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宦宠 > 第202章 第202章后来

第202章 第202章后来

        【第二百零二章】

        安煜牵着苏为昱去了前厅,  向苏翰采简单说了湖边的事情。当有人苏为昱那两个孩子怎么摔进湖中时,苏为昱躲在安煜身不吭声。那两个小少爷的家人便不敢。两个小少爷被救上来吓傻了,一句话说不出来。当苏为昱对他们出一对小酒窝,  他们两个只会放声大哭。

        恐惊圣驾,两个小少爷的家人赶忙带着孩子提前告辞归家。

        裴徊光多看了苏为昱一眼,  了。他慢悠悠地开:“苏家千金乖巧讨喜,  进宫伴读罢。”

        大寿星苏翰采瞬间黑了脸。五年了,  他始终对裴徊光让独孙男扮女装这事儿耿耿于怀。他盯着裴徊光咬牙切齿:“掌印这话荒谬!伴读都男郎,我的孙女如何进宫伴读啊?”

        他故意在说到“孙女”二字时,加重语气。

        裴徊光颔首,  :“左丞说得对。那送到陛下身边当个大宫女也不错。”

        “你!”苏翰采气极。

        安煜皱眉。到底左相府千金,给她做宫女成什么样子?她刚要开,  苏为昱抱住她的腿,大声说:“为昱进宫陪哥哥读书,  做哥哥的婢女!”

        他仰起白净的小脸蛋,  可怜兮兮地说:“哥哥带我走吧。”

        虽然家里对他很好,  可苏为昱不困在如今的窘境里,  他给己谋一条不同的路。

        安煜一怔,  瞧着她这样子,忽然有点心软。

        裴徊光了:“真个乖孩子。啧,若左丞不准你入宫,  咱家可要抢人了。”

        “裴徊光你别欺人太甚!”苏翰采气得快要跳脚。他的独子急急拉住他的袖子。苏翰采冷静下来,  苏为昱进宫总比被裴徊光这个疯子带走要好,他只好咬牙沉默下来。

        沉默,  也默许。

        苏翰采在心里默默骂着裴徊光,又盼着英明神武的年少帝王早日将这作恶多端的司礼监大太监扳倒!

        坐在上首的沈茴隔着一张张宴桌,望向裴怀光。宴席每桌都坐满了,  唯裴徊光的那一桌只他一个人。她将手中的茶盏放下,:“时辰不早了,哀家也该回宫了。”

        听了她这话,满座宾客立刻起身。

        沈茴望向安煜,:“煜儿,你一起回吗?”

        安煜摇头,称还有些事情要做。

        沈茴望向安煜的目光噙着满意。煜儿小懂事,这五年成长飞快,如今已经可以己处理很多朝政了。沈茴一开始有心教着她,如今也在慢慢放权。

        “徊光,同哀家回宫。”沈茴起身,朝外走。

        闻言,裴徊光亦起身,立在一旁,待沈茴走到身边,略欠身,递出小臂让她搭。

        裴徊光走了之,厅内宴席的氛围轻松了。

        ·

        沈茴回到昭月宫,换了身宽松舒服的衣裳,整个人懒洋洋地偎在裴徊光怀里。没有外人的时候,沈茴总喜欢这样黏在裴徊光的身上。裴徊光在昭月宫陪着沈茴一下午,陪她一起用过晚膳,又一起出去走一走消食散步。

        两个人走进海棠林。

        海棠葳蕤,可避人影。两个人走了一会儿,一阵微风将远处两个经过的宫女的谈话送过来。

        “掌印和太刚过午时回了昭月宫,掌印一直没走。你猜掌印什么时候会走?”

        另一个小宫女压低声音:“不要议论贵人们,小心掉脑袋!”

        两个小宫女很快走远了。

        半个时辰,裴徊光门离开昭月宫,回了沧青阁。

        沈茴在书房里处理了些政务,忙到很晚。她放下书册,轻『揉』发酸的手腕。

        沉月在一旁揪着眉絮絮:“太歇下吧?难得今儿个忙完得早。这五年,您没哪天睡的超了两个时辰……”

        沈茴摇头,说:“熬五年,等煜儿长大好啦。”

        她弯着眼睛:“等那时候呀,我每天睡上五六个时辰!”

        沉月也跟着起来,她弯腰帮沈茴『揉』着手腕。

        沈茴在软椅上坐了一会儿,略解了乏,便带着团圆暗往沧青阁去了。

        这些年,她去沧青阁的次数属实不多。

        到了沧青阁,沈茴寻到裴徊光时,他懒洋洋地坐在一堆玉料面,用一块红玉给狗剩儿雕花灯。比起瓜果食材,他还擅长在玉石上雕琢。沈茴安静地坐在他身边,双手托腮,瞧着他雕刻。他的手又好看又灵巧。只每每沈茴望见他缺了一小节的小手指,总心疼。沈茴移开视线,开始在房中随便看看。

        博古架上摆着很多惟妙惟肖的玉雕,都裴徊光闲来无事时雕来打发时间的。

        沈茴被角落里的一个檀木小盒吸引了目光,她蹲下来,绯红的裙摆铺地像绽到盛时的红蔷薇。她将小木盒打开,看见里面一个白玉雕的镂空球。她好奇地将它拿出来细瞧,惊艳于其上精致的雕纹,又疑『惑』于其中嵌着的刀片。

        沈茴怔了怔,忽然起来许久之前裴徊光曾让她挑一个小玩意儿,他要亲雕一个她一起玩。她凝望着掌心里的白玉球,指腹轻轻摩挲着上面密密麻麻的孔洞雕纹。她一边琢磨着这小东西的玩法,一边出来:“这个到底怎么用的?”

        裴徊光抬抬眼望过去,犹豫了一下,才开:“剃球没什么可玩的。”

        他将手中的小刀放下,上半身略向靠,略有深意地望着沈茴,慢悠悠开:“怎么,又和咱家玩点新奇的花样儿?”

        沈茴没怎么听裴徊光的话,她蹙眉望着手里的白玉球,默念着它的名字,还在琢磨着它的用法。片刻之,沈茴惊讶地抬起眼睛望着裴徊光,说:“我好像知怎么用的了。”

        裴徊光“嗯”了一声,朝沈茴伸出手,沈茴将手递给他,他拉进怀里。她手中还攥着那个泛着莹光的白玉剃球。她攥弄着剃球,:“你都雕好了,怎么一直没用呢?”

        裴徊光默了默,才:“『毛』茸茸挺好,蹭着舒服些。”

        他用指背慢条斯理轻蹭己的脸颊,动作缓慢下移,在己微凉的唇上轻轻地捻蹭着。

        “你又无遮拦……”沈茴小声嘀咕着。她抬起眼睛瞧见裴徊光动作,迅速将他的手拍开。她带着娇嗔的轻哼软绵绵的。她垂着眼睛,还在瞧着手里的剃球。

        过了好一会儿,沈茴拽一拽裴徊光的衣襟,亮着眼睛他:“若我用了,也可以像你一样白白软软吗?”

        “啧。”裴徊光低一声,“太说话也不见得有遮拦啊。”

        沈茴也觉得说的有点过了,她抿唇低下头,不去看裴徊光,却软软靠在他怀里。

        裴徊光直接将沈茴抱起来,往盥室去。

        共浴之,裴徊光将沈茴抱坐在高高的三角桌,用剃球帮了她。

        “好了。”

        沈茴搭着裴徊光的肩,三角桌跳下去,跑去铜镜前细瞧。她有些失望地小声嘀咕:“还没有你的白软……”

        “走罢。”裴徊光拿了件长袍裹在身上,取一件将沈茴的身子裹起来,拉着她回楼上的寝屋歇息。他牵着沈茴上楼之,又出去了一趟,拿了些小玩具回去。

        长夜漫漫,不舍休。

        沈茴将脚裴徊光腿间挣开,娇弱无地用足尖踢踢他的小白软,故意拿出几分太的威严来,低声:“不要打哀家的主意了成不成?”

        裴徊光了,他握住沈茴的脚踝,让她的足心踩实。他望着沈茴的目光噙着近乎疯狂的缱绻,哑着嗓子说:“不成。”

        当然不成。

        裴徊光的声线有一点混浊。

        沈茴弯起眼睛对他,装出来的威严散去,只软软勾着裴徊光的脖子。她说:“哀家受够了白日当太,夜里背着全天下你做对食的日子。”

        她又去亲吻裴徊光蕴满深情的漆眸,低声引诱:“掌印办法?”

        裴徊光睁开眼睛,眼睫上残着她的温柔。他偏过脸,将中含着的缅铃吐出来,吐字清晰地说:“好。”

        翌日,沈茴睡过头了。

        裴徊光掀开被子,将沈茴攥着他的手拿开。她也不知什么时候起染了这癖好,夜里要攥着小白软睡。眼前浮现她享受般深含吮啄的模样。裴徊光为她盖了盖被子,纵她多睡一会儿,早朝迟一回又如何。

        ·

        这还沈茴第一次迟了早朝,虽知如今煜儿长大了,算她偶尔不去也无妨,可沈茴还不愿意缺席。她赶去珠帘坐下时,早朝已经近了尾声。

        隔着珠帘,沈茴瞪了一眼白玉阶下的裴徊光。还在气他没有及时将她唤醒。

        似有所,裴徊光抬抬眼,望向珠帘的方向,轻扯唇角。

        今日早朝上没什么大事,不久散朝。朝臣恭送陛下离去,三三两两谈着往外走。沈茴因为急着过来,刚坐下没多久,倒没立刻起身离开,着坐着歇一歇。

        苏翰采和两个朝臣一边说一边往外走,经过裴徊光身边,起今早送进宫的孙子,他心里顿时生出一团火。他冲裴徊光翻了个白眼。须发斑白的人家,还生了一张古板的脸,翻白眼的动作被他这张脸做出来,煞好。

        好,裴徊光便了。

        苏翰采气,他咬牙切齿地阴阳怪气:“掌印这身红衣穿得还以为要办喜事。呵,头几年不还有个内人?怎么,被人家抛弃啦?”

        裴徊光瞥他一眼,慢悠悠收回目光。

        苏翰采继续挖苦:“裴徊光,你若真的闲,还真不如娶个媳『妇』。也不至于去管旁人家的闲事!”

        朝臣都知这几年苏翰采一直针对裴徊光,即使裴徊光这几年安安分分地没办什么坏事儿,每日上朝也不过走个过场,朝事不,反倒像太的拐杖。听着苏翰采又开始找裴徊光的『毛』病,朝臣们放慢脚步,竖起耳朵。

        裴徊光抬眼,遥遥望着玉阶上的珠帘,慢悠悠开:“会给左丞送请柬。”

        苏翰采愣住了,其他朝臣亦十分惊讶。

        ——疯子裴徊光要娶妻?

        一阵珠帘轻晃声,沈茴拨开珠帘,『露』出一张仙姿玉『色』的凤容。她含望着裴徊光,:“婚期在什么时候?”

        “九月二十二。”

        九月二十二,他们两个人的生辰。

        “恭喜掌印。”沈茴遥遥望着裴徊光,眼尾轻挑,勾出一抹『惑』人的妩丽风情。

        朝臣们纷纷低下头,不敢去看轻晃的琉璃珠帘相伴的绝『色』容。不知不觉,少女的稚嫩气息在沈茴身上散去,芳华盛,竟绽成这般惊心动魄的美人貌。

  http://www.lewentxt.com/66/66853/1939429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ewentxt.com。乐文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lewen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