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12

        俞显允的身材非常好,他胸膛宽阔、腰身劲瘦,腹肌和腰线勾勒出强势的性感,甄落墨一不小心撞见了裸色系的俞显允,整个人瞬间僵住了,而俞显允看到甄落墨,也是下意识的停住了脚步。

        甄落墨愣住了,即便他对俞显允从来没有过非分之想,但眼前的视觉冲击实在是过于强烈,尤其是在看到俞显允身上有水滴滑落的时候,甄落墨连呼吸都忘记了,他僵硬的喊了声对不起迅速退出房间并且关上了房门,而在一秒之后,甄落墨又醒悟了过来,他说了声打扰了再次推开房门,这一次甄落墨没有再看俞显允,而是直接冲向了嚎啕大哭的蓁蓁。

        俞显允对待孩子很细心,他在离开房间之前,已经把大床周围都做了遮挡,以防蓁蓁睡觉的时候会跌落到床下,现在蓁蓁就坐在一个像围城似的地方,并且一脸崩溃的大声哭着。

        蓁蓁哭着哭着,还会看一眼床中央的那摊水渍,在看完之后,孩子就哭得更加崩溃了。

        甄落墨走到床边,他迅速推散床边的那些防护,又动作熟练的把蓁蓁湿掉的小裤衩给扒了下来,接着在床头柜上抽出了几张纸巾,帮孩子把小屁股给擦拭干净了。

        在简单处理过案发现场之后,甄落墨才伸手将孩子给抱了起来,他边拍着蓁蓁的后背做安抚,边温柔的哄着孩子说道,“乖,不哭了,大家小时候都是要尿床的,尿床一点也不丢人,哭鼻子才丢人。”

        蓁蓁的眼泪噼里啪啦的往下掉,他哽咽着说道,“可是我都快五岁了,应该为自己的行为负责任了,木木叔叔说男人管不住自己的下/半身是不对的,我就是个人渣啊。”

        蓁蓁说完,哇的一声哭得更伤心了,甄落墨忍下给席朝木来个午夜凶铃的冲动,继续同蓁蓁讲道理,“你只是因为今天拍戏太累了,这件事是我不好,我应该叫醒你问一下的,现在已经很晚了,俞显允哥哥明早还要工作,咱们不要打扰他,收拾一下继续睡觉好不好?”

        蓁蓁哭唧唧的嗯了一声,又转向俞显允说道,“哥哥对不起。”

        蓁蓁说完,瘪瘪嘴,努力忍住了哭声。

        俞显允此时已经拿了个浴袍穿上,他并没有因为蓁蓁尿床的事情生气,反倒是看见蓁蓁和甄落墨的互动,觉得这孩子实在是太萌太可爱了。

        俞显允走到甄落墨身边,他抬手揉了揉蓁蓁的头发,笑着说了句没关系,蓁蓁依然有些崩溃的丧着脸,而甄落墨则是目光闪躲的不敢看俞显允。

        甄落墨单身了二十几年,忽然看到那么刺/激的画面,小心脏有点受不了。

        甄落墨在孩子道歉之后也给俞显允道了个歉,夜已经很深了,他道完歉就想把孩子抱走,以免蓁蓁再继续打扰俞显允休息,但甄落墨在看见大床上的那摊水渍后,道别的话却说不出口了,因为蓁蓁尿床选中的那个位置特别好,特别中正,特别不给人留余地。

        甄落墨:……

        甄落墨望着大床,俞显允也望着大床,他们两个人显然想到了同一件事,这个床睡不了人了。

        甄落墨抱着孩子提议道,“师哥,这个房间住不了了,不然你去我那个房间住吧。”

        俞显允刚刚进过甄落墨的房间,那边也是个大床房,他虽然挺喜欢和孩子一起睡觉的,但他没想过还要和孩子他爸一起睡觉。

        俞显允沉默的思考着,隔壁的套房被卓行健、万全和阿福给住满了,卓行健还是和万全睡的一个屋子,他去和两个大男人挤一挤还是和女助理挤一挤都不太合适,现在已经快要凌晨三点了,他再亲自跑去酒店大堂开个新房间,估计明早要上新闻头条。

        俞显允觉得现下的情况也只能是和甄落墨挤在一起将就着睡几个小时了,但他还没开口,甄落墨却是又解释了一句,“我那个屋子的床也很大,足够你和蓁蓁睡了,我不困,我要通宵写小传,师哥你快去睡觉吧,我先给蓁蓁洗一下。”

        俞显允望向甄落墨,甄落墨尽量镇定的朝着俞显允笑了笑,俞显允开口说道,“床足够睡两个大人一个孩子,这么一折腾你也没灵感了,小传明天再写吧。”

        甄落墨有些惊讶,他一直都把俞显允当做目标和动力,所以对俞显允这个人再了解不过,俞显允待人很疏离,俞显允绝对不允许陌生人踏进他的领地,但现在俞显允居然肯勉为其难的答应和他睡在一起。

        甄落墨又笑了笑,答了句也好,但其实他并没打算照做,明知道俞显允是勉为其难,甄落墨就不会让他为难。

        俞显允第二天还有上午的戏要拍,在两个人说定之后,俞显允也没再浪费时间,换好了睡衣就去另外一间房睡觉了,而甄落墨在把蓁蓁洗干净之后,只是把困得迷迷糊糊的孩子塞在了俞显允身边,他自己却没有留在房间里。

        俞显允睡觉睡得并不踏实,他怕孩子会掉在地上,睡一小会儿就会清醒一下,俞显允知道甄落墨一直没有回房,本来以为甄落墨是在写小传,但直到窗外的天色都已经微微泛白了,甄落墨依然没有出现。

        俞显允觉得不太对,他虽然因为困倦不自觉的皱紧了眉头,但还是起身走出了房间。

        客厅里还亮着一盏暖色的灯,安静得仿佛并没有人一般,俞显允在餐桌那边没有看见甄落墨,他四处寻找了一下,才发现甄落墨蜷缩成一团,靠坐在沙发旁边的地上睡着了,而沙发上他和蓁蓁分类好的那些玩具轨道,仍然原封不动的摆在原处。

        俞显允静静的望着甄落墨,好演员都很会循着蛛丝马迹了解人心,俞显允也不例外,俞显允在想,一个人到底要觉得自己多低微,才会认为那些玩具都比他更重要,比他更值得待在沙发上。

        卓行健的话在俞显允脑中回响着,甄落墨是一个孤儿,收养他的家庭好像对他不怎么样,甄落墨很辛苦,他一边读书,一边要打很多份工。

        俞显允走到甄落墨面前,他还没来得及开口,甄落墨却是已经机警的醒了过来,甄落墨仰头看向俞显允,“师哥,你怎么起来了?”

        俞显允嗯了一声,又说道,“进屋睡吧。”

        甄落墨惊讶的望着俞显允,他知道俞显允其实是个很好的人,哪怕自己为难,也会让一半的床给他,但甄落墨没想到俞显允居然会用那么温和的目光望着他,那么温柔的语调同他说话。

        甄落墨没有起身,反而是开口答道,“师哥,你回去睡吧,我都习惯了,在哪里睡都一样,我以前打工的时候,站着也能偷睡。”

        甄落墨不想让俞显允睡不舒坦,俞显允的态度却很强硬,他忽然变了副严厉模样说道,“你不过去看着孩子,我根本睡不好,你也去床上睡,把孩子放在中间,免得我总担心他掉下去。”

        甄落墨在俞显允的要求下,最终还是同俞显允躺在了同一张大床上,虽然中间还夹着个小团子,但甄落墨仍然觉得有些紧张,不过他也确实很困了,迷迷糊糊的很快就睡了过去,在半梦半醒的时候,他似乎听见俞显允说你应该对自己好点,甄落墨也不知道是不是做梦,他轻轻的嗯了一声,直接陷入了梦乡。

        在甄落墨成为了蓁蓁在另一边的阻挡之后,俞显允也终于能安心睡个觉了,他听着身边一大一小绵长的呼吸声,居然觉得挺助眠的,俞显允握住蓁蓁的小手,之后也踏实的睡了个好觉。

        俞显允的戏虽然是在上午拍摄,但也不用起得太早,卓行健本来是定了个七点的闹铃,准备七点半再去招呼他主子起床,然而在凌晨六点半的时候,卓行健的手机就响了起来。

        卓行健睡意朦胧的抓过电话按了接听,紧接着他就跟过电似的唰的一下坐了起来,整个人瞬间进入清醒状态,卓行健不敢置信的问道,“您说您现在是在哪里?”

        俞序安:“你房间门口。”

        卓行健崩溃的不行,他已经不想问俞序安是怎么精准找到他们的了,毕竟以俞显允这位亲哥的本事,这世上好像就没什么他办不到的事情,卓行健急匆匆的披了件衣服跑去开门,然后他发现俞序安是站在他隔壁房间的大门口。

        俞序安侧头看向卓行健,他眉头微微的蹙了一下,连带着卓行健的小心肝也跟着抖了一下。

        卓行健猜测俞序安应该是对他自己定位不够精准这件事很不满意,卓行健立即开口解释,“你没找错,那个就是俞显允的房间。”

        俞序安嗯了一声,又示意卓行健开门。

        卓行健挤出个笑容回屋去拿房卡,而俞序安就静静的站在原处等待着。

        俞序安身姿笔挺,从发型到衣着都打理得一丝不苟,面上的那副金丝框眼镜,没有让他显得文弱,反而更平添了几分严谨。

        卓行健拿着房卡很快再次出现,他朝向浑身上下都透着禁欲的气息俞序安,露出了极尽谄媚的微笑,然而俞序安不动如山,甚至没多看他一眼。

        卓行健老泪纵横,他觉得和俞序安这座沉默寡言的大冰山比起来,他的俞显允简直是活泼可爱小天使。

        卓行健内心很沧桑的替俞序安打开了房门,又主动走在前面引路,他带着俞序安直接去到了俞显允的房间。

        卓行健站在房门大开的主卧门口,震惊的嘴巴都合不拢了,俞显允的房间里并没有人,但他房间的大床却是非常凌乱,而在床头柜上,居然还放着许多用过的纸巾,这个画风,估计讲起来至少屏蔽一万字。

        卓行健抬手,用两个食指在自己嘴角挤出了个微笑,他说我想我可能是走错房间了。

        俞序安淡淡的看了卓行健一眼,并没有答他的话,但卓行健已经看懂了俞序安冰冷眸色下的愠怒,俞家的家风很正,如果俞显允敢学圈子里那套胡搞乱搞,俞序安绝对会先剐了他这个经纪人。

        俞序安沉默转身,目标明确的向着另一个房间走去,并且直接推开了房门。

        卓行健不如俞序安腿长,他一路快步的跟上了俞序安,刚好有幸赶上了房门被打开的一瞬。

        房间里,俞显允正搂着一个和他十分相像的孩子沉睡着,俞显允和孩子旁边,还依偎着另一个年轻男人,如果不是时机不对,卓行健都想夸赞一句,这是多么和谐温馨的一家三口啊。

        俞序安看向了卓行健,他戾气全消,声音甚至柔和了几分的低声问道,“什么时候的事情?”

        卓行健没跟上俞序安的思路,他不解的望着俞序安,俞序安重新问道,“显允是什么时候隐婚生子的?”

  http://www.lewentxt.com/55/55157/956248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ewentxt.com。乐文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lewen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