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重生之鬼医归来 > 第三章 下定决心

第三章 下定决心

        此时站在厕所镜子前的林晓佩,脑袋已经当场死机了,整个人就像傻了一样。望着镜中的“自己”,既是她自己又不是她自己。凌乱的跟鸡窝似得头发,还是烈红如火的酒红色,被浓妆和鲜血弄的脏兮兮的脸蛋。

        果真的是重生,本还心存侥幸以为这一切都只是个梦,或只是个玩笑,看来是自己奢望了,林晓佩对着镜中的自己苦笑。

        既来之则安之,目前为止最重要的是查清楚这是哪里?她现在又是谁?至于前世的被杀之谜,姑且称为前世,等搞清楚现状,然后再做打算,她不会让自己死的不明不白,更不会让他们伤害她的家人。

        粗略处理下额头的伤,离开厕所,回到刚才的亭子。

        看了眼地上被扯破的手袋和旁边散落一地的物品,林晓佩捡起脚边的学生证和手机,打开证件,持证人写着白祉然,还有张白祉然的证件照。然后按下手机,没有密码,快速查阅手机,翻开地图查看,地图显示这儿是京城最著名的京城大学,还是她本来的世界,她并没有重生到什么架空世界,得知了这个情况,让林晓佩深深得舒了一口气。

        回忆起刚才的情形,白祉然显然被刚才那四名女子害死的,在这种情况下重生为她,于俩人而言是一种缘分。既然是白祉然给了她第二次的生命,从现在起她就是白祉然,她也不是什么善男信女,既然接收了白祉然的一切,她的仇定会为她报,世界并没有免费的午饭,每个都必须为自己所做过的事情付上代价。

        “你是我的小呀小苹果,怎么爱你都不嫌多……”

        手机响起,小苹果!当下最潮流的神曲!苦笑,这白小妞真够潮流,扶额!

        白祉然低头瞧眼来电显示,二哥?

        白祉然这小妞的家人?不,现在也是她的家人。

        二哥,也就是说还有个大哥或大姐,她心中暗暗窃喜,前世的她是家中独女,从小都是孤独一人,家中父母白天要上班,没时间照顾她,一直一人相处,久而久之性子变得冷漠、沉默寡言,并不讨喜,学生年代的她并没有什么朋友,直到加入国家医学研究所,才有了铁血这一班志同道合的朋友,一起肩并肩研究,让人都心生革命感。

        想到一群搞怪的好友,白祉然嘴角不知觉得勾起一个弧度,脸色从未有过的柔和,想他们收到自己被杀的消息时难过的表情,心中是一阵抽搐。

        此时手中的手机仍在坚持不懈的呼唤着她,从回忆中恢复过来,在手机轻轻一划,接通电话。

        “小然,怎么这么久才听电话?没出事吧!今早你出门没开车,要不二哥来接你吧!你看你啊,家里又不是没车,干嘛还要去挤公交呢?听二哥的,让二哥接你好不好?”一接通,电话里头就不断地轰炸着白祉然,听到这些话她心头暖暖的,又想到自家父母,不禁落泪,电话里头的人顿了下,一听白祉然哭泣的声音,瞬间着急起来。

        “小然,怎么哭了?发生什么事?谁欺负你,告诉二哥,那个不要命的敢欺负我白祉奕的宝贝妹妹,非得往死里整。”白祉奕十分气愤,竟然有人敢欺负他妹妹,那可是捧在手里怕碎了,含在嘴里怕化了的宝贝妹妹。

        白祉然听到他怒气冲冲的声音,眼里泪更是止不住的往外流。白祉然感受到是来源于内心的感情波动,是白小妞在哭泣?她还在身体内?

        白祉然试图心中呼喊几声,没反应,是她想多了,这应该听到家人关爱的声音后,这小妞的身体所发出的自然反应。

        用手拭擦掉眼泪,低声道:“二哥,我没事,你不用担心,谁要是欺负我,我绝对会千倍百倍的欺负回来”谁要是敢欺负我们,谁都别想好过。白祉然心中暗暗对白小妞起誓。

        电话里头的人再次顿了顿,似被这话吓到,渐渐恢复过来道:“小然啊,你被吓二哥啊!二哥……”

        “二哥,我真的没事,真的,你不用担心。”白祉然打断他的话,对于这小妞的死,下意识不想让她的家人知道,让他们伤心,如果他们知道她重生为她,接受不了要她偿命怎么办,只能掩饰过去。

        被打断的人,轻叹一口气,威胁着说:“那二哥来接你,不许拒绝!”

        白祉然在愁着怎么回去,毕竟她并没有接收原主的记忆,现在就算这小妞的家人来,她也不认识,现在刚好有人来替她解决这个问题,又怎么会拒绝呢?白祉然在心中暗自奸笑了几声。

        “乖乖在校门口等我,哪里也不许去。”没听到她的回答,像怕她出口拒绝似得,立刻命令道,然后快速挂断电话。

        白祉然望着被挂断的电话,呆了呆,深深叹了口气。

        她有说什么吗?她有说什么吗?有说什么吗?抓狂ing……

        扫眼地上的物品,捡起手提包,搜出一串钥匙放进裤袋,手提包扔回地,除了钥匙包里已经没有她需要的东西了,白祉然头也不回的离开亭子。

        由于身上受伤彼重,白祉然咬紧牙关强忍着,脸色苍白,额头布满微小的汗珠,托着伤痕累累的身体,跌跌撞撞的走到校门。微微皱起漂亮的眉头,牵动额头伤口裂开,这已经到了她身体极限,身子一软,在快要倒下时一双修长有力的手扣上她的纤腰,背靠上温暖的胸膛。

        睁开眼皮对上那双漆黑如墨的眸子,漂亮的被紧紧锁起,这么漂亮的眉头不该是锁紧,白祉然怎不住想伸手去抚平它,伸到一半的小手顿时停下,她身体也是到了极限,眼睛紧紧闭上。

        纤腰上的手紧了紧,漆黑的眸子露出担心的神色,“白祉然!”轻声呼唤,没有回应。

        该死的!

        快速抱起白祉然走向早早停靠在路边的兰博基尼,拉开车门轻轻放下,油门踩到底,在马里上狂奔。

        借着红绿灯的空挡,男子拿起手机,瞄眼目录,快速调出号码。

        “叶谦沉,限你十分钟到我家来。”没等对方说话,立刻挂断电话,车子继续狂奔。

        顾祈徵,这个男人就是在刚刚在转角处帅到没人有的大帅哥。

        他到京大办点事,顺便看了一场精彩的女人大戏,最后竟还有意外收获,抱了回人家小姑娘。

        他车开出车场,经过校门口正准备开走,瞟眼校门口,突然一抹瘦小的身影映入眼帘,是她!

        目光紧紧注视着她,她拖着浑身是伤的身体,牙关咬紧,脸色苍白,脸上却是顽强的表情,眸子里一闪一闪,闪烁着光芒。

        停车一直盯着她,内心里头像被什么扯动,有些不明的情绪在律动,看到她快倒下,心头一紧,身体不受控制地下车飞奔过去紧紧抱住她那柔弱的身子。她用柔和似水的眸子凝视着他,纤细的小手伸向他,伸到一半却停了下来,紧闭眼睛再没有反应。

        那一刻,他心中惊慌失措,方寸大乱,至从八岁那件事以后,十几年来了,心中再无波澜,再也没有像现在这般激动过,心脏的脉动都少了几拍。

        不能让她有事,绝对不能!

        山上一所隐蔽的别墅前,一辆兰博基尼快速停靠,一名男子抱起旁边的伤痕累累的女子,走进别墅。

        过不久又来了辆奥迪s5,从车子下来一名男子,戴着金丝眼镜,单肩背着药箱,快步走向别墅。

        戴着金丝眼镜的男子手上握着绷带在为床上满身是伤的女子包扎,上药,后背不断冒着冷汗,这大概是他十多年医学生涯里第一次感到胆战心惊,就算是面临最艰难的手术,都未从紧张过,此刻背后死死盯着他的男子,让他背如芒刺,栗栗危惧。

        包扎完毕,收起药物,回头对着那男子道:“大哥,只是伤口过深,加上体力透支才导致晕迷,注意休息就没事了。”

        他带着不怕死的心,八卦顾祈徵,“大哥,多少年没见过你这么紧张?还是女的。”嘴角邪魅一笑,金丝眼镜下泛起光。

        顾祈徵见白祉然没事,下逐客令。

        “叶谦沉,这里已经没有你的事,你可以滚了。”

        “不带这样的,打完斋不要和尚。”叶谦沉一听到顾祈徵的话,哇哇大叫,一脸怨妇的表情,像被抛弃的大老婆,指控自己的出轨的老公。

        “大哥啊,不带这样的啊,我对你一片丹心,你一句话我立刻抛下与美人的约会,直奔你这来,你……”话还没说完人就被扔出房门外。

        “呜呜呜……”

        无视门外叶谦沉的呼喊,顾祈徵凝视大床上沉睡中的白祉然,陷入沉思,手抚摸她苍白容颜,沉睡中的白祉然如小孩般乖巧。

        她到底是谁?

        她不是白祉然,容貌一样,可那性格却相差甚远,一个性子冲动、乖张,一个性子沉着冷静、理智,分明就是两个人。

        下午她教训那四个女人时也提到自己不是白祉然,眼里充满坚定的神色。

        手掌缓缓下移,抚摸着她紧闭的眼睛。

        为了个刚认识,不明身份来历的女人如此冲动,还是他至那件事后,十多年来第一次沉不住气,不理智,不冷静。

        看到她昏迷那一刻,整个人心中从没有过的恐惧,生怕她出事,没半分犹豫把叶谦沉叫过来。

        叶谦沉是他得力助手,从小一起长大,亲如亲兄弟,他比谁都清楚顾祈徵的过往,对于叶谦沉的问题,他没有回答。

        因为这是连他自己都没搞懂的问题。

        ------题外话------

        墨墨第一次写文~\(≧▽≦)/~

        ,!

  http://www.lewentxt.com/34/34172/563257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ewentxt.com。乐文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lewen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