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大荒第一喷帝 > 第81章:泥石流来咯

第81章:泥石流来咯

        叮叮!

        叮叮!

        在那不见天日的森林里,古树参天,枝藤像一张张残肢,被拉扯得扭曲。

        阴邪的环境在那诡异的衬托下,抹上了一层压抑的气氛。

        伴随着铃铛声越来越近,林子里,白雾之中,缓缓走出几人。

        那人拿着法器,身穿巫服,每走三步撒下一把黄纸。

        “大夜风高,小心火烛……”

        “苍天入邪,天险天兆……”

        引路人身后跟着的,是五具尸体。

        那些尸体受到古术的招引,跟着引路人去到某个地方。

        这是苗族的楚巫文化,赶尸一般都在昼夜进行,摇铃铛敲锣鼓只是为了提醒前方的路人注意避让。

        与其说是赶,不如说是领。

        一般赶尸人都会在队伍的前方捏法结印,将阳气驱逐,使阴气更充裕,开阔出一条‘阴间道路’让死尸行走。

        一人领着五尸就那么走在阴森的小道里。

        “天火绵绵,水土不融。”

        “噬魂之夜,万籁俱寂。”

        只见他们路过一处巨大的树根时,后方的五具尸体,悄无声息变成了六具!

        后面第六具尸体显得较为笨拙,一步两蹦跶,根本没有跟着前方大部队的节奏跳跃,时不时还尴尬的挠挠屁股。

        蹦跶着跟了一段距离,赶尸人便领着尸体进入树洞里。

        赶尸派的藏身地就是在那万林从中的参天古树根里,他们将树刨光,在内打造巨大的空间洞用于居住。

        在那赶尸人吆喝着奇怪的语句下,里头的通道亮起了排排灯火。

        赶尸人带着尸体沿着上根而去,赶往仪式地点。

        每年的中元节,都是赶尸派需要启动仪式的祭奠大日,门内各大高手都会带领自己收集的尸体进行奉贡。

        赶尸派的首领没有真名,只有一个特殊的封号,那就是降头师。

        降头师,会使用各种巫术蛊术,可以用于嫁祸鬼降附身害人,也可以用于驱邪避法救人。

        因为属于阴邪一类,故而赶尸派常到死过人的屋子,坟场,墓地收集制作阴邪的物质为作法材料,修炼法术的过程极为恐怖及隐蔽,这也是赶尸派的神秘所在。

        只见那引路人带着尸体走上树根通道,却见身后第六具尸体在岔口处,离开了队伍。

        一切都是悄无声息的……

        没有被人发现。

        那第六具尸体,当然是伪装过的苏鹤咯。

        ……

        济州遍地高山密林,地势复杂,不宜飞行,故而苏鹤与尧甜儿只能靠行走。

        在这不见天日的森林里,大雾弥漫,还真是让人感到心慌。

        越是靠近赶尸派的洞穴,就越感觉四周阴森诡异。

        在看到赶尸人引着尸体返回门派时,苏鹤就伪装跟了上去,尧甜儿便在树上躲着,使用神通与苏鹤心识连接,并且将其气息隐蔽起来。

        之所以需要伪装,也是因为赶尸派在树根外面也设置了一层结界,在外面根本看不到里头的猫腻,故而需要跟着这个队伍潜伏进去。

        一旦成功潜入,那么就到了苏鹤的个人表演时间。

        他找了个隐蔽的角落,取出之前在雁门里拿的印灵鱼,装备饭桌战神称号,狠狠的咬了一口。

        没反应……

        毕竟状态BUFF是有一定几率触发。

        苏鹤又咬了几口,强行忍住那淡淡的鱼腥味,直接生吃了。

        “叮咚!宿主食用印灵鱼,获得持续一个时辰的‘自适应伪装’BUFF状态,只要境界低于宿主,极难被发现。”

        果然不出所料!

        吃掉印灵鱼还真是个伪装隐形BUFF!

        既然系统说只要境界低于自己,就很难被发现,尧甜儿直接帮苏鹤扫了一遍赶尸派,最高级别乃仙武境,也就是那降头师。

        如果没有特殊瞳力的话,基本很难发现苏鹤的存在。

        “那么现在就可以为所欲为的打探情报了吧。”

        苏鹤用系统开始加载赶尸派地图。

        附近十多颗参天古树互相连接,都被赶尸派打通成了门派基地,这范围也挺大的。

        而且听尧甜儿说这里每过一个树叉口都会设置一层结界,看来这群僵尸先生很是谨慎啊。

        苏鹤沿着地图上标记的‘大巫地室’走去,那个地方相当于一个研究所,在里头有各种各样的修士专研鬼道。

        越走越深,逐渐的,便传来一股腐朽的气息,使得苏鹤胸口沉闷。

        那种气味实在难闻,简直比得上饮魔堂的地下室了!

        虽然现在苏鹤可以随意闭气几个小时,但会感觉十分不爽,他索性取出防毒面具戴上。

        大巫地室是在树根底下最深处,苏鹤凭借着印灵鱼的自适应伪装能力,身体会随着四周的环境而变化,只要遇到人,他不动就可以了,很难被发现。

        轻轻松松跟了个人进入了大巫地室里。

        只见里头一片昏暗,怪光莹莹,苏鹤刚想摘掉防毒面具,一股恶臭的药水味扑鼻而来。

        “奶奶的,真特么臭!”

        苏鹤无意间脱口而出,他万分惊恐的捂住自己的嘴巴,却见其他人都在全神贯注的研究手里的东西,并没有人在意。

        还好还好!

        苏鹤小心翼翼,踮着脚尖走到前方两人的中间,看着他们到底在搞什么。

        只听一人轻声道:“张贵没能回来,恐怕是死在西荒了吧。”

        “前些日子不是才得到消息嘛,四个人,无一生还。”

        “唉?不是跟无双飞将联手吗?怎么无双飞将没出秘境都没死,张贵四人成功从秘境里逃了出来,却都死了呢?”

        “大师算策天卦,预知未来,说张贵四人是被在外伏击的暗影堂逮了个正着,都被黑羽就地处决了。”

        “哎……”

        其中矮小的中年瘦子叹了口气,道:“咱们这一趟得罪了真魔宗,可不会有好下场啊。”

        另一个高个瘦子捣鼓着手里的紫色药水,撇撇嘴说道:“才经历了天渊之战,真魔宗按理来说应当损失惨重,和正盟打得不可开交呢,怎么有空理我们呢。”

        高个瘦子成功将紫色药物装载进容器里,兴奋道:“再说了咱们这地方如此隐蔽,一般人可难以发现。”

        “说的也是,但我也就是怕个万一嘛,毕竟咱们可是中立势力,这突然惹上真魔宗可真让我们吃不消啊,这不你看,现在咱们蹑手蹑脚的,咱们每年一度的大祭奠也改成了在树顶举行,往年可是无比隆重的呀。”

        “这有什么办法,当初要不是鬼见愁那厮把咱大师给揍了一顿,把她两颗门牙都给打烂了,不然大师也不会派张贵四人去报复真魔宗啊。”

        高个瘦子继续道:“你看咱们大师也都多大个人了,这少了两颗门牙吃东西都不利索了,大师再也没办法啃她最喜欢的胡萝卜了。”

        苏鹤在后面偷听,没有发出半点声音,闭气敛息。

        “咱大师那么可爱,那鬼见愁还真当下得了手!”矮瘦子愤愤不平道。

        “那不是,据说当时鬼见愁来我济州,抢我秘境里的御灵草,就是为了帮那天鹰老魔恢复断掉的手腕。”

        “这可真能?”另外那人惊讶一声,下意识环顾四周,桌上诡异的绿光将他的表情衬托得极其猥琐。

        只见他警惕低声道:“天渊之崖别人都说天鹰老魔无伤战神通,将那天榜第二的南宫无天打得节节败退,为何又断了手腕?”

        “这你就不知道了,我的消息可比你灵通,我所听到的,可是南宫无天以一敌七,将那真魔宗众高手打得跪地求饶。”

        “行了吧你,还以一敌七,他们都是神武之巅,实力相差不远,哪能一个打七个啊。”

        “嫪毐啊,这你就不知道了,虽然大家都为神武境,但重在于个‘神通’二字,你说,南宫世家凭什么能发展成名震天下的大家族的?不就是凭借着那不可一世的无天纵横气嘛!”

        吹着南宫无天,可把瘦子神气得飞了起来。

        那可是整个神州人们心中,豪气冲天的大英雄,那种崇敬的地位丝毫不低于正盟之主龙灏。

        一生战绩辉煌,神通盖世,义薄云天。

        “我看这正邪之争,只要有南宫无天在那一日,邪教之辈可别想好过一天。”

        “切,南宫无天虽然厉害,但经历天渊一战,损兵折将,现在整体实力也好不到哪去吧。”

        苏鹤听着,他也是天渊之战的亲身经历者,当时的南宫无天确实要比李存孝恐怖得多,那么多高手围殴他一个,不不不,与其说被围殴,不如说南宫无天一个人把他们包围了。

        看来日后得想些法子,拖南宫世家下水?

        嗯!

        高瘦子与矮瘦子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然后两人就说凌霄过后还要举行大祭奠呢,还是快点把手头的东西忙完吧。

        于是他们就再也没有说话,各自忙各自的研究了。

        苏鹤听了那么久,都没听到什么关于要报复真魔宗的情报,看来当初招惹真魔宗也并非是赶尸派所有人的本意,一切的问题都在于降头师身上啊!

        降头师给苏鹤的印象就是个八旬黑老头,皮包骨,黄土埋到脖子上准备要挂了的人,这鬼见愁来人家地盘抢东西,还把人家给打了一顿,把别人牙都打烂了,别人怎么吃东西。

        这做法,实在是横!

        不过这也是魔教的行事风格吧。

        我想要拿你的东西我也不会问,你来阻止我,我就揍你丫的。

        那两人所说的话,尧甜儿也听在耳里。

        但她觉得,赶尸派这群家伙也太那啥了,当初鬼见愁不也没杀他一人吗,反而是那赶尸派联手李存孝想要在秘境里将真魔宗赶尽杀绝。

        这就没得商量了啊。

        你说若是日后赶尸派不爽,要求真魔宗赔偿损失,说不定尧甜儿也会给点物资补偿,毕竟也没谁会平白无故愿意招惹个中立势力。

        不过,真魔宗之所以被称之为魔教,也是因为不受所谓的道德观念束缚,在别人眼里就是一群丧心病狂的家伙。

        所以尧甜儿其实也没必要想那么多,只要敢对我真魔宗开战,必定以牙还牙,死磕到底。

        说到底尧甜儿还是心地善良的,虽然在这污浊的世界里,那点善良显得有些可笑,但也值得珍惜。

        她刚想开口对苏鹤说让他回来吧,已经没有必要继续打探情报了,反正那四个惹事之人也死在黑羽刀下了,日后再给他们点物资补偿也就算了。

        可还没开口说话,就见苏鹤开始搞起了小动作。

        只见苏鹤靠近那瘦高个,在他耳边低声说道:“我买了一件很性感的泳衣,今晚来我房间吗?”

        “昂?”

        瘦高个长得本来就丑了,听到那么奇怪的话,那脸黄肌瘦瞬间颤栗不已。

        他不爽道:“你发什么神经?”

        那矮瘦子一听,不以为然。

        毕竟还差一点就将手头的药完工了,他没敢停下,眉头一皱,随口问怎么了?

        瘦高个见他装楞,没好气道:“你方才对我说什么来着?你买了泳衣关我屁事啊,用得着怪里怪气在我耳边说吗?”

        矮瘦子也是听得一头雾水,他手中的动作缓慢了下来,不满道:“你说什么啊?莫名其妙的!”

        “装,你继续装!”见对方不承认,高瘦子也没多纠结,虽然不知怎么了刚才内心是有那么一点点兴奋的,但还是忍住了。

        他冷哼一声,又忙自己的活了,争取在今晚凌霄之前赶工完毕。

        只见苏鹤低着头,在那矮瘦子的耳边轻声吐气道:“宝贝,鸡你太美……”

        “啊?”

        那简单的四个字注入了儒雅随和功法,直接涌入心神,直捣黄龙,将那矮瘦子震得头皮发麻。

        他还是头一次感受到如此令人作呕的言语之力,他惊恐道:“死狗子,没想到你居然是如此恶心之人!”

        “你说什么?”

        矮瘦子破口大骂道:“口吐低俗之语,离我远点!”

        “哎哟,我刚刚还想说你来着,你居然先骂我!”

        瘦高个连忙放下手中的道具,捞起袖子,破口大骂道:“方才你还跟我说什么来着?买了件很性感的泳衣?你0妈0的,怎么不去死啊你!恶心怪!”

        “滚犊子,谁说了!”矮瘦子脾气也是倔,直接把手里的道具给扔了,直接跟他扭打起来。

        吵吵杂杂惹得旁边专注的人纷纷望了过来。

        一名干部跑了过来喝道。

        “你们怎么回事?要打架出去打,别在这里嚷嚷,今晚就是大奠之日,你们在这里捣乱让大师知道,可吃不了兜着走!”

        伴随着药物泼洒在地,强烈的腐蚀之力将那土地烧得坑坑洼洼,两人不管不顾,继续扭打。

        苏鹤在旁边加大力度。

        “有种和我出去单挑!”

        矮子听闻,一把将瘦高个推开,喝道:“单挑就单挑,走走走,我要让你这恶心怪知道我的厉害!”

        “来啊,谁怕谁!”两人气势汹汹的解除结界,离开了大巫地室。

        苏鹤鬼鬼祟祟的跟在后面。

        毕竟这重要之地,进来需要解一次结界,出去也要解一次,这不,刚刚好引得两个人带着他离开这个鬼地方。

        看着苏鹤如此能耐,真的忍不住又夸了一句:“你可真是个小机灵鬼!”

        机灵鬼?

        不不不,甜甜姐你误会我了。

        我苏鹤可是要做真魔宗的一股泥石流,滚到哪里哪里就遭殃的那种!

        赶尸派的弟兄们,你们准备好了没有,泥石流来咯!

  http://www.lewentxt.com/56/56653/1111412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ewentxt.com。乐文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lewen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