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每晚穿到皇帝身上 > 第18章 服软了吗

第18章 服软了吗

        殷绯是心烦意乱,出来走走,不小心走到凉亭附近,想起那只猫,于是过来看看。

        凉亭是他的,不过他不经常来,某天一来,发现里头多了一只猫,那只猫把凉亭当成了自己的家,睡在他的垫子上,盖着他的被子,他一靠近,它还凶他。

        仿佛它才是主子,他是侵略者一样,细细想来可不是吗?他只偶尔来一次,这只猫几乎一直都在,确实他更像入侵者。

        入侵者要求也不高,只想找个安静的地方躺一会儿,他先是坐在榻上,因为坐的远,猫儿不凶了,他想躺上来,身子刚一歪,它又开始凶,于是他放下。

        猫儿凶狠的表情收敛,只是眼神依旧饱含着警告,一瞬不瞬的盯着他。

        殷绯坐得稍近一些,它又露出了凶狠的表情,一旦离远,它又缩回去蜷起身子睡自己的。

        数次之后他明白了,它心里有个底线,只要不跨过那条底线,它就可以接纳他,一旦跨过去,它就会感觉自己受到了威胁,所以摆出凶狠的表情吓唬他,虽然并没有成果,‘入侵者’依旧悠然自得,翘着二郎腿,闲闲看它打呼噜。

        有一就有二,往后每次他心情烦躁的时候都会过来看看那只猫,渐渐的,那只猫防备心越来越低,第一次只能坐榻边,第二次稍稍近了些。

        第三次中间,第四次更靠近它那边,第五次摸到了猫尾巴,第六次就可以摸头了。

        因为忙,没什么功夫过来看它,不过留了人照顾它,这只猫在凉亭待久了,越发把这里当成自己的家,几乎每次来都能瞧见它。

        猫一天要睡七八个时辰,尤其是在有吃有喝的情况下,每次来一人一猫都没什么交流,他睡他的,它也睡它的,就这样一直坚持到现在。

        殷绯摸着猫脑袋,感受到猫儿受到惊吓似的,往他怀里缩,目光不由自主冷了冷。

        “滚!”

        方姝愣愣回了一声,“哦。”

        本能站起来想走,突然想到猫,脚步微微一顿。

        “怎么还不走?”长庆神气的看她。

        方姝犹豫片刻,糯糯道,“猫……”

        “猫是陛下的,没有治你的罪你就烧高香吧,还不快滚。”

        ???

        方姝顾不得冷汗,整个人呆住。

        那不是太妃们的猫吗?一直流浪在皇宫里,什么时候成了皇上的?

        当然她怂,不敢问,咽了咽口水,灰溜溜跑了。

        路上还在琢磨,以后终于可以不用担心小仙女的安危了,身为皇上的猫,谁敢欺负它?

        不过给黑白找对象似乎失败了,没办法,皇上的猫啊,黑白敢上,皇后也不敢配,方姝也不敢,不仅不敢,以后还要拴好了,免得黑白不小心上了皇上的猫,如果再生一窝黑白猫,皇上怕是会宰了黑白。

        还是找个机会跟皇后娘娘说一声吧,最好把黑白关起来,不要乱来,另外还要从外面再抱一只猫过来给它舒缓一下,实在不行阉掉。

        正好皇宫里有现成的阉割房,不过没阉过猫,万一阉死了,皇后娘娘肯定会伤心,所以只能从外面抱养一只给黑白舒缓舒缓压力。

        养猫还真是养儿子,还要替它操心这事。

        方姝回到长春宫,没瞧见皇后娘娘,倒是看到了锦绣,她连忙把锦绣拉来角落,跟她说了方才的事。

        “太妃院里的那只猫你知道吗?”

        锦绣一愣,“知道啊,怎么了?”

        “那只猫被皇上收养了。”方姝语气有些酸,妒忌能收养猫的皇上,“我今天去找它的时候,发现它跑进了皇上休息的凉亭,本来是怕它冲撞了皇上,想把它带回来,没想到大总管说那只猫就是皇上的。”

        锦绣蹙眉,“你好端端的找它干嘛?”

        她总觉得方姝似乎对皇上特别关注,搞不好借着猫想跟陛下结缘。

        “黑白发情了。”方姝叹口气,“我找它是想给黑白配种。”

        她何尝听不出锦绣话里隐隐带的责怪?

        说实话,有些心酸,明明没那个心思,只是担心猫罢了,结果硬生生被安上那种心思。

        真不是她吹,她想追皇上还不简单,直接把皇上脱光了睡都行,就是因为没那个心思,皇上才能保持冰清玉洁。

        锦绣眨眨眼,似乎有些反应过来,“难怪最近总是叫呢,原来是发情了。”

        “嗯。”方姝点头,“我跟你说就是想提醒你,注意点黑白,别让它乱来。”

        宫里只有黑白和皇上养的猫,黑白又发情了,方姝还特意提醒她,不用说也知道为什么,锦绣脸有些红,“我知道了。”

        方姝该交代的都交代完,也没别的话说,又与锦绣稍稍絮叨几句分别,锦绣进屋去伺候娘娘,方姝留在院里瞧了瞧天色。

        这个点如果花花草草都没事的话,她也该睡觉了。

        想起睡觉心里不由自主冷笑。

        哼哼,大总管方才很神奇嘛,待会就神气不起来了。

        她最后瞧了一遍花草,心情很好的给该浇水的浇水,用的是太阳底下晒过的水,时刻注意温差,毕竟这里每一颗花草都很尊贵,搞不好抵得上她的命。

        听说她是五两银子被卖进来的,这整个长春宫就没有价格低于五两银子的花儿。

        在这个旧社会里,有时候人命真的比不上一颗草。

        方姝浇完和木槿一起回了寝屋,各自安睡。

        一觉醒来不出意外还在凉亭内,身边躺着一只猫儿。

        用手撸了撸猫脖子,小仙女居然一点不反抗,看来他说的没错,小仙女确实是他的猫,不知道什么时候养的,居然也不声不响没人知道。

        如果早知道的话,她肯定不会胆子那么大去追小仙女,也不会过来找它了。

        因为不可能,就算它愿意,皇上都不一定愿意,黑白配不上它,是显而易见的,俩只都不是一个品种,不过像小仙女这样的品种十分罕见,听说是以前波斯那边上供来的,就那么一只,给了最受宠的贵妃养。

        贵妃养着养着,它被外面的猫勾搭了,生了一窝小的离开,小仙女就是那窝小的,把母亲的基因完美的遗传过来,一点不带偏的。

        这小鼻子小眼,越看越喜欢,哎呀,当皇上真幸福,还有猫撸。

        方姝撸着猫,心情很好,当然她也没忘这次来的目的,揉了揉小仙女下颌的毛,语气随意道,“长庆。”

        长庆连忙小跑过来,“皇上。”

        “朕渴了,去给朕倒杯茶,哦,要喝山尖白顶。”她指定了喝什么茶,长庆就不好再随便弄。

        他的百宝箱大宽袖里也拿不出她要喝的山尖白顶,她记得他只能拿出一些皇上日常喜欢喝的,比如说龙井茶。

        长庆‘哎’的一声跑开,还没有意识到自个儿又被报复了。

        千万不要小看小人物,搞不好哪天就风水轮流转了。

        方姝端着他拿回来的茶,心里很爽,表面不动声色,浅尝一口放下,“太烫了。”

        长庆连忙过来扇风。

        方姝岂能让他偷懒,“换一杯过来。”

        长庆只好将茶端出去,又换了一杯过来。

        “凉了。”方姝就是故意找茬,“再换一杯。”

        长庆再端来,她还有借口。

        “老了,叶子都发黄了。”

        “嫩了,叶子都没泡开。”

        “啧,这什么味啊,你老实说,是不是在里头吐口水了?”

        长庆连忙跪下来,“冤枉啊皇上,奴才哪敢啊?”

        他确实没这个胆,如果被发现,是掉脑袋的大事。

        这厮果然是被使唤多了,丝毫没感觉到被报复,怕不是还以为皇上心情不好,又拿他开涮?

        看来平时皇上没少做同样的事。

        方姝有些挫败,因为一句骂让他肥胖的身子来来回回在太阳底下跑了几次,那点气也消了,现在轮到皇上了。

        他记仇,方姝也很记仇。

        “朕饿了,去弄些菜,朕要在这里涮火锅吃。”她的报复很简单,把他吃撑,吃胖,吃到肚子痛为止,让他自己去跑茅房吧!

        长庆刚被怀疑在茶杯里吐口水,这会儿急着证明自己,跑的极快,没多久各种菜摆满了一个桌子,小炉子正好搁在中间,方姝边烫边吃。

        小仙女闻到食物的香味,睡不下去,极力想跳上桌子,被方姝摁在膝盖上,当然也没亏待它,只是晓得猫不能吃烫的,所以冷凉了给它吃而已。

        猫的舌头很敏感,被烫过一次之后,下次就再也不会吃这个食物,也许不是不喜欢吃,只是有阴影而已。

        猫是食肉动物,一般的鸡肉,牛肉,鱼肉都很喜欢,方姝片了牛肉和鸡肉还有鱼肉,煮好了单独搁在一个碗里,冷凉了它吃的很欢。

        把自己喂饱的同时也把猫喂饱了,然后瘫在榻上起不来,摸了摸小肚子,鼓鼓的才安心睡去。

        殷绯一觉醒来,觉得肚子撑的有点难受,他把手放在上面,明显感觉微微鼓起,像怀了孕似的。

        瞧了瞧一桌子还没来得及收拾的菜昔,心下有些明白,只是不晓得是故意吃撑的,还是贪嘴不小心吃撑的?

        他去找了太医,开了些化瘀通肠的药,喝完之后好了许多。

        晚上临睡之前犹豫片刻,稍稍吃了些才睡。

        跟她共用一个身体也有一段日子,多少了解了她一些,只要他晚上吃了,她就不会吃。

        今儿似乎出了意外,他吃过后,第二天起来肚子依旧撑的难受。

        一次可以说是巧合,两次就不巧了。

        ‘你怎么了?’

        他给那人留字条。

        虽然不是很确定,但是他明显感觉她不对劲,受了委屈似的,又报复他?

        方姝收到纸条时冷笑,终于注意到我了?

        说来奇怪,明明只是一个简简单单的‘滚’而已,她居然记了这么久,自己也没有想到。

        方姝琢磨着应该是用他的身体用久了,本能觉得自己跟他很熟,结果乍一下被伤到,心里有点难过罢了。

        其实如果她不认识皇上,被这么一说也不会觉得有什么,毕竟是宫女不是娘娘,没那么矫情受不得委屈。

        偏偏她认识皇上,只是皇上不认识她而已,他不认识,做出这样的姿态才正常,如果突然表现的很熟络,破天荒的对她热情,那才不像他呢。

        方姝自个儿开导自己起了效果,放下心结写道,‘没事,就是吃着吃着吃上瘾了。’

        只是这样?

        殷绯不信。

        ‘是我又做了什么不小心伤到你吗?’

        方姝拿到纸条的时候眨眨眼,几乎有些不敢置信,这是服软吗?

  http://www.lewentxt.com/41/41276/945409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ewentxt.com。乐文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lewen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