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重生悍妇 > 382 王爷羞答答

382 王爷羞答答

        “不是介意,是生气。”东方璟嘴角一撇,“媳妇儿太耀眼了,我得好好地守着,千万不能被旁人觊觎了。”

        洛凝璇轻笑道,“在王爷的心中,我如此重要?”

        “那是自然。”东方璟忙不迭地点头,“谁都比不上你。”

        洛凝璇的笑容明媚,眉眼弯弯,笑的格外的温暖。

        东方璟对上洛凝璇这样的笑容,忍不住地便凑了过去。

        还不等洛凝璇反应过来的时候,便在她的唇角落下一个浅吻,而后还羞涩地扭头,将脸埋在了靠枕内。

        洛凝璇眨了眨眼,瞧着他如此,不知该说什么好。

        不过,她的脸颊泛着红晕,这才发现,她竟然不对孟璟玄这突如其来的吻并不排斥,而且还有了那么一丝的心动。

        知茉与知棋明显感觉到了马车内的气氛不对经,让二人觉得自个有些多余,便默默地……默默地……默默地……去了外侧。

        知棋凑近知茉,“这是怎么了?”

        “就像是你对轻风啊。”知茉戳破。

        知棋顿时红了脸。

        她抬眸看着前头,“你少打趣我。”

        “我什么都没说。”知茉耸肩,而后又说道,“咱们只管回去就是了。”

        “嗯。”知棋想了想道,“回哪?洛家?还是辛家?”

        “洛家。”知茉道,“辛家那,我怕王爷会露馅。”

        “哎。”知棋想起这位九王爷……九皇子……就发愁。

        可偏偏她家大小姐视若珍宝一样。

        知棋抬眸看着远方,“那便回去吧。”

        “想来,咱们有些日子不回去,那处也该有什么回应了。”知茉淡淡道。

        “我在想一件事儿。”知棋看向她道。

        “何事?”知茉问道。

        “这洛二小姐一心想着要嫁给那巷子里头的人,可如今郑家并未退婚,而且,大皇子与郑大小姐的婚事也定下了,这洛二小姐会如何?”知棋好奇道。

        “我也不知道。”知茉摇头,“要么抗争,要么认命。”

        “那便看有没有高人指点了。”知棋突然笑了。

        知茉见她这般,便说道,“那个高人,也快出现了吧?”

        “想来,咱们回去,定然能看到热闹呢。”知棋说道。

        “你觉得能看到,就肯定能看到。”知茉说罢,二人便急不可待地往洛家敢去。

        东方璟好半天之后,才羞答答地看向洛凝璇。

        洛凝璇轻咳了几声,“你这副样子做什么?”

        “没什么。”东方璟见洛凝璇倒是没有生气,这才暗暗地松了口气,而后,坐直了,盯着洛凝璇。

        洛凝璇见他如此,便说道,“王爷又想做什么?”

        “媳妇儿,我适才,是情不自禁。”东方璟直言道。

        “知道了。”洛凝璇点头,“情不自禁。”

        “嗯。”东方璟发誓道,“当真是……情不自禁。”

        “王爷没有旁的说了?”洛凝璇不想继续这个话题。

        东方璟便嘿嘿一笑,又凑近,“媳妇儿,真甜。”

        “滚。”洛凝璇直接将东方璟推开。

        她扭头,嘴角不自觉地露出一抹浅笑。

        东方璟向后靠着,委屈巴巴的。

        二人便这样一直到了洛家。

        马车径自到了院门口,洛凝璇下了马车,东方璟也跟着一同进去了。

        郞氏这处也得了洛凝璇回来的消息,只是淡淡地来了一句,“咱们只管自己的就是。”

        洛老夫人也直接两耳不闻窗外事,压根不理会洛凝璇那处如何闹腾了。

        而洛聘如今正待在院子内,手里头揪着一枝花,不知道在想什么。

        “二小姐,大小姐回来了。”丫头在一旁回道。

        “回来也与我无关。”洛聘冷漠道,“她多风光,而我呢?”

        她将手中的花丢在地上,用力地踩了几下,转身回了自己的屋子。

        东方璟此时正靠在软榻上,半眯着眼,吃着可口的糕点,喝着桃花酿,好不自在。

        洛凝璇坐在远处的圈椅上,正拿过一封书信看。

        没一会,辛慕言便赶过来了。

        “你二人还真是潇洒。”辛慕言羡慕地上前,坐在了软榻一侧。

        “还真是不请自来。”东方璟挑眉,慢悠悠道。

        “哎。”辛慕言重重地叹气,随即又说道,“我那处还真是一个头两个大呢。”

        “难道辛慕柏出手了?”洛凝璇问道。

        “倒是出手呢。”辛慕言暗自摇头,“反倒是剃头挑子一头热。”

        “是你自作多情了呗。”东方璟顺嘴说道。

        洛凝璇瞪了一眼东方璟。

        东方璟盯着辛慕言说道,“要不我去?”

        “去做什么?”辛慕言一怔,看向他。

        “哼!”东方璟将手中最后一口糕点咽下去,而后喝了一口茶,慢悠悠地说道,“他上次趁我不备,踹了我一脚,这笔账我要算算。”

        “王爷要亲自去?”辛慕言又问道。

        “不然呢?”东方璟起身,双手叉腰,“我要亲自动手。”

        “好呀。”辛慕言求之不得。

        东方璟扭头盯着他道,“不过,媳妇儿定然不想让我抛头露面的,所以,还是你来吧。”

        “哎。”辛慕言一副早知道会是如此的表情。

        洛凝璇无奈地摇头,“王爷又来逗趣他。”

        “好玩。”东方璟瞧着辛慕言那愁眉不展,垂头丧气的模样,便高兴道。

        洛凝璇想了想,随即说道,“既然如此,那咱们便静候佳音了。”

        “师姐……”辛慕言腾地起身,“你学坏了。”

        “我?”洛凝璇挑眉,“我学什么了?”

        “罢了。”辛慕言幽幽道,“你们是妇唱夫随,我算什么呢?”

        “这话我爱听。”东方璟插嘴道。

        辛慕言冷哼一声,“算我自讨没趣了。”

        “怎么可能?”东方璟又说道,“你这是不请自来。”

        “是,是。”辛慕言连忙附和,“我现在便走。”

        “辛慕柏的目的怕不止辛家。”洛凝璇想了想说道,“我这刚收到郎家的帖子。”

        “郎家?”辛慕言这才想起来,“我也收到了。”

        “看来,有好戏瞧了。”东方璟说道,“要不要咱们做个顺水人情?”

        “什么人情?”辛慕言又问道。

        “你说说,你先下手为强,与岳大小姐定亲了,打乱了他的计划,他会如何?”东方璟突然问道。

        “自然是要选一门能匹配的他的世家女子。”辛慕言又说道。

        “所以……”辛慕言恍然大悟道。

        “我想,依着辛慕柏高傲的性子,怕是看不上郎家的那位小姐,想来也是有心人想要暗中撮合了。”洛凝璇当即说道。

        “媳妇儿很了解他?”东方璟抓住了重点。

        洛凝璇淡淡道,“直觉罢了。”

        “难不成,他还想着让媳妇儿嫁给他吗?”东方璟一听,冷哼道,“踹我一脚也便罢了,还想着抢我媳妇,他这是找死。”

        东方璟被彻底激怒了,还不等洛凝璇反应过来,他上前拎着辛慕言的衣襟便出去了。

        临行前还对洛凝璇说道,“媳妇儿莫要烦心,为夫给你驱赶苍蝇去。”

        洛凝璇的嘴角明显抽搐了几下,只是笑吟吟地看着他离去。

        知茉等二人离开之后,才上前道,“大小姐,这王爷是怎么了?”

        “急了……王爷他急了。”知棋凑了过来道,“但凡是有人要靠近大小姐,不论男女,对王爷来说,都是要不得的。”

        “哎。”洛凝璇缓缓地坐下,想了想,又说道,“看来,这郎家的宴会,着实精彩啊。”

        “大小姐,郎家的老夫人大寿,今年是大办呢。”知棋刚刚打听过了,“那郎老夫人怕是想要撮合辛家二公子与郎大小姐。”

        “嗯。”洛凝璇沉默了好一会,才说道,“那咱们便等着。”

        “大小姐,咱们真的要去吗?”知棋想着,依着洛凝璇如今的身份,亲自前去,对于郎家来说,乃是荣耀之事。

        而洛凝璇之所以要去,也是想要看戏。

        这戏,依着东方璟的性子,怕是会越发地精彩。

        她想着,便觉得有意思的很。

        “去,这么好的一出戏,怎么可能不去瞧呢?”洛凝璇笑吟吟道。

        “是。”知棋又说道,“郑大公子与二小姐的婚期提前了,定在了两月之后。”

        “两月之后?”洛凝璇想了想,“我记得大皇子与郑欢的婚事也紧随其后吧。”

        “接着便是曲大小姐与岳大公子,而后才是辛世子与岳大小姐。”知棋说道,“大小姐,您来焰国,这才数月,这京城内几大世家的婚事便都定下了。”

        “你是说我是媒婆?”洛凝璇反问道。

        “您是招喜之人。”知棋笑吟吟道。

        洛凝璇挑眉,“既然你如此说了,我也不能辱没了你给我的称呼,我便选个好日子,将你与轻风的婚事也办了吧。”

        “大小姐!”知棋腾地脸红了,“奴婢错了。”

        “我也说笑。”洛凝璇看向她说道,“毕竟,你二人的事儿,也算是心照不宣了。”

        “奴婢不急。”知棋看向她说道,“奴婢想等着大小姐成婚之后再说,这是奴婢最大的心愿。”

        洛凝璇笑吟吟地说道,“好。”

        郞氏因郎老夫人大寿,特意与洛老夫人说了。

        洛老夫人浅笑道,“大小姐可是要去?”

        “已经下了帖子,那处也回了,去。”

        洛凝璇能够应下,倒是郞氏意料之外。

        洛老夫人淡淡道,“这便是不同。”

        “是。”郞氏垂眸应道。

        “你去就是了。”洛老夫人点头道,“那日,我会带着聘儿,还有其他几房过去。”

        “是。”郞氏笑着应道。

        东方璟自那日拽着辛慕言离开之后,已经好几日不见人影了。

        因郎老夫人的寿宴早在两月之前,府上便开始准备了,这下帖子,也是一早便安排好的。

        洛凝璇与辛慕言乃是刚过来,故而是后头送的。

        二人都答应前去。

        辛家。

        辛大夫人看向辛慕柏道,“这郎大小姐人品相貌也算是不错的。”

        辛慕柏淡淡道,“母亲是觉得,她能配得上儿子?”

        “倒也凑活。”辛大夫人觉得,自家的儿子,哪怕是天仙都配不上。

        辛慕柏淡淡道,“儿子的婚事,自有主张,母亲还是莫要操心的好。”

        辛大夫人明白,他是不喜欢的,便悻悻然道,“那便算了。”

        “母亲,儿子已经有相中的人了,不过在等。”辛慕柏看向辛大夫人道,“时机一到,便能进门。”

        “好。”辛大夫人知晓,辛慕柏能看重的,必定是最好的。

        辛大小姐辛紫馨正巧进来。

        “母亲,二哥。”辛紫馨缓缓地上前。

        “可都准备好了?”辛大夫人看向辛紫馨的打扮,频频点头,“不错。”

        辛紫馨转了一圈,而后又看向辛大夫人说道,“母亲,今儿个您让女儿装扮的也太隆重了。”

        “隆重些好。”辛大夫人说道,“到时候,必定会去不少的世家公子。”

        “母亲,女儿的婚事,也不着急。”辛紫馨红着脸说道。

        “怎么可能不着急呢?”辛大夫人想了想,“你可是辛家的大小姐,就这身份,也不能委屈了你。”

        “母亲,儿子觉得……”辛慕柏看了一眼辛紫馨,示意她先出去。

        辛紫馨是很害怕她这位哥哥的,微微福身,便离开了。

        辛慕柏看向辛大夫人说道,“让妹妹入宫。”

        “入宫?”辛大夫人摇头道,“辛家,没有女子是入宫的,老夫人那处也是不会答应的。”

        “若……木已成舟了呢?”辛慕柏又说道,“郑家出了一个皇贵妃,先前出了那样的事情,皇上都不闻不问的。”

        “你可要想清楚了。”辛大夫人看向辛慕柏道,“她若真的入宫了,这一切可都成了定数。”

        “依着妹妹的姿色与手段,入宫之后,必定能飞黄腾达。”辛慕柏自信道。

        “可是,大皇子已经赐婚了。”辛大夫人说道,“至于二皇子,虽说也是过继给皇后的,但是,大皇子的生母可是皇贵妃啊。”

        “所以,大皇子必定是未来的储君。”辛慕柏直言道,“在大婚之前,这郑大小姐万一……”

        “你是说?”辛大夫人睁大双眼,“怎么可能?”

        “儿子有这个打算。”辛慕柏想了想,又说道,“今夜便是最好的机会。”

        “当真?”辛大夫人有些不确定。

        辛慕柏说道,“母亲放心吧。”

        “那……”辛大夫人也觉得万一今夜出了什么事儿,到时候,便是人尽皆知了。

        辛大夫人不知为何,也动了心思。

        这母子二人商议了一番,便带着辛紫馨一同离开了。

        辛慕言则是陪着辛老夫人一同坐着马车。

        郎家。

        今夜是门庭若市,热闹非凡。

        正门处的两座石狮子威严中带着几分地笑意,连带着那挂着的灯笼也明亮了不少。

        洛凝璇下了马车,抬眸看着眼前的郎家,因她乃是公主的身份,今儿个又带着仪仗前来,郎家前来恭迎,洛凝璇便先入内了。

        待到了之后,郎老夫人亲自作陪。

        她坐下之后,透过宴客厅,瞧着船舫厅内接待宾客的郎家的女眷,转眸看向郎老夫人道,“今儿个郎老夫人高寿,还真是热闹。”

        “公主能前来,当真是蓬荜生辉。”郎老夫人眉眼间是掩饰不住地笑意。

        洛凝璇瞧着郎老夫人如此,不知为何,反倒想起了太夫人来。

        在云国秦家的时候,倘若不是太夫人……她的日子怕是很难熬了。

        洛凝璇不由地便对这位郎老夫人有了一种莫名的亲近感。

        郎老夫人对洛凝璇也是一见如故。

        洛凝璇倒也没有想到,会是如此,毕竟上回,她入宫参加宫宴时,并未瞧见郎老夫人。

        郎老夫人坐在洛凝璇的身旁,看着外头的人来人往,不知为何,又看向洛凝璇,“我记得从前,你母亲也是这样坐在我身旁的。”

        “我母亲?”洛凝璇见郎老夫人提起了她的母亲洛翎。

        “是。”郎老夫人笑了笑,“你与她真的很像。”

        “嗯。”洛凝璇点头,“大家都这么说。”

        “她自幼便很孤单,背负的太多,所以总不见她有笑容,你可知晓,她为何会允许郎家的女子进洛家成为续弦吗?”郎老夫人看向她说道。

        “不知。”洛凝璇摇头。

        “太后虽然出自郞家,当初也给了郎家无上的荣耀,可是,终究动了其他世家的根基。”郎老夫人叹气道,“不过,这也是我们这一代的恩怨了,你外祖母当年也是我们羡艳的女子,可惜……红颜薄命……生下你母亲不久便去了,你母亲当时不被洛家认可,过了许多年颠沛流离的日子,我与你外祖母交好,便将她带过来养了几年,如今的洛老夫人受过你外祖母的恩惠,对你母亲也是视如己出的。”

        郎老夫人继续说道,“所以,你瞧见我,便觉得亲切。”

        “嗯。”洛凝璇点头,“那母亲后来呢?”

        “后来……她成为了家主……又失踪了很长一段时间,再回来的时候,便已经是棺椁了。”郎老夫人唉声叹气道,“这些谜团,需要你去解开,历经三代了,也不知道能不能解开。”

        “三代?”洛凝璇疑惑道,“难道在三代之前,是没有的?”

        《重生悍妇》无错章节将持续在更新,站内无任何广告,还请大家收藏和手打吧!

        (

  http://www.lewentxt.com/35/35337/1939457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ewentxt.com。乐文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lewen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