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重生之鬼医归来 > 第五章 你到底是谁

第五章 你到底是谁

        白祉然从别墅出来,走进大花园,这花园是出入别墅的必经之路。花园的分布几条小路,有的弯曲,有的笔直,纵横交叉形成奇特形状,小路周旁种植不同品种的花草,都是些普通的花,在夜色中却开得异样艳丽。

        随便选条小路,一路走,突然飘来一股熟息的花气香,各种花香混杂在一起,使人头眩晕,眼前的景象有些模糊。白祉然本就受伤,身体状态不好,这下走起路身子摇摇晃晃。

        “佩佩。”

        “佩佩。”

        耳边传来呼喊声,有人在喊她名字。

        谁?

        白祉然孟睁开眼皮,望向发出声音的方向。

        爸爸妈妈?

        周围的环境变换为她家中餐厅,小小的餐桌摆满她最喜欢的食物,男人坐在桌前翻阅报纸,女人围着围裙在厨房忙活,时不时回头对着她微笑,充满温馨的画面。

        这场景熟息到不能再熟息,是家中每天都会发生的小场景,虽然只是生活中的小细节,此刻白祉然觉得十分温馨,心中暖暖的。

        林家是个很普通的人家,林晓佩爸爸林书浩是位高中数学老师,三十多年教学经验,省级特级数学教师,名下带出许多优秀学生,敬业很受学生、家长的爱戴,更是学校的顶梁柱。

        而林晓佩的妈妈经营着一家小小的服装店,生意不错,林妈妈为人和善,在小区人缘好,平常保养不错,虽然上来年纪,脸上却没有过多痕迹,依然风韵犹存。

        林晓佩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下长大,平淡而温馨。

        “还傻站在那,快过来吃饭,今天做了很多你喜欢吃的菜。”女人端出最后一碟菜,面带微笑着招呼她过去。

        白祉然站在那一动不动,看着眼前的景象。

        不是在做梦吧?若它是个梦,希望可以久一些。

        白祉然忍不住放声大哭。

        “呜呜呜呜”。

        白祉然话说得断断续续,“呜呜……妈妈……我好想你啊!我以为以后都再也见不到你们了……呜呜。”

        女人把碟子放在餐桌,小跑到白祉然面前,脸色担忧道:“傻孩子,怎会见不到我们呢?到底发生什么事?怎么哭了,告诉妈妈是谁欺负你?”

        柔软的手在白祉然哭得脏兮兮的脸轻轻拭擦,很温柔,生怕弄疼了她。

        桌前的男人见这她哭泣,立马放下手中报纸,紧张兮兮跑过来,在一旁用担忧的神色看着她。

        “佩佩,怎么了,告诉爸爸发生什么事?”

        白祉然遥遥头道:“爸爸妈妈,我昨天去参加同学会,突然被三个男人追杀,他们想我身上寻找……”。

        说到一半,她突然想起些什么,反手捉住他们的手道:“对了爸妈,他们没有来找你们?他们有没有对你们做过什么?他们一群人没人性的,要是他们认为东西在你们身上怎么办?”

        “我们走吧,别呆在这里,会很危险的。”说着她转身想拉他们走。

        女人打断她,“佩佩,你怎么了,没人找过我们,你是做噩梦了,不用害怕,没事的。”

        男人接着女人的话说:“对呀,你是在做噩梦,你昨晚还高高兴兴参加同学会,一到家还说个不停,你还说那些同学在那工作,发生那些趣事,你不记得了吗?”

        “是吗?原来是做噩梦啊。”

        白祉然有些疑惑,看他们坚定的神色,心中也就有些相信了。

        “你一到家就不停聊同学会的事。”

        等等,不对啊!

        同学会那天,她记得明明没人认得她,她独自一人坐在那里,聚会还没开始就已经离场了。又怎么谈何高兴?又怎会聊同学会的趣事?

        不对劲!?

        “不对!”

        白祉然放开他们的手,身子微抖,向后退后几步,眸子里尽是疑惑。

        “佩佩?”

        一阵混合的花香味扑进鼻腔,一股熟悉的花香味越来越浓。

        罗陀罗花?!

        是罗陀罗花的味道,怪不得这么熟悉,她平常制造迷幻时常用到罗陀罗花。

        罗陀罗花具有很强的迷幻色彩,可使人出现幻觉,精神恍惚,它的花、叶、汁液都含有毒性,不能直接吞食,它能影响人的神经中枢使人产生兴奋并出现幻觉。

        她是受到罗陀罗花香的影响,产生幻觉,也就说看前的一切都是幻觉。

        突然眼前的景色一变,餐厅变成花丛中。

        此刻白祉然正站在花丛中,周围全是罗陀罗花,开得十分艳丽,像娇滴滴的女子在对着她微笑,鸡皮疙瘩。而且刚清醒过来前,她的动作是正准备咬上花瓣。

        靠!谋杀啊!

        等下,除了罗陀罗花,还有另一股陌生的花香味,是什么味道?

        白祉然环视下周围,不远处一朵花正发出光芒。那朵花的叶面修长,花瓣粗糙,花色混沌,发出万丈光芒。

        那是?架花!

        是架花,传说中的一种缘故多年生草植物。

        她曾经在一本野史书看过,书上有记载,“天不生架花,则万古长如夜。”它多生长于我国的神龙架一带,故谓之架花,剧毒、迷幻,现已绝种。

        这里竟然出现传说中已绝种的架花,架花加上罗陀罗花一起发挥迷幻功效,使人陷入深度幻想中,可杀人于无形。

        靠!那男人是想闹哪样?防盗还是防狼啊?

        身上半点药物都没有,还是先远离这一堆堆毒花。

        现在已经迷路了,该怎么出去?

        沿着小路走,途中经过几次架花,都走了十多分钟,怎么又回到原来那里?难道一直在原地打转?

        白祉然心中不停诅咒顾祈徵,啊!这个疯子!他这么弄是想杀她?

        停下脚步细心观察,小路纵横交叉形成出奇特的形状,这形状有些熟悉,像在那本书见过。

        白祉然望着小路沉思,啊!她头上像有个灯泡瞬间爆破,想到了。

        曾在温馨那堆古文书上看过,有一本专门记载古代阵法,上面八卦阵的阵法图就是小路所形成的奇怪形状那样。

        八卦阵!

        这一刻白祉然快要疯掉了,那个杀千刀的男人,咬牙切齿大喊声:“靠!老娘跟你有仇吗?”

        这个男人要家门前又是种罗陀罗花、架花,又是布阵,他到底是谁?这么做目的何在?难道他跟之前那三个男人是一伙,发现她重生了?

        但他救了她,要是想杀她,当初在校门口就应该动手,就算怕当时人多,也可以把拉她带到荒无人烟的地方解决了她,没必要搞这么多花样。

        结论是,这男人是个心理变态。

        白祉然暴跳如雷,然后无奈的深呼口气,先离开这儿再他算账。

        白祉然有过目不忘的本事,回忆下书中所写的破阵方法,按着破阵方法一步一步走,很快把阵给破了,终于走出这破花园。

        回头看花园,花朵开得依然艳丽。

        冒黑线……

        “啪啪啪!”不远处传来拍掌声,夜深中掌声拍的异样清脆。

        白色的兰博基尼前,男人背靠车,月光照耀在男人身上,修长的身体在月光下拉出长长的影子。棱角分明的脸,坚挺的鼻子,漆黑如墨的眸子,眸子里毫无波动,冰冷冷的视线,嘴角带着邪魅的笑,让人看不透的表情,整个人发出唯我独尊的王者之气,桀骜不驯。

        他周身发出生人勿进的气息,在月光下宛如罗刹。

        此人正是顾祈徵。

        白祉然一见是他,飞奔过去开口咒骂道:“你个疯子,变态狂,在自家门前设个破鬼八卦阵,想防谁啊?老娘要告你谋杀!”

        “白祉然,果然不能小看你。”不等她骂完,顾祈徵打断道。

        他故意不告诉她布阵的花园,是为试探她说出自己是谁,从她刚刚的表现观察,推断出她并不是白家那个白祉然。

        她要是逃不出阵法,沦为架花的食物,那么他还是那个冷血无情的煞神罗刹,最后她竟把阵给破了,真是个不小的惊喜。

        修长的手指扣上白祉然下巴,微微勾起,强迫她与之对视。

        白祉然瞬间清醒过来,带着疑惑的眼神审视他。

        这人变了,气息跟之前完全不一样,像换个人似。不对,应该说此刻才是真实的他,如罗刹般的男人,他冷血无情、桀骜不驯、难以捉摸。

        “你到底是谁?”

        “顾祈徵。”

        “你到底想干嘛?”

        “你猜。”顾祈徵把问题抛回给她。

        “抱歉,猜不出来,你公布答案吧。”白祉然眼睛微眯,手搭在他脖子上,暧昧地抚摸着,这是她被激怒动手的前奏,大有他说错一句,就当场解决他。

        “呵呵!”顾祈徵轻笑,放开她下巴,打开车门。

        “上车告诉你答案。”

        白祉然盯着他的脸,久久没有动作的意思。

        “不敢?”

        “激将法没用,那些老娘早玩腻了。”

        掠过顾祈徵上车,关上车门,单手抚着窗沿边,露出玩味的笑看着他,“大帅哥,老娘就看看你到底想玩什么花样?”

        顾祈徵伸手捏捏她小巧的鼻子道:“女孩子家,别开口闭口老娘。”

        白祉然被他突然起来的动作、肉麻的话语吓到,瞬间傻眼了,保持抚窗的动作久久没动。

        顾祈徵坐进驾驶座,把车开动,窗外的景色快速变换,风在吹打她的脸,冰冷冷。

        白祉然微微锁紧漂亮的眉头,扶额,这男人彻底没救了。一时冷血无情不断放冷气,一时又肉麻得让人直起鸡皮疙瘩,变脸来比变脸谱还快,有病!

        嘟嘟小嘴,坐正身体,不发一言。

        顾祈徵见此,嘴角含笑,也不出口解释,原因只有他知道就好。

        夜晚的风特别冷,白祉然双手抱肩,突然车窗缓慢升起,车内暖和起来。她扭过头看眼顾祈徵,抿了抿嘴唇,还是不发一言。

        车里围绕着一股奇怪氛围。

        就这样一路开到一所古典建筑设计别墅前,在附近的路边停下。

        ------题外话------

        好了,墨墨改文就到这里了~\(≧▽≦)/~

        待会过来更下一章,期待期待吧╭(╯3╰)╮

        ,!

  http://www.lewentxt.com/34/34172/563257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ewentxt.com。乐文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lewen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