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章6 61

        俞显允躺在舒适的大床上将醒未醒,    他有些昏沉的翻了个身,又伸手摸向了身边的位置,    俞显允保持着这个姿势安静了几秒,忽然彻底惊醒了过来。

        俞显允睁开眼睛,他看向床的另一边,    发现甄落墨的确已经不在了,有阳光从厚重的窗帘缝隙里透出来,    那浓烈的光线说明着时间已经不早了。

        俞显允坐飞机国内国外的连飞了三十几个小时,他的时差还没倒过来,    又发生了甄落墨被投毒的事情,    俞显允这两三天几乎没有好好休息过,    昨晚这一睡,    就睡了足足十二个小时,    他拿起手机看了看时间,    发现居然都已经是下午三点了。

        俞显允头痛欲裂,    他抬手揉了揉自己的脑袋,    还是掀开被子下了床,俞显允走到房间门口打开门,严谨正坐在客厅里对着笔记本电脑打字,但甄落墨却不见踪影。

        严谨听到开门声抬头看向了俞显允,他站起身,恭敬说道,    “少爷,    你醒了?”

        俞显允头疼难受,    他低低的嗯了一声,又朝着严谨问道,“落墨呢?”

        严谨答话,“落墨出去了,他说让我监督你好好吃饭,不然什么都不许告诉你。”

        俞显允一言难尽的看着严谨,严谨刚毕业就跟在了他哥身边,俞显允常去找俞序安,所以同严谨也算是相识了很多年,俞显允看着严谨从一个普普通通的小助理变成了他哥的得力助手,俞显允自认为他和严谨应该是很相熟的,可严谨现在居然在帮着认识没几天的甄落墨对他做要求。

        俞显允虽然很想吐槽严谨,可他又觉得严谨更愿意帮着甄落墨是好事,俞显允无话可说,只能抬手又揉了揉头还在疼的脑袋。

        俞显允让严谨帮他去客房服务那里要些止疼片,自己则是给甄落墨打了个电话,甄落墨没接俞显允的电话,只是回了个信息说在谈事情不方便。

        俞显允猜想甄落墨应该是和小八在剧组谈解约的事情,现在黄齐肯定不敢再为难甄落墨了,谈解约也不是什么难事,俞显允见到甄落墨回复的消息也是稍稍放心了些,他没再打扰甄落墨,而是先去洗了个澡。

        俞显允洗完澡一身清爽,头疼也稍稍减缓了一些,等到他再次走出卧室的时候,严谨已经将热好的饭菜都摆在了餐桌上,丰盛的饭菜旁边还摆了一杯清水和一盒止疼药。

        俞显允走到餐桌边坐下,他说了声谢谢,先吃了药,又拿起筷子准备吃饭,俞显允发现餐桌上的几道菜全都是他爱吃的口味,严谨对他应该还没了解到这个地步,这些饭菜肯定是甄落墨准备的。

        俞显允控制住想要上扬的唇角,他看向规规矩矩站在一边的严谨,明知故问,“你帮我点的餐吗?你还细心观察了我的口味?”

        严谨知道俞显允就是想秀恩爱,他给了俞显允一个你开心就好的眼神,满足俞显允要求的答道,“我不了解,都是落墨准备的。”

        俞显允满意了,他满意的长哦了一声,又示意严谨在他对面坐下。

        俞显允:“我吃饭,你说一下现在的情况。”

        俞显允心情不错的夹起了一块糯米藕,他正想送进嘴里,却听见严谨严肃说道,“裴钟贤招供了。”

        俞显允握着筷子的手一顿,他放下吃食看向了严谨,严谨继续说道,“昨天凌晨裴钟贤招供了,他说是他和甄落墨有私怨,所以才会对甄落墨下毒,药是几种寻常药物,按照网上教的方法做了配比,这件事现在在网上已经闹得沸沸扬扬了,警察局也被记者们围了个水泄不通,警方应舆论要求已经发布了案情公告,落墨说他要先去一趟剧组解约,然后再去一趟警局。”

        俞显允总觉得事情并不像表面看起来的那么简单,尽管裴钟贤招供了,但尤思兮的那些行为仍然很可疑,调查尤思兮还要等卓行健回来,俞显允没有多谈这件事,只是有些不放心的说道,“你应该跟着落墨一起去,只有小八一个人陪着,太少了。”

        严谨回话,“不止小八,易朗和他的经纪人也跟落墨在一起,易朗还带了保镖。”

        俞显允像没听懂似的问道,“谁?”

        严谨:“易朗来了。”

        俞显允抬手揉了揉太阳穴,他头又疼了。

        严谨把桌子上的止疼片又往俞显允面前推了推,没得感情的继续说道,“易朗应该是看到了落墨被下毒的新闻立即从a市赶了过来,易朗进门的时候,他的经纪人还在发牢骚,他经纪人说易朗是直接推了工作赶过来的,我刚刚上网看了一下,m杂志发文谴责了易朗,说易朗在杂志拍摄前二十分钟忽然取消了工作,他们几十个工作人员被晾在影棚里,杂志社的费用损失也很大,m杂志准备起诉易朗违约。”

        易朗是国内顶流,他的身价极高,反过来他如果违约赔钱,那也绝对不会是一笔小数目,俞显允想了一下说道,“一会儿你和m杂志那边沟通一下,让他们别把事情闹这么僵,如果他们不要求易朗赔偿,我可以免费给他们拍一组杂志封面。”

        严谨有些惊讶的看向了俞显允,没想到俞显允会这么做。

        俞显允这个人一向低调,他除了拍戏之外,与娱乐圈其实格格不入,俞显允不接代言、不上综艺、不拍杂志,所有与演戏无关的工作他都不会去做,但现在俞显允居然主动说会给m杂志拍封面,这是俞显允第一次拍封面大片,也很可能会是他的唯一一次,m杂志能免费获得这样的机会,怕是都要乐疯了,两相对比起来,他们今天浪费的那点场地租金和人工费用又算得了什么。

        俞显允觉得易朗违约是因为要来帮助甄落墨,作为甄落墨的另一半,他理应还了易朗这个人情,最重要的是绝对不能让落墨欠了易朗的人情,俞显允打定主意,严谨却是有些同情俞显允,易朗挖墙脚都挖上门了,俞显允还在这边帮挖墙角的填坑呢。

        俞显允察觉出了严谨的异样,他开口问道,“怎么了?”

        严谨把没讲完的那半段话继续讲了,“m杂志发文谴责易朗,易朗工作室也马上回应了,工作室说易朗是因为有非常重要、非常紧急的事情所以不得不中止工作,他们诚挚道歉,也会赔偿m杂志的所有经济损失。”

        俞显允不解,“那又怎么了?”

        严谨:“在易朗工作室回应之后,舆论纷纷表示易朗在业内是出了名的敬业,他出道这么多年连迟到都没有过,更别说是放鸽子了,易朗临时中止工作肯定是真的遇见了不得了的事情,而这波舆论还没平息,就已经有路人拍到了易朗陪在落墨身边,所以易朗的非常重要、非常紧急的事情是什么就真相大白了,甄落墨被裴钟贤下毒谋害,易朗马不停蹄的飞到了影视城陪护甄落墨。”

        俞显允:……

        严谨把自己的手机推到了俞显允面前,示意他看一下,“现在易朗和落墨的话题热度正高居榜首,除了少数易朗粉丝在抵制之外,主流舆论都在祝福他们,‘劫后余生、恳请幸福’的那种。”

        俞显允:……

        严谨严肃的看向俞显允,面无表情的描述道,“易朗找来的时候,一进门就把落墨紧紧搂在了怀里,他抱着落墨不撒手,那种表情,和落墨差点中毒时候你抱着落墨的表情一模一样。”

        俞显允听到严谨的话没有言语,一向寡言的严谨却是出言提点,“你可以找机会告诉易朗,你和落墨已经结婚了。”

        俞显允急着和甄落墨结婚,就是怕易朗横插一脚,没想到这才没安稳几天,易朗居然又杀了回来,俞显允觉得如果他还看不出来易朗喜欢甄落墨,那他就是个瞎子。

        俞显允对着严谨露出一个故作轻松的假笑,他嘴硬说道,“我为什么要告诉易朗我和落墨结婚了,我不靠着结婚证难道就赢不了易朗吗?我和落墨才是最适合的,我毫无压力。”

        严谨不是一个话多的人,他选择了沉默不语,但他在心里却是问了一句,你不提结婚证,是因为协议结婚心虚吧。

        俞显允不知道严谨在心里吐槽了他些什么,俞显允胡乱吃了两口饭,又站起身说道,“走吧,去接落墨,总让他跟着个外人也不太好。”

        严谨没看出来俞显允有多么内人,但他还是答了句好立即跟上,作为一位出色的私人助理,严谨觉得替自家老板的亲弟弟追妻也是个重要工作。

        甄落墨坐在接待室里,隔着一张桌子,他对面还坐了另外一个人,裴钟贤带着手铐,这个一向高调的年轻男人,一夜之间却仿佛变成了另外一幅模样,灰败而颓唐。

        裴钟贤沉默不语的低着头,他不去看甄落墨,也不想多说什么,甄落墨本来以为他们一见面裴钟贤定然会剑拔弩张甚至大喊大叫,可裴钟贤眼神空洞,他似乎什么都不在意了。

        甄落墨沉默了一会儿,他见裴钟贤确实不想说话,只能主动开口喊了他一声,“裴直。”

        裴钟贤似乎很久没听见裴直这个称呼了,他的头微微动了一下,却没有搭理甄落墨。

        甄落墨倾身向前,他面色严肃,声音里却带着惯有的平和,甄落墨客观说道,“裴直,我们俩认识了这么多年,你也讨厌了我这么多年,如果你想害我不用等到今天,如果你真是因为被迫当众向我道歉而起了杀心,你的药不会准备的那么快。”

        裴钟贤仍旧不抬头,他嗤笑一声,自暴自弃的答道,“我早就备着毒药了但是犹豫不决不行吗,被迫给你道歉激发了我的杀意不行吗?”

        甄落墨冷静分析道,“你被俞显允赶出《帝城计》剧组的时候更没面子,面对的困境远大于现在,你那时候没有对我起杀心,再见面也没有立即投毒,你怎么可能因为打翻盒饭的事情就想杀我。”

        裴钟贤抬眼看向甄落墨,他的眼睛终于不再那么失神,而是多了几分警惕,裴钟贤开口问道,“你什么意思,你是想攀咬谁,你到底想让我污蔑谁?”

        甄落墨自认为还算了解裴钟贤,裴钟贤贪慕虚荣、心胸狭窄,他不是什么好人,但更不是什么狠人,他没有下毒杀人那么大的胆量,不然也不会被他的经纪人任佩华随意摆布这么多年。

        甄落墨认真望着裴钟贤的眼睛,诚心问道,“我想知道的是,谁在污蔑你?”

        裴钟贤自从被带到警局以来,从等待审讯开始,似乎剧组所有人都已经认定了他就是杀人凶手,现在唯一一个觉得他被冤枉了的,居然是甄落墨这个受害人,裴钟贤觉得特别讽刺,他冷笑两声,盯着甄落墨说道,“没人污蔑我,我看不惯你,我想杀你,所有人都信,你装什么圣人!”

        甄落墨没有在意裴钟贤的语气不善,他平和说道,“虽然证据完整,你也招供了,但警方其实仍然存疑,不然他们也不会允许我来和你聊聊了,裴直,你如果真是被胁迫的就讲出来,你愿意余生都耗在监牢里吗,你要相信你能够得到妥善的安全保护。”

        裴钟贤听到甄落墨的话,安静的重新垂下了头。

        裴钟贤想起事发前任佩华也曾找过他,任佩华说你大可以不认,也可以认了翻供,有没有证据另说,就算你有本事把尤思兮送进去了,可尤家还在外面,你觉得尤家会放过你和你的家人吗,就算短期有人保护你们,十年呢,二十年呢,你要让你家人战战兢兢的活一辈子吗,裴钟贤,我给过你活路,但你把自己给蠢死了,你现在无路可走,要么你把牢底坐穿,要么你全家陪葬。

        裴钟贤沉默着,甄落墨也耐心的等待着,不知道过了多久之后,裴钟贤才重新开口,他嗓音仿佛又沙哑了一些,整个人都泄了气。

        裴钟贤缓慢说道,“甄落墨,你知道我为什么讨厌你吗?因为你总是把我对比的一文不值,读书时候只有我们两个最穷,你乖乖等着助学金不就完了,你非要做出一副拼命过活的样子,不就是钱吗,你拼给谁看,你随便在老男人的床上躺一躺,一晚上比你打十份工赚的都多,可你偏不,你偏偏要去吃那份苦,你把我对比得下贱又不堪,我们刚遇见的时候我以为只有我们两个能成为彼此的朋友,而你呢,你却成了我的照妖镜,让所有人都觉得是我丑陋。”

        甄落墨望着落魄的裴钟贤,忽然想起了他们刚刚入学的那个时候。

        大学报到那天是个好天气,风很清爽,阳光又灿烂,甄落墨一个人拖着行李站在报到处,有一个长得不错的男孩子曾笑着对他说,“你就是才十六岁的那个甄落墨吧,你好,我是裴直。”

        短短几年,物是人非。

        甄落墨几不可闻的叹了口气,他低声说道,“裴直,每个人都有权利选择自己的生存方式,我们的选择没有对错之分,但三观不同,终究是做不成朋友的。”

        裴钟贤嗤笑,“没人想和你做朋友,我想杀你,就这么简单,你走吧,我什么都不会再说了。”

        甄落墨答了句好,这样聊过一次,他反而有些确认了心中所想,甄落墨说了句你保重转身离开,在他走到大门口的时候,却听见身后的裴钟贤又说了一句,“你那么讨人厌,记得夹紧尾巴活着,我被抓住了,不见得就没有其他人还想收拾你。”

        甄落墨回身看向裴钟贤,裴钟贤却没有再搭理甄落墨,裴钟贤对着监控器的方向,愤怒的大声叫喊着,“警察呢,带我走,我要走!”已改网址,已改网址,已改网址,大家重新收藏新网址,新m..        新电脑版..                    ,大家收藏后就在新网址打开,以后老网址会打不开的,,

  http://www.lewentxt.com/55/55157/1309784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ewentxt.com。乐文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lewen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