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这狗血剧本你们自己演吧 > 第97章 刺杀(六)星晚,或早或晚我们总会相……

第97章 刺杀(六)星晚,或早或晚我们总会相……

        林家的护卫在崖底搜了个彻底都没有找到半个人影,  只余一片残破的衣角在风中飘零。

        千里之外。

        江涟漪在微亮的晨光中睁开眼睛,她的脸『色』称不上好,在屋里静坐片刻后她缓缓吐出一口气。

        系统突然出声,  “真是凶险,  不过好在她已被心腹带回去了。”

        江涟漪作为本体自然也知道另一重身份的处境,  她不担心,主角那里的境况让她越发觉的事情已失去了掌控。

        主角的身份一定不简单,可惜这么大的秘密原着里只是似是而非的提过两句,根本没有详写甚至没有揭『露』。

        江涟漪研究过原着后在没有任何线索,也就没往这上面盯,  谁能想到主角偏偏有这么大一个惊喜在等着她。

        不过现在说这些也晚了,  她按下心的烦躁系统说,“你多收集些信息想办法查清楚主角的秘密,  觉得这是会是最大的变数。”

        系统应了一声,  也知道这么长时间以来她针主角的所有计划都算是失败了,  上次在云开古国还浪费了一张翻倍卡,  心情绝不好,  劝慰,  “你也着急了,  没有什么事是能一帆风顺的。”

        江涟漪勉强应了一声,  静坐片刻又突然冷笑,  “兜来转去,那个备用计划到底还是要用上了。”

        系统想着最近发生的一系列事情有些迟疑,  “那个备用计划牵涉甚广,  如启动的话倚翠城那边不怀疑还好,若是怀疑的话一定会查到暗鸦阁上。”

        到那个时候绝不是小打小闹的事儿,恐怕林家会倾全部之力铲除暗鸦阁。倒不是说它心疼这个杀手组织,  而是了这股能用的势力,他们以后再想做什么事会十分被动。

        江涟漪面无表情的说,“只要计划能够成功,哪怕是废了那张身份卡连带整个暗鸦阁都覆灭,也值得。”

        因为只要计划成功那么多人命横在里,纵然冤有债有主,纵然林家人再理智宽宏也绝接受不了。

        而看主角不久前的表现,林家现在就是她的命脉。

        若是林落月能和她决裂,那她怕是致命的打击。

        江涟漪思及就算如何冷静自持,心中还是有棋差一着的恼恨。

        她选择林大小姐动手就是因为从暗鸦阁的渠道里了解到林家这位大小姐的爱重,林落月于这个姐姐的关心。

        一旦她出事,尤其是因为陆星晚的缘故出事,纵然她们之间的关系再好也一定会走向不可挽回的地步。

        她千算万算甚至特意等待她们出门游玩的这个时机,偏偏就没有料到主角会是她的另一重身份的手。

        而且主角能那么及时的赶到,怕是早有防备。

        早知道不如换个人选,尤其是不该轻视主角的谋算以及气运护身所带来的奇迹。

        若是她选择出门在外的林三爷,或是林家主支的其他子弟下手,这个计划或许已成功。

        她越想心中情绪越是激烈,搭在桌边的手指稍稍一用力,桌脚被她硬生生掰下来一块儿。

        系统听江涟漪语气里满是森然,又见她这般失态也没再劝。

        不过江涟漪到底是个冷静的人,她缓了一会儿自己平静了下来,“算了,那个备用计划先暂时往后推一推。算算时间,倚翠城那边的大劫很快就要到了。等过了这场劫难如他们全了最好,没有的话再动们之前安排的后手。”

        系统看她终于恢复正常状态,也略微放松,“好。”

        江涟漪身走到窗边,窗外远山翠『色』风景如画。

        她想,陆星晚,你这次防住了这一招,可面接下来的劫难你还能挡的住吗?

        *

        那日刺杀的事虽有很多惊险,到底都平安。

        宁神医为林大小姐诊过脉后确定人没大事,稍稍修养一段时日就好。

        只是这番心惊之下谁也无心再外出游玩,便提前回了林家。

        消息传回林家时林父也是又惊又怒,大女儿的身体不好一直是他的一块心病,没想到还有人敢她下手。

        他在向自家夫人询问情况后立刻派人彻查了事,原本他是想去见一见陆星晚的,问一问其中渊源,不想她们归来的第二日清早陆星晚便主动来找他。

        林父的书房里。

        温婉秀气的姑娘款步而来,惊鸿若仙的身姿给人的感觉再也不是望之心动的美丽,而是深不可测的渊海下藏着的无数秘密与杀机,“城主。”

        林父表情复杂的看着她,“坐吧。”

        天知道刚刚看到陆星晚的第一眼,他几乎是压抑着本能才没有跳来去询问自己夫人,她们确是去万竹园游玩,而不是闯了十方炼狱。

        跟在陆星晚身边的二女儿也一扫往日的随意嬉笑,面容是历诸多变故磨砺后的从容,这种感觉自她去了趟云开古国后就越发明显。

        她们二人这样,搞得林父长辈心发作,忍不住放缓了语气,“刚回来不好好歇着,怎么都跑过来了。”

        林落月『露』出了一个笑容,不意间展『露』出的成长重藏的严,“星晚说有事要和您说,非要拉过来,问她,她非说要着您的面才说。”

        林父心中更是沉了沉,陆星晚这般郑重怕不只是为了大女儿的事来的。

        他叫人上了茶,又叫附近守着的人都退下。

        “星晚丫,你有什么事就说吧。要是道歉那就不必了,们林家没有糊涂到不去怪刺杀的杀手,反而迁怒一受害的人。”林父略做沉『吟』后开了口。

        事情他已听大女儿和夫人说过,人有亲疏远近,要是陆星晚只是二女儿的一个普通朋友,他自也不会多加为难,只是心里肯定要埋怨两句,人之常情。

        相处这么多日子,他挺欣赏这孩子的,有了感情在前面垫着他也不是什么不明事理的人,自不会迁怒。

        陆星晚眼捷微垂,白玉无瑕的面颊上『露』出一笑意,“多谢您的谅解,只是事情确因而,以后必然也会给大小姐一个交代。”

        她声音轻轻的藏着一种令人心悸的恨意,这股恨意针的自不是林家任何一人,而是那个可怕的如。

        如林大小姐真的出了事会怎么样,纵然林家不怨不恨,他们之间的情分怕也是要走到尽。

        林父不看了林落月一眼,父女两个都在皱眉,简直是如出一辙的表情。

        陆星晚晃了下神在二人开口前又道,“今日来不仅仅是为了大小姐的事,她的事只是其一。”

        林父暗道一声然如,林落月也没什么意外的表情,从万竹园回来的这两天时间,她就察觉到陆星晚心中似乎还压着更为沉重的事情。

        陆星晚沉『吟』几许,“来倚翠城前就被暗鸦阁的人追杀过,后来请了飞鸽门的人帮忙探查。他们给的回信是暗鸦阁阁主亲自下令,缘为何是不知。

        也曾有两个怀疑的人选,都已被排除。

        这些事自们从云开古国归来后落月也帮查过,始终是个僵局。”

        林落月在旁边了。

        “你的意思是那天晚上袭击你们的人是暗鸦阁阁主本人?”林父一边问一边又忍不住去打量陆星晚。

        “不错,她力高强,修为放眼整个修真界亦排得上名号,用的又是鬼族功法,所以想应是本人。”陆星晚语气沉静。

        林父听的眉都快拧成疙瘩,陆星晚的话有理有据,说的也简洁易懂,问题是她是怎么识得鬼族功法的,又是怎么以金丹期巅峰的修为硬扛下神秘的暗鸦阁阁主的。

        还有她这一身尸山血海中战出来的气息,可绝装不出来也做不了假,这姑娘自身亦是谜团重重啊。

        林落月轻轻他摇了摇,林父会意的瞪了她一眼,臭丫,一天天那心都偏到人家姑娘身上去了。

        你护着的可不是什么雏鸟娇花,而是比烈焰红花还要灼人的业火啊!

        他一时间又有些疼。

        孩子大了也是愁啊,一天天的他得『操』心多事儿。

        林父在心底长叹一声,再开口语气沉了几分,“暗鸦阁又是暗鸦阁,可真是仇旧怨堆在一了。这次不管他们的雇主是谁,又或者是不是他们的阁主亲自动的手,都要抓住他们的尾巴,让他们给出个交代。”

        年大女儿身中咒术就是暗鸦阁受雇捣的鬼,亏得他们跑得快,他又顾及着想要换解咒的办法,才只挑了他们两个分堂,这一次他绝不能放过他们。

        陆星晚慢慢了下,轻声细语的重复了一句,“确不能放过他们,不过比这事更为紧急的是要说的第二件事。”

        林家父女听她语气凝重,不免目光都投向她。

        陆星晚显然在来之前就将一切思量好,话语流畅没有任何停顿,“在一年前左右做了些古怪的梦境,一开始只寻常噩梦,后来发现那是预知梦。”

        这话听的让人大为惊奇,林父和林落月都不是什么大惊小怪的『性』子,也忍不住视一眼后都侧目看她。

        陆星晚是谁也不看,只是眼帘微垂,“因为里面预示的很多事都发生了,比如寒剑派的江姑娘。”

        她淡声说,“了解这个门派历史的人都知道,十一年前魔族意欲重构建与人间界的通道,其中惨烈诸事不提,只说江姑娘被卷入时空『乱』流中生不知。”

        “说是生不知其不过是美好的祈愿,事上被卷入时空『乱』流中都是十无生。”

        『乱』流本身的巨大吸力和罡风就十分可怕,若没有特殊手段一个人修为再高也抵不过这片永无尽的绝域。

        魔族千年前能通过是因为他们有一条相安稳的通道,再有就是集体出行各有分工,定位坐标的定位坐标,负责抵御罡风和吸力的抵御罡风和吸力。

        江涟漪年重伤力竭的情况下,怎么可能有生路?

        这些都不必赘述,陆星晚顿了一下又道,“时梦到江姑娘站在院子外面,一身红衣在蒙蒙细雨中转过看。后来她真的回来了,与梦见的细节分毫不差。”

        她又细细举了几个例子,“还有被暗鸦阁追杀,梦境中也有预见,便渐渐觉得与其说这是一种预言,不如说它是一条原本就存在的命运线。”

        她侧目看了林落月一眼,眸『色』幽深,“如没有遇到落月,想不会离开寒剑派也不会去什么秘境,更不会救下繁夜再被她所助。也不会与哥哥重逢,更说来林家。”

        她扯了一下嘴角笑意十分萧索,林落月不握紧了她的手,她扬一个安抚的笑脸,“星晚,或早或晚们总会相遇的。”

        陆星晚抬看她眼神有些悲凉,“是啊,后来们确遇见了。”

        她因为话语的残酷,所以放柔了语气,“不过是在城破家亡后。”

  http://www.lewentxt.com/68/68050/1939433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ewentxt.com。乐文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lewen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