很清楚这并不是一位普通的长辈,在面必须打起十二分精神来。

        当然,这并不是乌日娜觉得太皇太后会害自己,而是很清楚太皇太后疼,是因在眼里是个乖孩子罢。

        一旦做出什么不乖的事情,乌日娜很清楚,太皇太后绝对不会像阿布和额吉他一样包容的。

        对此,乌日娜倒没有觉得委屈,因在来大清之就已经猜到到大清之后肯定不可能凡事都顺心如意。

        但是就目的情况看来,乌日娜觉得自己这次来大清进行满蒙联姻还算是来对。

        “走吧,咱回去。”乌日娜带着高娃回到咸福宫之后,就一头扎进自己的库房里,“来来来,高娃乌云快帮把库房里适合小孩子玩的东西找出来。”

        和高娃一样,乌云也样是从小就待在乌日娜身边的侍女,别看乌云这两个字在汉语中的意思不太好听,但是在蒙古语里,乌云却是象征着智慧的意思。

        至于乌云是不是真的充满智慧……

        嗯,反正取这个名字就代表着乌云父母对寄托的希望就是。

        想到宣贵之的,乌日娜又补充一句道,“要男孩子玩的。”

        乌云听到之后,问乌日娜:“郡主,您是打算送给戴贵肚子里的孩子吗?”

        “当然。”乌日娜道,“给戴贵送吃的不安全,送玩的就不。”

        乌日娜表示,和静好交朋友,从送礼物开始。

        ***  ***

        静好自然不知道一个早上的间就发那么多事,和往常一样,回到景秀宫之后就一边喝牛『奶』一边晒太阳再一边撸狗子。

        但是和往常不一样的是静好这天撸着小鹿的候脑子里却在想着早上请安的事情,倒不是因佟佳贵妃的找茬而不高兴,而是在想着乌日娜亲近的事情。

        “嬷嬷你,这博尔济吉特贵知不知道和宣贵之间的恩怨?”静好问一旁的沈嬷嬷。

        “这个奴才就不清楚,不过不管知不知道,奴才觉得博尔济吉特贵应该是想和小主您交好的。”

        沈嬷嬷解静好是什么『性』子之后,在面都比以要少几分拘谨,多几分随意。

        “也感觉到。”静好点点头,“但是既是宣贵的侄孙女,又住在咸福宫,一半会儿的,也不能确定想跟交好有没有别的目的。”

        静好倒也不是有被害妄想症,只不过乌日娜的身份在是敏gan,俗得好,害之心不可有,但是防之心也不可无。

        “要不然小主您再看看就是。”沈嬷嬷建议道,“如果博尔济吉特贵能够理解小主您的警惕,那么想必也不会恼您,但是如果不能理解反倒是恼您的,那么小主您也没有必要和交好。”

        静好一听,也觉得沈嬷嬷的有道理。

        “主要是因这博尔济吉特贵是太皇太后的侄玄孙女,怕屡次拒绝的,太皇太后会不高兴。”静好道。

        “太皇太后也是过来,奴才想,老家也是能理解的。”沈嬷嬷道。

        “但愿吧。”静好心想,即便知道康熙确是很护着,但是也不想得罪太皇太后这位大boss。

        因老家想对付的,不开玩笑地,就跟碾死一只蚂蚁没有什么区别。

        不过静好并不是那种爱杞忧天的『性』子,和沈嬷嬷聊过之后,就把这件事抛之脑后,等间差不多的候,还有心思琢磨着今儿要吃什么。

        “来一锅酸菜鱼吧。”静好道,“嫩豆腐、油豆腐还有豆芽一定要放……”

        静好正点着菜,康熙就来:“看来朕是赶得巧?”

        静好:“……”

        赶得是挺巧的。

        平就算,今儿因肚子饿提点菜用膳,结果没想到又让康熙给赶上。

        啧啧啧,康熙是属狗的吧?不然这鼻子怎么能那么灵?

        不过当然,鉴于现在每个月的工资和每天的食材都是由康熙这位米饭班主提供的,这样的静好就不好意思出口。

        “皇上今儿不忙吗?”静好上拉住康熙,笑盈盈地看着他道,“可是听万岁爷因政务繁忙,所以昨儿个才没有翻博尔济吉特贵的牌子的。”

        “胡,这是谁造的谣?”康熙今天提过来,也是因昨天晚上没有宿在景秀宫的原因。

        别的候就算,因平康熙真的忙起来的,确是没有间来景秀宫陪静好用膳,更别提在景秀宫留宿。

        但是昨天的情况不一样。

        虽然康熙已经让梁九功派来景秀宫通知静好,但是他还是有点放心不下,所以今天才提过来一趟。

        虽然他至今都没有想通那个困扰他的问题,但是不妨碍他听到静好这么之后,下意识地道,“朕昨儿个闲得很,谁朕政务繁忙?”

        哪怕结果样都是他没有翻乌日娜的绿头牌,但是什么没有翻乌日娜的绿头牌的原因,直觉告诉康熙这是重点。

        “闲得很?”静好看康熙一眼,问他,“那你昨儿个什么没有翻博尔济吉特贵的牌子?”

        “你很想朕翻?”康熙看向静好,目光突然变得有点幽深。

        撞上康熙的这个眼神,静好突然愣愣,片刻后反应过来道:“可不是想让你翻,是你的好表妹巴不得劝你翻博尔济吉特贵的牌子。”

        虽然康熙的表妹不少,但是听到静好这么,他还是一下子就知道的是谁,不过……

        贵妃什么候这么大度?

        这个问题在康熙的脑子里转一圈之后,很快的就反应过来不是佟佳贵妃变得大度,而是把静好架到火上烤罢。

        对于佟佳贵妃这个表妹,康熙是越来越失望,不过他没有什么,想到静好刚刚的那句“可不是想让你翻”,一下子抚平康熙刚刚有点不悦的心,笑着牵着静好的手坐下之后道:“你不想让朕翻就行。”

        别的他不管。

        明明昨天选择不翻乌日娜的绿头牌,康熙是有点烦躁和困『惑』的;但是今天听到静好不想让他翻乌日娜的绿头牌,康熙心里只觉得高兴。

        “你的心意朕都懂。”

        明明是跟康熙告状结果却看他像是被告白似的静好:“……???”

        真的吗?

        不信。

  http://www.lewentxt.com/68/68261/1939543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ewentxt.com。乐文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lewen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