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惊雷 > 第九百九十五章 协助

第九百九十五章 协助

        不让盯着薛家,余惊鹊就不能继续调查,既然不能继续调查,是不是就可以换一个工作。



        余惊鹊内心有所期待,表面上却不漏声色。



        问题已经抛给了蔡望津,至于蔡望津作何选择,就都是蔡望津的事情了。



        余惊鹊不能去影响蔡望津,他现在只能表达自己的牢骚罢了。



        等待了一小会,蔡望津就开口说道:“外地的事情,我会电报让当地的警察帮忙调查。”



        只能是如此,总不能真的派人过去吧,这都耽误多少时间啊,而且还不一定有收获。



        “那我就让人先回来了?”余惊鹊试探性的问道。



        蔡望津说道:“回来吧,薛家也跑不掉,如果有问题,还能再找他们。”



        “你们回来去协助剑持股长,找到反满抗日分子剩下的电台零件,抓到这些人才是最重要的。”



        这些话听起来冠冕堂皇,要是让余惊鹊说,他也认为这样说是正确的。



        薛家确实跑不了。



        你现在盯着薛家没有用,抓到反满抗日分子,才是关键所在。



        如果到时候反满抗日分子指认薛家有问题的话,你还是可以回去继续调查薛家。



        这是蔡望津找到的借口,想要余惊鹊的目光离开薛家。



        但是殊不知,这也是余惊鹊最希望看到的情况。



        薛家余惊鹊也不愿意盯着,薛家出事,组织的计划也落空。



        他只不过就是为了借着调查薛家,让蔡望津将自己弄走,去和剑持拓海一起调查。



        现在正是余惊鹊需要的。



        “协助?”余惊鹊念叨了一句。



        蔡望津说了,是协助剑持拓海。



        因为之前余惊鹊和剑持拓海,两个人分工明确,每个人负责自己的部分。



        现在余惊鹊这里调查不出来结果,去和剑持拓海一起调查,那就是协助。



        总不能蔡望津一句话,就让剑持拓海将任务交给余惊鹊吧。



        剑持拓海辛辛苦苦调查这么多天,余惊鹊去了,就将任务给余惊鹊,这说得过去吗?



        吃相太难看了。



        蔡望津是科长,也是要面子的,所以是让余惊鹊去协助。



        还是剑持拓海为主,余惊鹊带人增加人手。



        蔡望津自然是听到了余惊鹊的嘀咕,却装作没有听到。



        他总不能告诉余惊鹊,你不是协助,你想要干嘛就干嘛吧?



        上一次药品的事情,宁晓知的事情,蔡望津也明白日本人的态度,他很聪明,不会在这个时候,和剑持拓海弄的很难看。



        “有问题吗?”蔡望津问道。



        “没问题。”余惊鹊急忙摇头。



        怎么可能有问题,余惊鹊等待的就是这一刻。



        表现出来不满,那只是表现出来,心里早就乐开了花。



        虽然这一步走的不错,但是具体能不能起到作用,还要看具体情况。



        当天下午,余惊鹊就带着警员去找剑持拓海。



        剑持拓海看到蔡望津让余惊鹊来协助,剑持拓海心里自然是不开心。



        虽然说是协助,可是余惊鹊还是参与进来了。



        只是剑持拓海也不能违背蔡望津的意思,而且他总不能对余惊鹊发火吧,又不是余惊鹊要来的。



        交代下面的警员帮忙,余惊鹊和剑持拓海待在一起。



        让了根烟,余惊鹊问道:“有发现吗?”



        “没有。”剑持拓海干净利落的说道。



        之后问道:“你呢?”



        听到剑持拓海询问,余惊鹊觉得自己必须要说出来一点什么事情,获取一些剑持拓海的信任。



        这样如果搜查出了什么突发状况,余惊鹊也好随机应变,而不被剑持拓海怀疑。



        想明白这一点,余惊鹊说道:“我原本是想要将罪名直接栽赃给薛家,谁知道科长好像不愿意。”



        听到余惊鹊的话,剑持拓海有点明白蔡望津为什么让余惊鹊过来了。



        那是因为蔡望津不想余惊鹊继续调查了。



        “科长当然不愿意了,这不是他的计划。”剑持拓海笑着说道。



        他知道蔡望津对薛家有意思,自然不会看到薛家因为这一次的事情,被虎视眈眈的群狼给撕碎。



        “算了,也不是我们讨论的事情,看看接下来能不能有发现了。”余惊鹊不想继续这个话题。



        毕竟牵扯到了蔡望津,两个人在背后议论,被人听到了不好。



        能不能有发现?



        就算是有发现,余惊鹊岂不是也要分一杯羹?



        余惊鹊自然看出来了剑持拓海的意思,他说道:“要不要我们分开负责。”



        剑持拓海正有此意说道:“也好,余股长继续负责码头,当心反满抗日分子从码头过来。”



        听到剑持拓海的话,余惊鹊脸上皮笑肉不笑的说道:“剑持股长,怎么说我们也是朋友,你这是不是过分了。”



        “余股长什么意思?”剑持拓海装作听不明白的问道。



        “反满抗日分子已经从码头来过一次了,而且被我们成功截获,你觉得还会有人从码头过来吗?”余惊鹊冷笑着问道。



        余默笙将电台拆开运输,自然是安排了不同的线路。



        码头在余惊鹊看来只有可能来这么一次。



        而且这段时间,余惊鹊带着人一直在码头搜查,什么都没有发现。



        剑持拓海让余惊鹊回去,其实就是将余惊鹊支开。



        “余股长也不能说的这么绝对,如果反满抗日分子反其道而行呢?”剑持拓海的脸皮是真的厚。



        “那不如我在车站这里守着,剑持股长你带人去码头。”余惊鹊笑着说道。



        剑持拓海当然不可能去了。



        原本余惊鹊是想要分开,自己负责火车站,剑持拓海的人去负责其他的道路。



        码头留几个警员就够了。



        这几个警员,一方面负责看守码头的仓库,一方面在码头盯着就行,码头用不了多少人。



        只是剑持拓海显然不愿意。



        分开可以,但是剑持拓海就担心,两人分开之后,余惊鹊这里抓到了人,那么和剑持拓海的关系就很小了。



        虽然说余惊鹊是来协助的,但是谁抓到人,谁的功劳大一点,这是没的说的。



        “余股长既然认为码头不会有反满抗日分子,那么就不去了,我们将其他地方盯好就行。”剑持拓海这句话的意思就是告诉余惊鹊。



        码头你留几个警员就行了,但是其他的地方,我们还是一起盯着吧。



        一起盯着的好处就是,只要有所发现。



        那么功劳就是剑持拓海的,毕竟余惊鹊只是来协助的,功劳不大。



  http://www.lewentxt.com/51/51610/1066725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ewentxt.com。乐文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lewen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