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26

        天色微微发沉,    晚风吹过,    将院子里的落叶撩拨得似涟漪般动了动,甄落墨饰演的苏青辞穿了一身仙家白衫,那雪似的衣衫衬得如玉少年越发清冷出尘,他微微蹙眉,    重新将被吹远了些的叶子扫回到了自己脚下。

        院子阑干处,    还倚着另一个俊朗少年,    易朗饰演的秦子佩把玩着一把野花,    他看了看苏青辞,    语气懒洋洋的说道,“师尊带着大家都去拜寿了,    这仙门里只有你我二人,你不扫也没人知道。”

        苏青辞不理秦子佩,继续认认真真的清扫院子,    秦子佩抬头望了望天,    又继续说道,“小夫子,要下雨了,咱们早些回去休息吧,哥哥我给你暖床。”

        苏青辞好似听不见秦子佩的话,继续认认真真的在清扫院子,秦子佩见苏青辞不理他,    他随手将野花丢在一边,    几步便跃到了苏青辞面前,    秦子佩扯住苏青辞的一缕青丝,“小夫子,理我呀。”

        苏青辞瞪向秦子佩,秦子佩却笑得越发无赖了,他想要将剩下的一朵花往苏青辞头上放,两个人正推搡间,忽然一道剑光飞至,苏青辞修为更高反应更快,他用力推开秦子佩,两个人勉强避过了攻击。

        大魔头收回魔剑落地,他阴鸷怨毒的望着两个仙家少年,难掩仇恨的问道,“哪一个是秦淮生的儿子,秦淮生竟然将我困于囚魔塔十三年,既然他已经死了,我便绝了他的根。”

        苏青辞听说过大魔头已从囚魔塔内逃脱了出来,却没想到居然会在仙门内撞见,他知道他们与这大魔头实力相差悬殊,苏青辞悄悄捏了个手诀向守山人发出求救讯号,接着又拖延时间的说道,“秦师兄随师尊去拜寿了,他会同师尊一起回来,有师尊护着,你伤不了他。”

        大魔头看看苏青辞,又看看秦子佩,他明明探听得到姓秦的小子守山,却又分不清眼前这两个少年到底哪一个才是仇家之子,大魔头发狂的举起赤黑魔剑,他两眼发红,狂躁的喊道,“我管你们是不是,两个一起杀!”

        苏青辞已经算是仙门青年一代中的佼佼者,但他对上大魔头仍是以卵击石,真要硬拼起来,怕是不出三招就会死于剑下,而一向懒散度日的秦子佩更不用说,估计连一招都抵挡不住。

        苏青辞制服不了大魔头,却能摆布处处不如他的秦子佩,苏青辞趁秦子佩不备,直接在他身上施展了定身瞬移术,秦子佩眼看着大魔头扑向苏青辞,而苏青辞却是躲也不躲,他以生平最快的手速捏完手诀,在大魔头的魔剑刺穿他之前送走了秦子佩。

        秦子佩被传走的瞬间,正看到赤黑长剑从苏青辞的身后穿透了他的身体,苏青辞痛苦的吐出一口血,却对着秦子佩笑了,苏青辞从来没有笑过,秦子佩第一次知道,原来苏青辞笑起来,是这么好看。

        漫天大雨忽然而至,仿若天地同悲,苏青辞慢慢的倒了下去。

        甄落墨的演技极好,他轻而易举的就带着的易朗入了戏,而演员一旦入戏成为了角色,那怎样演都会是对的,苏青辞的决绝与不舍,秦子佩的悲怆与震痛,所有人都感受到了他们之间巨大的情感碰撞,剧组导演杨中极为满意,他激动的大声喊道,“cut!好!太好了!”

        甄落墨收放自如,他在听见导演喊cut后便立即调整情绪想要松缓下来,然而已经入戏的易朗却困在了角色里,他有些迷茫的看了看周围,再看向甄落墨的时候,却是一下子扑了上去,易朗把甄落墨紧紧的搂在了怀里,他悲伤至极,拼尽力气紧紧禁锢着甄落墨,难以自控的失声痛哭起来。

        易朗的经纪人愣了下,反应过来之后立即举起了手机开始录小视频,网上不是都说易朗不会演戏甚至连台词都不念么,这是多么好的打脸素材啊,东哥甚至连热门话题名字都想好了,就叫易朗入戏。

        易朗高大健朗,他以一个保护者的姿态把甄落墨裹在怀里,就好像甄落墨真的会被坏人杀死一样。

        甄落墨感受得到易朗的悲伤,他轻柔的拍着易朗的后背帮他放松,又语调柔和的说道,“易朗,是戏,都拍完了。”

        易朗在甄落墨的安抚下情绪渐渐平稳,他的经纪人也终于拍完小视频来帮忙了,易朗朝着甄落墨说了声抱歉放开了他,又随手抽了几张经纪人递上的纸巾,用力擦了擦自己的脸。

        甄落墨开口提点道,“易朗,记住刚刚那个情绪,下午拍苏青辞入土那场戏的时候,把这个情绪调动出来。”

        易朗擦了擦还发红的眼睛,他嗓音因为哭过有些低哑,边同甄落墨往休息室走边说道,“谢谢你的提点,我记得了,我第一次知道,原来真的成为一个角色是这样的感觉,虽然我现在心里还是很难受,可也挺爽的。”

        甄落墨笑,“如果有机会的话,做一个好演员吧。”

        易朗没有回甄落墨的话,因为他不知道他有没有机会能去做一个好演员,他太忙了,数不清的商务,录不完的综艺,没完没了的采访和直播,还有大大小小的各种活动,他忙着四处露脸,而不是认真演戏。

        易朗想到这些情绪也不太高了,他有些安静的同甄落墨一起吃了午饭,吃完后就用剧本盖着脸躺在了沙发上补眠。

        甄落墨拍完上午的戏份就很轻松了,他现在只剩下午的一场戏,而且还是躺着当尸体,所以也不用再继续研究剧本什么的。

        甄落墨见易朗睡着了,他安安静静的坐着,拿出自己的手机看了看。

        甄落墨上午拍戏把手机放在了休息室里,现在打开一看,居然有很多条俞显允发来的讯息,里面关于蓁蓁的事情记录的非常详细,蓁蓁今天穿了什么衣服,早餐吃了什么东西,蓁蓁去了几趟卫生间,蓁蓁吃过多少水果,蓁蓁午饭又吃了什么,蓁蓁要喝饮料他没同意,甄落墨觉得俞显允如果不在影视行业发展,去到保育界,他应该也能闯出一片广阔天地,继续当个王者。

        甄落墨对着手机笑了笑,他发送了一句谢谢师哥,正想着要不要再回些什么,躺在沙发上的易朗却是开了口。

        易朗仍然用剧本挡着脸,他闷闷的问道,“小夫子,如果可以交换,你愿意变成我吗?”

        甄落墨听到易朗的提问,挺认真的思考了一下,易朗是顶级流量,吸金无数,粉丝遍地,他是天之骄子,走到哪里都是花团锦簇的,说起来很让人心生向往。

        甄落墨诚实答道,“我不愿意。”

        易朗:“我现在也不知道我愿不愿意了,十八岁的时候,我希望自己能够万众瞩目,可我今年二十二岁了,在娱乐圈混了这么多年,至今却没有一部真正能拿得出手的代表作,我觉得自己像个空中楼阁,可能某一天,忽然就塌了,有时候那些老艺术家批评说现在的演员很不敬业,我看了常常觉得无地自容,可我还在继续重复做着一样的事情。”

        甄落墨望向易朗,他看不见易朗在剧本遮挡下到底是什么样的表情,但他却能感受得到易朗内心的困顿与不安,易朗被捧得太高了,偏偏他又是个想要脚踏实地好好努力的人。

        甄落墨思考半晌,很认真的说道,“易朗,如果你是个刚刚毕业没有名气的小演员,我一定会劝你保持本心,不顾一切的去好好拍戏,可你不是,你已经站在了这个圈子的最高处,你背后牵扯着无数的利益,你的每一个决定都可能影响巨大,如果我劝你不管不顾的去认真演戏,这种话是很不负责任的,越是站在高处,每一步走向哪里就越要慎之又慎,东哥有句话说的没错,那些好好演戏的演员,很多都已经无戏可演了,与其站在这个圈子的对立面落得万劫不复,不如握好自己影响力这个武器,待到时机成熟的时候,真正为影视行业做些力所能及的事。”

        甄落墨的声音柔和好听,很容易让人变得平静,也很容易让人认真倾听,他将自己的观点缓缓道来的时候,易朗内心的焦虑不安也慢慢的被安抚了,易朗一把扯掉挡在脸上的剧本,他侧头看向不远处的甄落墨,有些不懂的问道,“力所能及的事又是什么呢。”

        甄落墨笑,“比如在情况允许的情况下,准备好你的每一场戏,比如利用你的人脉走走后门,多帮我这样的好演员争取些角色。”

        易朗听着甄落墨半真半假的玩笑话,忽然就笑了,他振作的坐了起来,对着甄落墨说道,“这位好演员,那你能不能先指导我一下,讲讲下午那场戏该怎么演。”

        苏青辞下葬是一场重头戏,不是场面上的,是剧情上的,秦子佩之所以能够达到后来的成就,就是因为苏青辞的死改变了他,秦子佩开始潜心修行,他一路前进,目的就是要手刃大魔头为苏青辞报仇,秦子佩埋葬苏青辞这场戏是全剧的戏眼之一,拍好了才能为后续剧情做好铺垫。

        甄落墨开口问道,“你自己想怎么演?”

        易朗:“哭,把刚刚的情绪调动出来,带着那种悔恨和不可置信的感情,跪在坟前痛哭。”

        甄落墨想了想说道,“这么演也没错,但如果是我的话,我可能更倾向于不要哭的太多,更隐忍、更克制一些。”

        易朗望着甄落墨,甄落墨认真解释道,“秦子佩后来为了苏青辞奋发有为,以此分析,他在苏青辞下葬时候心里应该是憋着一口气的,那在他手刃仇人之前,可能就不会将内心的所有情绪都宣泄出来,难过的情绪不一定非要用捶胸顿足或者痛哭来表达,技巧派常常会这样取巧,我觉得不太可取,演一个角色,还是要真听真看真感受,你想一下那种心痛至极却硬撑着隐忍着的感觉,是不是更贴合角色的性格和当时的情境,而且从为剧情服务的角度来看,这样演也会更有层次,痛哭确实很容易感染观众打动观众,但却大大削减了观众对后续剧情的期待感。”

        甄落墨讲完之后并没有得到易朗的回应,他有些诧异的侧头看向易朗,发现易朗正认认真真的在盯着他看。

        甄落墨摸了摸自己的脸,不解问道,“怎么了?”

        易朗笑,“小夫子。”

        甄落墨认认真真的教易朗演戏,易朗也诚心实意的愿意学习,易朗同甄落墨合作的几场戏,一场比一场拍得更好,尤其是安葬苏青辞的那场戏,易朗演技大爆发,他对角色的诠释方式堪称惊艳,在拍完之后,易朗被情绪所伤蹲在地上久久不能释怀,但现场的所有工作人员,却真诚而热烈的为易朗鼓起了掌,这是一个好演员,这是一场好戏。

        易朗的拍摄进度很密集,甄落墨拍完最后一场戏直接杀青,易朗却还要继续工作,甄落墨卸完妆同剧组的众人告别后就离开了,而易朗的经纪人东哥居然主动要送送甄落墨。

        甄落墨不是个善于交际的人,他同东哥走在一起也没什么话说,反倒是东哥主动说道,“今天最后那场戏,易朗拍得特别好,谢谢你啊,也算圆了他一次想好好演戏的梦。”

        甄落墨问道,“既然你也知道他想好好拍戏,不能多给他留一些时间吗。”

        东哥虎着脸说道,“你一个小龙套懂什么,这圈子里所有的顶级资源,都是给好流量的,不是给好演技的,多少人等着易朗从塔尖上跌下去,他们休想。”

        东哥说完,又继续叮嘱道,“我们易朗是不是和你互加通讯软件了,我很能理解你没见过大明星的心情,但你一定要控制好自己的情绪,不许主动骚扰他,更不许把他的私人讯息泄露出去。”

        东哥还要说什么,却忽然住了口,他朝着剧组大门口那里用力望了望,在看清来人之后,立即用那胖墩墩的身姿狂冲了过去。

        东哥满脸堆笑的站在俞显允面前,他逢迎的说道,“俞哥,您怎么来了,这可真巧啊,我们易朗也在这边组里拍戏呢,您在这儿站着,是有什么事吗,易朗特别钦佩您的演技,您要是不忙,我把他喊过来,您提点他几句?”

        俞显允单手抱着蓁蓁,冷淡答道,“我没空,落墨收工,我是来接他的。”

        东哥僵硬的看向正走过来的甄落墨,他觉得自己听见了啪的一声,那是打脸的声音。

        甄落墨没见过大明星什么的……

        在这圈子里,谁还能比俞显允更牛逼。已改网址,已改网址,已改网址,大家重新收藏新网址,新m..        新电脑版..                    ,大家收藏后就在新网址打开,以后老网址会打不开的,,

  http://www.lewentxt.com/55/55157/1309715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ewentxt.com。乐文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lewen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