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我在大康的咸鱼生活 > 第三百八十章 滚滚入宫【第三更!求全订!求月票!】

第三百八十章 滚滚入宫【第三更!求全订!求月票!】

        也是快到了中午,柳铭淇带着四辆马车,和柳铭璟一起到了宫门前。

        柳铭淇是宫中的老熟人了。

        见到了他来,旁边的千牛卫军侯赶紧道:“殿下,您怎么过来了?”

        “我不是前段时间去了陕西吗?我给长乐公主带了点礼物回来。”柳铭淇指了指后面的四辆铁笼子马车,“是四只食铁兽,训练一下可以陪着长乐公主玩。”

        “得罪了!”

        千牛卫军侯大手一挥,一群千牛卫侍卫便上上下下的检查起了马车内外。

        这是宫里的规矩。

        除了皇上不用检查之外,其余的人,哪怕是太后和太子的车辆,都必须接受检查。

        验查之中,千牛卫军侯又道:“两位殿下,因为现在情况特殊,皇上和曹相发布了命令,除非是皇上和阁老们亲自同意,不然不许随意进入宫门……下官已经去禀报了,还请二位多多等待一段时间。”

        “好的。”

        柳铭淇点点头,顺便又问道:“我宝哥现在怎么样了?还在轮值吗?”

        老百姓们谈论八卦的非常多,他们当然也晓得京畿总督熊文庆因为被牵连,已经进宫许多天没有出来了。

        老百姓们总是很朴素的。

        他们在骂那些贪官污吏之余,却又纷纷的表示,熊总督肯定是被冤枉的,这些年熊总督为大家伙儿做的事情是有目共睹的,不可能他老人家也参与了这次巨大的倒卖粮食案件。

        至于熊大宝,大家伙儿并不清楚,不过柳铭淇明白,他这几天日子也一定不好过。

        听到柳铭淇问起了熊大宝,千牛卫军侯脸色更加温和了一些。

        “熊校尉现在正在旁边的军营里面静养,或许等一段时间就没事儿了,谢谢殿下的关心!”军侯这样回答道。

        他自己都没有察觉到,实际上他已经透露了熊文庆没事儿的信息。

        也只有熊文庆没有丝毫的嫌疑,熊大宝才能继续守卫皇帝。

        一群人说话之间,赵寿已经坐着轿子来了。

        看到赵寿下轿,柳铭淇一愣,“赵公公,你怎么憔悴了这么多?”

        赵寿今年才五十二岁,之前还稍微有点胖,脸色红润,就跟四十来岁的人差不多。

        结果现在一瞧,整个眼睛都凹下去了,脸上也凸显出颧骨,差点和新龙门客栈的曹公公一般恐怖。

        短短两个月左右的时间,他就憔悴成了这个样子,还真是操劳啊。

        赵寿听着苦笑了一声,俯首道:“老奴见过两位世子殿下,两位殿下还是这么活力啊!”

        “那是当然!”

        柳铭淇也没有多废话,“今天我带了礼物来见长乐公主,能不能进去呀?”

        “圣上说了,可以!”赵寿点头道,“两位殿下请跟我来吧!”

        有了赵寿首肯,千牛卫自然是放行了,不过还是有一二十人跟着他们。

        虽然大家都知道这些人手,根本打不过柳铭璟,但这也是一个规矩。

        赵寿和两人走一块儿。

        柳铭璟轻咳着问道,“赵公公啊,熊总督最近忙不忙?”

        赵寿摇摇头,“老奴不知道。”

        “嘿,我说你这人,怎么这么不通融呢?”柳铭璟道,“就告诉我,他现在怎么样了,有没有洗脱嫌疑,不就行了吗?”

        他也不装了,直接单刀直入的问。

        赵寿还是摇头:“这事儿老奴不能说,必须以皇上和朝廷公布的为准,殿下您等一等吧!”

        柳铭璟不服气的想要再说,被柳铭淇拉了一下,示意他闭嘴。

        赵寿平日里嘴巴就很严,想要从他口中知道一些隐秘,那是不可能的。

        有这功夫,还不如直接去问几个丞相呢。

        当然了,丞相也不可能跟他们说。

        走着走着的,他们不说话了,赵寿却又有话说:“裕王世子殿下,老奴有个问题,不知道当问不当问。”

        柳铭淇顺口道:“你说!”

        赵寿道,“您也知道最近关于太子的传言了吧?”

        “嗯。”

        “倘若是您,您准备怎么来消除这种影响社稷稳定的隐患呢?”

        “赵公公,你这就想得太多了,这事儿根本不是我能参与的,我也不能发表意见。”柳铭淇赶紧表示了拒绝。

        想要自己针对太子的事情出主意,这不是两面受罪吗?

        还是让皇上和丞相们去用劲儿吧。

        赵寿叹了一口气,“陛下这几天就没有睡着过,老奴看他这样下去不行……殿下,陛下一直很疼你,也多有关爱,您就不能帮帮他吗?他可是比老奴更加憔悴啊!”

        赵寿这么一讲,柳铭淇倒是有点不好意思了。

        是。

        皇帝大伯对我是挺好的。

        听到他这么的难受,柳铭淇想要藏私都不行。

        沉吟了一下,他说道:“其实想要解决很简单,就看陛下想要怎么做。”

        裕王世子果然有办法!!

        赵寿来了精神,“您说清楚一点呢?”

        柳铭淇道,“倘若是想要保住太子,那么就把太子身边所有的人抓出来顶罪,全部杀了!特别是那个林耀!”

        柳铭璟在旁边一愣,你这是和漕运总督的公子多大的仇啊?

        少年继续道:“然后把罪责都推给他们,同时让全天下大肆宣传太子在两湖赈灾的辛苦,以及斩杀了那么多贪官污吏!要把太子被蒙蔽和一心为民的形象同时竖立起来!

        老百姓是善良的,他们多听几次这样的宣传,自然就会选择原谅太子,只去恨那些奸臣!”

        赵寿眉毛动了动,脸上露出了一丝欣喜,“还有吗?”

        柳铭淇都没说放弃太子的话。

        所有人都是这个想法,放弃太子简直是疯了。

        除非太子大逆不道,不然都可以约束管辖,否则就是动摇天下的根基。

        柳铭淇道:“如果还不行,那就进一步加大宣传那些乱臣贼子的罪恶,让老百姓们有更多谈论的话题,从而不是只盯着太子不放。同时给予受灾民众们以补偿,双管齐下,这些隐患就更容易消除。”

        “嗯,好!”

        赵寿忽然停了下来,对着柳铭淇一鞠躬,“殿下,谢谢您……对了,熊校尉应该再过一段时间就可以重新执勤了。”

        第二句话赵寿说得小声一点,但还是让柳铭璟喜上眉梢。

        他没有回答熊文庆的问题,直接换了另一种方式说出来,却正好是柳铭璟最想得到的信息。

        于是柳铭璟赶紧趁热打铁,“赵公公,您说这一次关系到南宫相和王尚书,他们会怎么样?”

        赵寿一阵头疼。

        你真是得寸进尺啊。

        这样的问题也是我敢回答你的?

        所以赵寿低下了头,继续往前走。

        柳铭璟早知道了是这个结果,却也没有灰心丧气。

        毕竟自己最大的依仗,根本不是皇帝,而是皇奶奶啊!

        ……

        大家很快便到了思浩殿。

        得到消息的长乐公主,早就等在了台阶下面,看到了柳铭淇就飞快的跑了过来。

        “淇叔儿~~”

        小公主重重的投入到了他的怀里,却是一副想哭的样子。

        “怎么了,这是?”少年吓了一跳。

        他抬头望向后面的恭王妃和一群宫女宦官时,发现他们也是一脸的懵比。

        小公主用快哭的语气道:“淇叔儿~~皇爷爷这几天生病很严重啊……你是神医,赶快救救他吧!”

        旁边的赵寿听到这话,心窝里都是暖暖的。

        果然长乐公主是最值得疼的。

        柳铭淇这才想起来,自从自己救了熊孩子后,长乐公主对他的医术就佩服得五体投地,简直觉得自己的淇叔儿无所不能。

        没有人告诉单纯的小公主,陛下是因为什么昏倒的,这个事情太复杂,不适合她去明白。

        所以才造成了小长乐觉得皇爷爷生病了的假象。

        少年抱着小公主,摸了摸她的秀发,“你放心好了,淇叔儿保证你皇爷爷没事儿!他只是操劳过度,做太多的事情了。最多……最多一两个月,他就能恢复了!”

        “哦,那我要经常去看望他。”长乐公主恍然大悟的道,“上次皇爷爷都夸奖我按摩得好呢!”

        瞧着她摩拳擦掌的样子,柳铭淇也没有多解释,或许这样才最好吧。

        思索之间,柳铭淇带她到了安置滚滚的车前,示意旁边的千牛卫打开了帏布。

        “哇噢……”

        长乐公主顿时眼前一亮,“这是什么动物?好可爱啊!”

        滚滚本来就是萌神!

        现代社会那些见多识广的人,无论中外,全都狂热喜欢它。

        狂热到了什么程度?

        苏格兰想要公投和英格兰拜拜,英格兰说,那好,你把我们帮忙申请的两只滚滚还回来,不能在你们那里养了。

        苏格兰人:“!?”

        还尼玛有这样的操作?

        好吧好吧,惹不起,我们不投票了。

        看看!

        如此奇葩的事情都能因为滚滚而发生,就更别说是对小孩子们的威力了。

        这个笼子里的是一只幼年滚滚。

        长乐公主伸手想要去摸它,却看到它懒洋洋的滚到了另一边,不搭理小公主。

        “嘻嘻,真是好玩!”

        长乐公主来了兴趣。

        眼看着她想要跑下去摸它,柳铭淇赶紧抱紧了小丫头,“念妤啊,它们刚刚才被抓回来,野性未脱,还需要一段时间的调教,才能变得温柔好玩,你现在可别忙着和它们近距离接触。”

        “哦,我就摸摸它的毛都不行吗?”长乐公主有点嘟嘴了。

        “现在还是不要了。”柳铭淇弹了弹她的小脑袋瓜子,“现在你就远远的看着,过段时间,你就让两个小崽崽陪你玩儿。”

        “好吧~~”

        长乐公主并不是不通人情的人,相反的她还很温和,喜欢替别人着想。

        更别说讲这话的是自己的淇叔儿,一定没有错。

        ……

        夜晚时分,湖北境内,一处小城外面,竟然扎营了数百个帐篷。

        旗号打得非常多,除了有羽林卫之外,还有骁骑卫、虎贲卫的旗号。

        即便是夜里,数百名斥候还是放出了十里以外的距离。

        营地外面千步之内,没有半点的阻碍物。

        营地中间还有一群群的侍卫们在不断的巡逻。

        在这个时候,一只信鸽趁着夜色,悄悄的降落在一个帐篷的外面。

        不一会儿,一个瘦削的书生从里面走了出来,悄悄的把信鸽带回了自己的帐篷。

        片刻之后,里面传来一阵压抑之极的叫声。

        声音里面包含的情绪之多,竟然拿不出半个词语来形容!!

        ……

        三更近12000字!

        求订阅!求订阅!求全订!!!

  http://www.lewentxt.com/67/67032/1939870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ewentxt.com。乐文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lewen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