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每晚穿到皇帝身上 > 我好看吗

我好看吗

        方姝因为这句话,  整个人坐了起来,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总觉得语气有一丝骄傲?

        就像两个人穿同一件衣裳,  然后自己比别人的好看,  或是同时收到男朋友的礼物,自己的可以碾压人家的一样。

        所以这是炫耀?

        脑海里出现皇上的猫,  小仙女,然后是娘娘的猫,  黑白,  完全就是秒杀,  没法子比。

        其实黑白是对开脸,  还挺均匀,肚皮是白的,背上是黑色的,有点像奶牛猫,不算特别丑,但是和貌美如花的小仙女一作对比,瞬间惨不忍睹。

        不是黑白太丑,是小仙女太美。

        就跟皇上似的,不能拿去跟别人比,一比什么青年才俊,美男子等等,瞬间不值一提。

        皇上才是最大的青年才俊,最好看的美男子。

        听说他很排斥别人说他的外貌,  自个儿应该都没注意,一白遮百丑,皇上是白到宛如玉似的,可想而知给他加了多少分。

        上次在御花园,离那么远方姝都瞧见了他,真的很明显,鹤立鸡群一般。

        五官精致立体,睫毛很长,脸型完美,总之挑不出一丝瑕疵,皮肤好到方姝自己都妒忌的地步。

        也没见他怎么保养,难道是生活过于规律的原因?

        他一年到头几乎不熬夜,又坚持锻炼,喜爱喝茶,也不怎么晒太阳,练剑的时辰正好是清晨和晚上,避开了太阳最大的时候,过的宛如养生老爷爷,有这样的好皮肤似乎也是理所应当。

        方姝想想自己,来了这里之后空气新鲜,无论什么东西都是全天然的,没有半点添加物,这里的水都可以直接喝,远不是后世能比的。

        水养人,空气也养人,而且她发现了,这里的天气最热也不会热到前世那种地步。

        天气太热,太阳太大是皮肤杀手,紫外线会把脸晒伤晒黑等等,当然那是因为人类破坏了臭氧层的原因,这个时代臭氧层完好,所以太阳没那么毒。

        加上这副身子才十四岁,正是最嫩的年纪,皮肤简直是前世方姝最羡慕的那种,白嫩细腻,摸着滑的宛如剥了壳的鸡蛋,刚穿来时方姝着实开心了好几天。

        虽然环境变了,也少了很多电子乐趣,不过为了这张脸和吃不胖的身子,一切都是值得的。

        唯一遗憾的是这个时代没有高清的镜子,可以让她好好欣赏欣赏自己的脸,和皇上的脸。

        说来皇上之所以排斥别人在意他的外貌,肯定是因为外貌没少被人当话题聊过。

        有点像青春期正发育的年纪,方姝记得自己那时候发育早了,被人说胸好大,好恶心,肯定很骚等等的言语。

        有的在她背后说,有的当着她的面说,她那时候很自卑,拼命的掩盖自己胸大的事,然后穿束胸衣,弓背,害的她后来驼背,花了好长时间纠正。

        言语是可能杀人的,一点都不假,皇上过分出色的容貌在一群男孩当中肯定就跟她发育早了一样,被人刻意放大。

        说什么小白脸啊,靠脸吃饭啊,脸嫩的宛如女孩子啊,狠一点的会说兔爷啥啥的,在皇上幼小的心灵中没少留下阴影,久而久之他就会排斥容貌。

        跟她一样,不知道这其实是好事,别人羡慕都羡慕不来。

        有张好皮囊就比别人高了不少,人都是颜控,喜欢好看的人和物是本能。

        方姝爬起来传膳,吃完喝完瞧着还有时间,给皇上做做瑜伽和眼保健操,又顺便瞧了瞧小仙女。

        小仙女懒洋洋窝在凉亭里,听到人靠近的声音勉强抬了抬眼皮又睡了过去。

        方姝摸了摸它的脑袋,比平时小心了一点,没忘记这厮翻脸不认人,发情期一过,把黑白用完就丢,还打了它一顿,耳朵都流血了。

        黑白本来就打不过它,所以强上是不可能的,一定是小仙女受不了发情期,主动找的黑白,用完就翻脸,这只无情的母猫!

        方姝瞧见它盆里的水少了,给它填了填水,又理了理它的窝,将该干的事干完,给皇上留张纸条,然后老实睡去。

        殷绯醒来是申时,比平时晚了一些,他坐起身,去拿枕头下的纸条。

        和往常一样,他们每次交流话都不多,今天也很少。

        ‘亲亲的猫和亲亲一样,都那么好看。’

        方姝是实话实说,一点不带掺假,由衷地夸赞。

        正好小仙女从窗户口跳进来,发现他在看它,停下来跟他对视。

        小仙女的名字是她起的,他听长庆说起过,觉得这个名字还行,也就听之任之随之了。

        小仙女确实配得上这个名字,像仙女一样好看。

        他招招手,小仙女当即跳过来,在他手边蹭了蹭。

        ‘亲亲的猫和亲亲一样,都那么好看。’

        都那么好看吗?

        殷绯下了床,意外走到铜镜前,瞧了瞧里头的人。

        确实有很多人夸赞过他的容貌出色,不过都含着开玩笑和讽刺的意味,一次两次倒也罢了,次数多了,他便不爱听关于这方面的话题,已经很久没有认真打量过自己。

        这张脸似乎也有了变化,原来还带着婴儿肥,现在婴儿肥褪去,五官立体,脸型消瘦,比原来瞧着多了一丝锋利。

        好看吗?

        常年沉浸在军事和朝政中的人已经失去了最基础的判断,分不清她是骗他的,还是真的觉得他好看?

        “长庆。”殷绯喊了一声。

        正在隔壁偷懒眯眼睡觉的长庆一个机灵,连忙理了理衣裳,揉了揉眼睛,瞧着没有半点睡意之后小跑进养心殿,小心翼翼跪在皇上脚边,讨好的看着皇上,“奴才在。”

        “朕好看吗?”实在对这个很在意,边穿衣裳边问。

        长庆吃不准他什么意思?

        怎么突然开始问起了这个问题?皇上不是一向很讨厌别人谈论他的外貌吗?

        “皇上年轻有为,老成持重,是不可多得的天才。”尽量往才华方面靠,绝口不提外貌的事,怕触了皇上的逆鳞。

        殷绯对他的回答十分不满。

        “朕好看吗?”他又问了一遍。

        长庆听出了话里隐藏的警告和不悦,这回没有逃避,只小声说,“好看……”

        皇上是真的好看,平时伺候皇上的活大家都挣着抢着想干,为什么?还不是皇上长得俊美,飞蛾扑火似的,明知道他不好伺候,还是拼了命的朝前头挤。

        不仅是宫女,一些去了势的小太监们也是一样,意马心猿,完全控制不住自己的行为,记得以前有个半夜睡觉喊皇上乳名的,被他打发去干最脏最累的活了。

        身为皇上的贴身大总管,他要管的事不少,保护皇上的名誉,不容人玷污也是其中之一。

        总之皇上的外貌太出色,给他添了不少麻烦,每年都要处理因为喜欢皇上,妄想接近皇上,爬床或是耍小心机的宫女和太监们。

        尤其是太监们,一经发现,应该说有一点小苗头就要赶紧处理掉。

        皇上不喜欢被男人喜欢。

        他之所以讨厌别人提起他的外貌,这也是原因之一,都是原来在军营时留下的阴影。

        本来就全是男人,女人少的可怜,又都是血气方刚的年纪,突然冒出来一个长相卓越的头领,强大,俊美,自然会勾起不少人的兴趣。

        私底下意淫一下很正常,但是被皇上撞见就不正常了,吓到了皇上,从此关于这方面的事都是禁忌,不允许任何人提。

        突然提,肯定没好事。

        “行了,你下去吧。”这答案一听就知道没走心。

        殷绯挥退了长庆,简单洗漱好后去批阅奏折,不出所料,下午的奏折和上午的差不离,十个奏折里头有八个弹劾新任都御史,还有两个提了其它事,顺便弹劾一下都御史。

        不是说他没礼貌,见了长辈不用敬语,便是说他嘴上没毛,办事不牢,还有的干脆拿他的风流过往说事,总之朝廷大半的人对他很是不满。

        他也是厉害,一来就将所有人都得罪了遍,前几天在街道上和太傅撞见,两辆马车拦了大半的街道,互相不让,斗了半天,到了朝堂上还在争你先我先。

        半个月前抓了户部尚书的公子,将户部尚书彻底得罪,以后他支钱,‘公事公办’拖他一月半月,然后户部尚书的公子又被‘误抓’。

        就这么你来我往,跟谁都能斗起来,好在他这活本来就是得罪人的,迟早要得罪,早得罪晚得罪差不离。

        不过他最近越来越没分寸,昨天监察百官的时候掉了把刀在内阁大学士那里,吓的大学士一夜没睡好,大清早的跑来面圣,他又不好不给面子,只好请过来,听大学士义愤填膺的说了半天。

        他也安抚了半天,眼瞧着奏折快批完,殷绯空出时间,扬声将长庆叫来,让他去请新任都御史过来。

        长庆办事很有效率,立马出了宫,立马带回了新任都御史。

        李斋当时正在编写明天的奏折,听到皇上口谕,手一抖,整张纸废掉,心道躲不过去的,只好跟着进宫面圣,一直到入了书房,心里还是七上八下的,他深吸一口气,掀开衣摆跪下。

        “微臣参见皇上!”

        殷绯正在处理最后一本弹劾新任都御史的奏折,“起来吧。”

        李斋乖乖站起来,低着脑袋,努力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朕找你来是有个问题想问你。”殷绯已经处理完,搁下笔道。

        李斋心道不好,皇上能有什么问题问他?肯定是因为昨晚上他掉的那把刀的事。

        其实那是个误会,昨晚上他心血来潮,突然想观察一下内阁大学士,朝廷的大臣他已经观察了丞相,太傅,太保。

        丞相是个表里不一的衣冠禽兽,穿上官服一套,脱下官服又是一套。

        太傅整日都在钻研危险的东西,府上全是机关,不小心就被当贼给做掉了。

        太保是个武夫,对儿子苛刻到了极点,对女儿温柔似水,差别待遇宛如天壤之别。

        他对众大臣私底下的模样很感兴趣,于是这次换成了内阁大学士。

        本来万无一失,谁晓得内阁大学士私底下太邋遢,房间从来不让人打扫,屋里居然有老鼠,他一个手快,飞刀甩了出去,吓到了正在看书的内阁大学士,怕被追究责任,狡辩说刀是自己掉的。

        “皇上问便是了。”似乎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李斋表情凝重了几分。

        殷绯点头,面上一派认真,道“朕长得好看吗?”

  http://www.lewentxt.com/41/41276/964395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ewentxt.com。乐文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lewen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