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寒门仕子 > 第168章 微妙朝堂

第168章 微妙朝堂

        在之后的几天里,齐誉按时上衙,按时下衙,过起了有节奏的生活。

        由于是升了官,自然要换上一间更为宽大的办公室高坐,这一点古今通用。

        巧了,新办公室正和赵明玉赵大人房挨着房,间靠着间。

        这非常有利于工作方面的沟通,顺带也喝点茶。

        就目前来说,二人的官职同是行太仆寺的寺丞,品阶也同属于正六品,如今这么一坐,还真就成了名副其实的门当户对了。

        其实,平起平坐才是真正的含义。

        赵明玉一边喝着茶,一边把齐誉离京后这段时间内发生的事大致地讲了一遍。

        按他的话来说,当下的朝堂比之以前是有些变化的,值得去分析和揣度。

        细说如下。

        首先是内阁首辅钟义,他的仕途前景突然一下子变得‘莫测’起来。

        那又是怎么个莫测法呢?

        众所周知,今年是他的致仕年,也就是说他该退休了。而皇帝也会提前选任出新的首辅大臣,重组内阁。

        至于致仕的方式,大致可以分为是主动致仕和被迫致仕两种,通俗一点来说,就是主动离职和被动拿下。

        碍于面子,钟老首辅并没有等到皇帝出言催促,自己就主动上了乞骸骨的折子。出人意料的是,皇帝居然给驳回了,并且,还挽留钟大人继续留任一届。

        这就有点奇怪了!

        众所周知,皇上对于这些三朝元老们并不喜欢,在他初登大宝时就开始谋划起了新老交替的计划,如今终于熬到了首辅告老,他又为何不顺水推舟反而是驳回乞求了呢?

        这一点不合理,完全说不过去!

        于是,就有人就开始猜测了,说,皇帝的此举其实并非是出于真心,而是碍于面子所作出的礼让动作。

        也有人说,这是君上在故意地试探老首辅心思,想看看他是不是真的舍得放手权利。

        但是这样一来,又把主动权丢给了钟义。

        那他又是怎么做的呢?

        事实上是,他暂不表态!

        是的,他既没有答应皇帝的挽留,也没有执意致仕,而是保持着一种谨慎地观望姿态。

        似乎,他也在揣度着皇上的用意。

        这种微妙的君臣关系,就直接影响到了朝堂上的总体气氛,百官们都瞪大了自己的眼睛,观察着君臣二人的各种互动。

        可结果,并没有所谓的什么互动。

        皇帝还是一如既然地上朝下朝,钟义也是一如既往地站班下班,二人安适如常,几乎没有对话,这着实令人费解。

        受钟义影响,其女婿殷俊的交际也变得谨慎起来。

        提起殷俊,就不得不提提他的升迁速度了。

        目前的他,已经升到了正四品的都察院右佥都御史的职位,摇身一变成为了官场上的新贵,这种升迁绝对称得上是平步青云,扶摇直上。

        不用猜,这些全都是来自于老首辅的暗箱操作。

        令人感到奇怪的是,对于老首辅的‘举贤不避亲’的行为,皇帝并没有反对意见,反而还对殷俊的才华赞许有加。

        不仅如此,皇帝还破例允许官居四品的殷俊殿内听朝,颇有重点培养之意。

        听朝属于是参政和议政,是三品含三品以上的官员才具备的资格,四品官听朝的不能说是没有,但极其罕见。

        这么一来,朝堂上就出现了非常罕见的一幕:翁婿同朝。

        听到这里,齐誉就不由得发出感叹了:常言道,找个好的老丈人可以少奋斗十年,如今来看,这何止是十年啊?简直就是半辈子!

        不过,目前的殷俊也算不上特别舒坦,他的未来,很大程度上要决定于其岳父连任与否。

        一切还都是未知数!

        说完了这些之后,赵明玉作出了一句总结语:无论怎么说,皇帝对钟首辅的态度还算不错,几乎称得上是‘友好’,这么来看,他的预后应该不差!

        ……

        下衙回家后,齐誉就一头钻进了书房,准备动笔赶工。

        《风中悍刀行》都断更一个多月了,再不努力赶稿的话,估计熊氏文社的熊大编辑要提着杀猪刀过来催更了。

        还好,现在仅剩下了最后一卷没写,算算时间,一个月内应该就可以完本了。

        齐誉决定,在写完这部小说之后就歇上一歇,然后多看一下古今的经典名著,让自己的文笔再沉淀一番。

        出了书房,齐誉就直接回到了寝室。

        屋内烛光摇摇,温馨如水,很徜徉也很安静。

        那床榻上,正躺着一抹诱人的背影,她的曲线玲珑有致,就宛如是在泰山之巅时看到的山峦起伏一样,秀丽而又多姿。

        啧啧,挺诱人的~~

        要不,搞点啥?

        善!

        齐誉才刚刚伸出那对魔爪,就忽见娘子转过身来,眼睛闪闪地看着他。

        看来是偷袭不成了~~

        “咳!娘子,你还没睡呀,呃……我这是想给你盖被子来着。”

        柳荃见他那心急状,不禁噗呲一笑,道:“相公,你快躺下,我正有事要问你呢!”

        齐誉脱了衣服,躺下后道:“什么事?你说!”

        柳荃扯了被子给他盖上,而后又钻到他的怀里,颇为正色说道:“相公,我问你,你去山东府是不是办什么大事去了?”

        齐誉心里倏然一惊,蹙眉道:“你这是听谁说的?”

        “看来是了!”而后,柳荃的语气突然变酸,道:“我私下问过童延火了,他说,你到山东可不止是捉蛐蛐这么简单,你还做了其他方面的事。听他说,你曾被一群东虏人追杀,还赶巧被他救下,除此之外,你还埋葬了一个很美丽的女人!嗯,你给我说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原来是这么回事!

        自己也真是的,怎么忘记叮嘱童延火了呢?

        也幸亏他知道的不多,否则,那些秘密岂不是守不住了?

        看来,改天要和他好好地说叨说叨!

        至于娘子关注的焦点,无疑是指那个美丽的女人!

        这种事必须要做出合理解释才行,否则,后果会很严重的。

        于是,齐誉避重就轻,拣能说的就说了一些。

        他很明确地告知柳荃,那个女人就是永川王府的川王妃,自己在替皇上办差的同时,也顺便报了一把私仇!

        释疑之后,浓烈的酸味也就开始消散了。

        气氛也变得和谐了许多。

        柳荃有些担忧地说:“相公,咱不求什么大富大贵,也不求去报什么家仇大恨,我只求咱这个家平平安安的。唉,以后再遇这种事,你还是婉拒了皇上吧。”

        “嗯……”

        见娘子担忧,齐誉忙把话题扯到女儿的学习方面,以分散她的注意力。

        没想到的是,在柳荃接过话茬之后,又把话题扯到了童延火的身上。

        嗯?

        女儿的学习和他又有什么关系?

        有!

        柳荃幽叹道:“相公,有句话你说得很对,咱家女儿确实是个难缠头。你或许还不知道吧,她居然背着咱俩去跟童延火学习武把式了。”

        “你说她……喜欢上了习武?”

        “嗯,她还想出了一个鬼主意来,她教童延火识字,而童延火教她习武,以此来作为是交换条件……”

        呵,还真是个鬼点子!

        不过习武也不是什么坏事,她愿意练那就练吧。

        在聊完了这些之后,齐阿瞒就变得有些不老实了。

        “相公,还是熄了灯吧。”

        “嘿嘿,闻香脱衣,抹黑上床,娘子的建议正和我意!”

        噗!

        灯熄灭了!

        接下来就到了不宜表述的情节了。

        只能说,升官之后的齐大郎神清气爽,全身是劲,比之那条‘乌钢牙’的猛蟀更加地大杀四方。

        黑暗中,只听他幽幽念叨了一副千古绝对:洞中泉水流不尽,山间清风迎面来!

  http://www.lewentxt.com/67/67463/1939798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ewentxt.com。乐文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lewen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