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章 99

        俞显允陪着他的亲儿子看完了电视剧,  抱着他的亲儿子去洗了澡,  还哄着他的亲儿子讲故事睡了觉,在终于搞定这个小崽崽之后,俞显允长舒一口气才回到了自己的卧室,甄落墨本来正靠坐在床上看书,  他见到俞显允回来,  便朝着俞显允笑了笑。

        甄落墨主动开口问道,  “师哥,你想和我说什么?”

        俞显允欲言又止了一整晚,  甄落墨都看在了眼里,  甄落墨其实也有点好奇,到底是什么事情能让俞显允觉得为难。

        俞显允走到床边坐下,他握住甄落墨的左手,  又把一个印章模样的小玉件放进了甄落墨掌心里,  俞显允开口询问,  “落墨,  你还记得这个吗?”

        甄落墨拿起手里的小玉件仔细观察,  他看了一会儿,  才犹犹豫豫的答道,  “好像是我的东西,  小时候一直是甄小玉在带着的,后来就不见了,  我隐约记得是卖了吧,  这个怎么在你这里?”

        俞显允没有答甄落墨的话,  反而是把另一个一模一样的小玉件也递给了甄落墨。

        甄落墨有些诧异的打量着另一个小玉件,直到他看见小玉印下面刻着的“晞白”两个字,才重新望向了俞显允,甄落墨觉得这两个字莫名熟悉,片刻之后,一个名字下意识的从他口中念了出来,“桑晞白。”

        俞显允不知道甄落墨能不能接受这件事,他重新握住甄落墨的手,尽量用寻常语气说道,“落墨,你有亲人了。”

        甄落墨重新看向一模一样的两个小玉件,不太相信的说道,“只凭这个做判断,是不是过于草率了。”

        俞显允拿起手机找出了电子版的鉴定报告,他把手机递给甄落墨,继续说道,“落墨,有件事我需要向你道歉,我在没经过你允许的情况下,擅自拿了你的头发去做dna检验,检验结果证明了你和桑晞白确实是亲兄弟,所以你是桑家的孩子。”

        甄落墨不是第一次看鉴定报告这种东西,之前俞显允和蓁蓁也做过dna检测,所以他很快速的就找到了结论页面,甄落墨认认真真的阅读着每一个字,他用了很久才把报告看完,看完之后甄落墨没有抬头,只是又问了一句,“他们也知道了吗?”

        俞显允答话,“知道了,桑晞白亲自去了检测中心。”

        甄落墨抬头望向俞显允,“师哥,那你有没有问一问,他们为什么不要我了?”

        甄落墨没有俞显允预想中的任何激烈反应,他仍是平日里那副温和模样,他没有因为他是桑家的孩子有什么过度情绪,他只是问了一句,他们为什么不要我了。

        甄落墨看起来与平时无异,俞显允却感受到了甄落墨藏在最深处的委屈,俞显允心疼的把甄落墨搂进了怀里,他亲了亲甄落墨的头发,再温柔不过的说道,“墨墨,他们没有不要你,他们一直都在找你,所有的事情,我更希望是你的亲人亲口告诉你,我可以告诉你的是,你是我的家人,是桑晞白的亲人,你对我们来说,永远都是弥足珍贵的。”

        甄落墨沉默不语,俞显允松开怀抱,又亲了亲甄落墨才问道,“你要不要给桑晞白打个电话,让他亲口告诉你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甄落墨有些犹豫,俞显允笑了笑,“我们明天会去和桑晞白见面,但有些事情,你真的等得到明天再知道吗?”

        甄落墨不是不想知道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他只是不知道该如何面对桑晞白,甄落墨沉默不语的望着俞显允,俞显允抬手揉了揉甄落墨的头发,“我把桑晞白的电话号码发给你,想打就打,不想打就不打,我先去阳台给卓行健打个电话。”

        俞显允说完,真的站起身去阳台打电话了,而甄落墨坐在床上,看着自己手机上的那串数字,犹豫良久,还是拨通了这个号码。

        甄落墨仔细听着电话里的提示音,在通话音响了三次之后,电话被接听了,一个挑着尾音的好听男声响起,他说了一句你好。

        甄落墨听得出来,那是桑晞白的声音。

        甄落墨紧紧握着手机说道,“你好,我是甄落墨。”

        桑晞白本来是一副懒散模样靠在俞序安的办公桌边,他听到甄落墨的声音,却是瞬间坐直了身体。

        桑晞白静默一秒,接着才郑重又温柔的答道,“落墨,我是哥哥。”

        在说出哥哥两个字后,桑晞白的唇角翘起了一抹漂亮的弧度,可他的眼睛却是泛红了。

        俞序安看起来一直都是无比专心的工作着,但他却在桑晞白湿了眼眶的第一时间,直接伸手把桌子上的纸巾盒推到了桑晞白面前,俞序安递完纸巾,又拿笔在a4纸上写了几个字,俞序安举给桑晞白看,上面写的是“你人设崩了”。

        桑晞白被俞序安给逗笑了,他走到俞序安身边俯身吻了吻他,然后才对甄落墨说道,“既然你问了,那我现在就讲给你听吧,家里当年的情况确实比较复杂,我们从来没想过不要你。”

        桑家的事情,算是一桩丑闻,但桑晞白从来没有对俞序安隐瞒过,现在他再仔仔细细的讲给甄落墨听,仍然也没有回避俞序安。

        桑晞白的父亲桑荣泽年轻时候才能出众,是继承桑家家业的不二人选,桑荣泽有一个自小定下的未婚妻叫做宁慕兰,宁慕兰喜欢的另有其人,但她为了挽救家族生意,最后还是被她父亲逼着嫁进了桑家,桑荣泽在结婚之前对这些并不知情,只以为宁慕兰是性情清冷,直到后来结婚久了他才知道,宁慕兰其实有一个心上人,那人是个画家,也是她的青梅竹马,那个男人家境还算殷实,却比不了桑家的豪门贵宅,更救不了摇摇欲坠的宁家。

        桑荣泽和宁慕兰那时候已经有了第一个孩子,宁慕兰虽然没给过大儿子桑晞白什么好脸色,但毕竟她是孩子的亲生母亲,对孩子并没缺少照顾,桑荣泽因此也没想过要离婚,但在第二个孩子桑落墨出生不久,宁慕兰的父亲过世了,宁慕兰就像是挣脱了枷锁一般,反倒是她提出了离婚,她不要桑家半分家产,她只要一个承诺,她要桑家人许诺永远不许去打扰她的生活。

        宁慕兰离开的时候带走了刚出生不久的小儿子,桑荣泽不是不想留下小儿子,只是那孩子太小了,更需要母亲的照顾,而且桑荣泽其实也是念及着多年的夫妻情分,他是想要留一个孩子给宁慕兰,将来她年纪大了,小儿子也能陪在身边照顾她,宁慕兰不要桑家的半分钱,但桑荣泽却是把桑家10%的股份转到了她带着的小儿子名下,她随时都可以提取红利。

        桑荣泽以为他把一切安排的很妥当,也像个君子一样守诺的没去打扰宁慕兰,他以为宁慕兰和孩子生活的不错,以为孩子银行账户里的钱没动过只是因为宁慕兰不需要,直到十四年后有一位桑家和宁家共同的旧识遇见了宁慕兰,桑荣泽才知道宁慕兰身边根本就没带过孩子,而且是从没带过,他的小儿子下落不明了。

        桑荣泽在得到消息之后,立即带着桑晞白找到了宁慕兰,宁慕兰那时候的精神状态已经很不好了,宁慕兰当年离婚之后去找青梅竹马,几经辗转得到的却是死讯,宁慕兰恨她自己的家族,也恨桑家,她甚至把扔掉自己的孩子当成了一种复仇,桑荣泽和桑晞白找过她无数次问询孩子的下落,但他们渐渐发现,宁慕兰已经心理扭曲了,她乐于看到他们求而不得的模样,无论他们用尽什么方法,她都不肯说实话,因为她在享受报复的快感。

        桑家自行知道甄落墨失踪开始,投入了无数的人力物力去找寻孩子,他们寻遍了宁慕兰走过的每个角落,却没想到甄落墨居然会在华国,他们虽然都是华裔,可宁慕兰自己根本没有回过华国,谁也想不到那孩子会在华国一个小城市的福利院里。

        桑晞白没有避讳什么,他将所有的事情都讲给了甄落墨听,在讲完之后,桑晞白又是问道,“落墨,你会想去见见那个女人吗,咱们的母亲。”

        甄落墨听到桑晞白的问话,很果断的答道,“不想。”

        桑晞白故作轻松的笑笑,“我还真怕你说想,因为我并不愿意让你见到她。”

        甄落墨重复了一句,“不想。”

        桑晞白不愿意提及那个女人,他换了话题说道,“讲件开心的事情吧,我已经告诉父亲我找到你了,他想连夜乘私人飞机飞过来,我没有答应,我让他的助理把他给拦住了,父亲年纪也不小了,熬夜飞十几个小时太伤精力,我让助理安排了明天白天的行程。”

        甄落墨见到桑晞白的次数有限,两个人之间也没说过太多的话,至于桑荣泽,他更是只在新闻里看到过,甄落墨听说桑荣泽准备来华国,立即说道,“应该是我去看他的,还是我去吧,怎么能让你们费心来看我。”

        桑晞白温声说道,“落墨,他是你爸爸,我是你哥哥,我们宠着你天经地义。”

        桑晞白说完,又看向俞序安笑了笑才继续说道,“而且,父亲是必须要来一次华国的,你结婚了,但你哥哥可还没有着落呢。”

        桑晞白是个很会讲话的人,他想哄一个人开心,就一定能把人哄得很开心,桑晞白又同甄落墨闲聊了一些别的事情,甄落墨在刚开始通话的时候还很拘束,渐渐的,便彻底放松了下来,桑晞白和甄落墨约定好第二天见面的事情才挂了电话,他收起手机看向俞序安,还朝着俞序安调/情的眨了下眼睛。

        俞序安没有理会桑晞白,反倒是拉开抽屉,从里面拿出一个皮质的首饰盒子,又端正的摆在了办公桌上。

        桑晞白犹疑的看向俞序安,“这是什么?”

        俞序安重新拿起了手中的合同,他边低头签字,边平淡说道,“你的着落。”

        桑晞白拿起了首饰盒子,他将盒盖打开,盒子里面嵌着的居然是一对男戒,戒指的式样很低调,看起来也很有坚韧感,这是俞序安一贯的风格,也像极了俞序安的为人,从不多说,认下了的却无比坚定。

        桑晞白将戒指盒放在了一旁,他伸手扯住俞序安的手腕,把俞序安连人带椅子一起拉到了自己面前。

        俞序安转头去看文件上自己签名的最后一笔有没有歪掉,桑晞白却是将俞序安按在了椅背上,他掐住俞序安的下颚迫使俞序安看向自己,非常霸道的吻了上去。

        俞序安扭头躲闪着桑晞白的亲吻,一脸严肃的开口警告,“桑晞白,你别在我的办公室里发疯。”

        桑晞白伸手去扯俞序安的腰带,边扯边撩拨的说道,“不是发疯,是发/情。”

  http://www.lewentxt.com/55/55157/1325840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ewentxt.com。乐文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lewen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