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我的师父很多 > 第一百三十八章 宗师间的较量(2/2)(4200)

第一百三十八章 宗师间的较量(2/2)(4200)

        柱国吕厚未曾想到两人相识,微有惊愕,旋即便又镇定下来,邀酒自在落座之后,自有亲卫唤下面候着的店家将早已经备好的酒菜一一送上。

        时新果子,并玫瑰金橘,香药葡萄,糖霜桃块等诸般蜜饯放了一盘,然后又是八凉八热共计十六道菜肴,并不是什么珍奇的山珍海味,却也都别有心思机巧,是滋味浓厚之物。

        吕厚自斟了一杯酒,对王安风道:

        “放心,那三个小姑娘在侧厅当中,东西和这里的一样,半点都不会少。”

        王安风这才稍微放下心来,酒过三巡,两个都是白白眉的老人也只是随意说些事情。

        言语当中,有些是当年的江湖事,也有些朝堂上的消息,却都并没有什么值得注意和在乎的东西,仿佛吕厚身为柱国之尊,这样子大费周章,就真的只是等酒自在过来闲聊。

        王安风稍微思索,便即明白。

        如果按照吕厚之意,酒自在恐怕就是刑部在江湖上的暗子,而且还是地位非同一般,声威隆重的那一种,后者过来本身就代表着刑部的态度。

        以此观之,无心和铁麟两人的事情应该是会彻底给压下来的,之后再稍微意思意思,关上几日,便会放出来。

        心念至此,王安风心中稍微放松,看着对面正哈哈大笑的老者,四五年过去,酒自在仿佛没有生半点变化,依旧是青锋解上时候的模样。

        当年在青锋解上他们就约定了,王安风若能在三年之内,修行至七品境界,并且入了大秦星宿榜,老者就勉强认为他有资格知道白虎堂的事情,将部分消息告诉他。

        只是当时候的两人都没能想到之后生的事情,王安风在那个时候,还满心打算在扶风学宫好好看书,好好修行,没有预料到之后竟然生了那么多的事情。

        今日起再过一年多,距离当年约定的时间,就已经是三年之后又三年了,以他此时的修为,已经完全不需要用‘星宿榜’来证明自己的实力。

        便是大秦朝堂订正星宿榜的高人,他也能够和其对拆几招,何况是那些年轻一辈的武者?

        酒自在和吕厚谈笑,视线总不自觉落在了王安风的身上,上上下下打量了不知几次,却仍旧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怀疑自己是不是最近劣酒喝多了烧坏了眼珠子——

        当年青锋解上见着的,不过是一个有些天赋,性子和他合得来的小家伙,武功平平,勉强才入第八品,这种人说不上遍地都是,但是各大门派嫡传当中也一个不缺。

        可谁知道,这才过去四年多的时间,那些门派菁英有些还困顿于六品龙门的时候,当日连御风都做不到的小娃子,已经到了五品境,而且还不是一般的五品武者。

        虽然锋芒尽数收敛,但是酒自在感知当中,仍旧能够感受到那些微的凌厉和锐气,隐隐约约,还有一丝即便是他也有些心惊肉跳的冷厉,竟好似,眼前这个和和气气的晚辈若是动起手来,竟能给自己造成些麻烦一样。

        怎么可能?

        酒自在忍不住摇头哂笑,觉得自己果然是昨夜宿醉,到现在了还有些头昏脑涨。

        不过此时他看着王安风,却突然想到了一件事情,道:

        “对了,小子,青锋解的那几个小丫头现在是不是正和你同行?”

        王安风点头,道:

        “宫玉姑娘她们,确实正和晚辈在一块儿……”

        酒自在神色微愕,一双浓眉皱起,旋即重重叹息一声,抬眸看到王安风脸上似乎有些疑惑,便即笑了一下,解释道:

        “老头子我来之前,路过青锋解,和慕容大长老见了一面,她说我这次出来会遇到宫玉她们,要她们回山。”

        “我还想着,我这次来去匆匆,那里有机会遇到,她却告诉我说定然会见着的,我还不以为意,嘿,没有想到,没有想到,果然如此……”

        “厉害厉害,这要是把剑放下,算算命也能够响彻江湖了。”

        王安风听得宫玉等人离开,动作微微一顿,先是有些没反应过来,等到消化了这一句话的意思之后,心中登时就浮现出许多不舍来,张了张嘴,一时说不出话。

        这大半年时间来几人同行,有生死与共,也有闲情逸致,赏玩风景,在他心中竟从未想到宫玉她们三人会离开,或者说,便是知道了她们总会离开,却没有想到这一日来的竟然如此之快,让他措手不防,不由沉默下去。

        吕厚心中则更看重酒自在说出的青锋解大长老,当酒自在自嘲说那位大长老哪怕不使剑也可以去算命的时候,他心中震动之大,不逊王安风,呢喃道:

        “青锋解……慕容清雪……”

        酒自在饮一口酒,道:“甭想了,你是沙场上杀出来的武功,‘观天机三万万如掌上观纹’这种玄之又玄的东西,领悟不来的,老头子我也领悟不来。”

        吕厚摇头道:“我未曾想到,慕容清雪封剑许久,短短五年之内,竟然两次突破境界……”

        酒自在沉默了下,然后隐隐自嘲道:

        “两次突破?”

        “谁说她便是此时方才突破的,又有谁说现在这境界便是全部?盲人摸象,妄言天高,你我也都犯了一样的毛病。”

        吕厚神色微有变化,酒自在摇了摇头,道:

        “就不提她,先前祝灵那丫头,仗着神兵在手,就能够以四品之身硬对宗师,作为掌门支撑住青锋解的威名,我只当她疏于修行已久,此次她展露一招剑术,方才知她气机浩瀚,早在十年之前,就可以叩开天门,长驱直入,却一直不曾突破。”

        吕厚皱眉,道:

        “青锋解中,有慕容清雪一人已经足以,宗师若多,难免不合隐门宗义,而且门中长老弟子之心也会有所浮动,但是能够压制修为长达十年之久,此人心性刚强,已经不逊宗师。”

        酒自在道:“可她应该也快要压不住了,短则一两年,长则三五年,青锋解中又要多一宗师,而且,恐怕你我所在三品一境,困不住她多久,不过十年,便即二品大宗师。”

        吕厚不由动容。

        酒自在摸了摸白,道:“江湖上就是这样,山就在那里,或者对于每一代人而言那座山不一样,却都是有的,变的是那座山的名字,不变的是山……”

        说到这里,便不再继续下去,看向王安风,看了许久,憋了许久,才憋出一句话来,啧啧道:

        “好小子,武功练得够快的啊,我原本以为,你现在最多勉强到了六品境,没想要已经是五品,以此修为,都可以前往域外一探了,厉害厉害,别人是在这一层是往上爬,你倒好,往上窜一样。”

        “人比人当真是要气死人,没法子说……”

        王安风注意到老者话中提及的地方,神色微有愕然,道:“域外?”

        酒自在看了一眼吕厚,干脆利落道:

        “对,我等追了许久,今年方才知道,白虎堂这帮腌臜货色真正的堂口,正是设在了域外,否则的话,早已经被现了……”

        “嘿,每有一事,便即派出属下前往中原,设立落脚之处,佯称为堂口,实则其中都是随意招揽来的江湖人,真正菁英动向,都自西域出,经过几手转折,落入我等手中的时候,自然已经迟了数日,难以预测,每每只是抓到尾巴。”

        王安风想了想,道:

        “域外,白虎堂,难不成是胡人么?”

        酒自在摇了摇头,道:

        “不,还是汉人。”

        “只是各种原因,流窜在外,虽如此,却时时刻刻都在想着光明正大,回返故土,为此甚至于不惜背井离乡……”

        正当酒自在为他讲述时候,柱国吕厚自一旁取出一个精致小巧的酒坛,随手拍开封泥,便即有清淡酒香氤氲而出。

        酒自在喉结上下动了动,原本正在说的话也就一下断掉,跟着口水一道入了肚子。两只眼睛不受控制黏在了那酒坛上,微微瞪大,呢喃道:

        “这就是你说的那个?”

        吕厚一张颇为肃穆的国字脸上浮现些许微笑,道:

        “不错,梁州城每年菊花酒不多,最上品是十二玉箫,但是十二玉箫之上,还有窖藏三十年的一品大学士,以表菊之傲骨高洁,历三十年春秋,方才得此一坛……”

        声音未曾落下,突有惊雷暴起,吕厚瞳中浮现一丝精光,抬手将酒坛换了位置,右手猛地击出,正正打在了那道惊雷之上,竟以一只肉掌将那惊雷击溃,然后朗声道:

        “离将军,既然来了,为何不现身?”

        “要老夫请你出来么?”

        一举一动,颇有宗师风度,渊亭岳峙。

        可他未曾想到,那道雷霆不过只是虚招,击散之后,数度转折,生生打在了一侧,那里堆着许多酒坛,登时间劈里啪啦碎裂一地,酒液洒出。

        吕厚身为柱国,这数年来越在乎礼数形象,不得不后撤,以避免酒液沾身,只在这一下机会,便有一人踏步而前,一下夺过酒坛。

        仰脖灌了一大口,旋即哈哈大笑,道一声果然好酒,既然乖乖送出来,老子就不客气了,旋即转身踏空而去。

        这一变故实在太快,不必说下面那些没有武功的寻常百姓,便是王安风都没能够全部看清楚,待得反映过来,惊雷已经遁至极远之外。

        吕厚一张国字脸铁青,嘿然冷笑一声,站起身来,一双宽大手掌握紧,捏得骨节嘎吱作响。

        先前和王安风所说什么过去的只是年轻时候荒唐事,懒得和离弃道争上下的话仿佛变成了镜花水月,一手掀起衣摆,右脚一下踩在了轩窗上,腾身而起,转眼消失不见。

        王安风和酒自在你看我,我看你,沉默了下,酒自在轻咳一声,道:“小子,老夫觉得,我们也得过去看看,省得他们打出真火……”

        王安风嘴角抽了下,只得往侧厅方向道了一声让东方熙明她们不要着急,便和酒自在也御空而去,两人身法借助气机,寻常人几乎难以现。

        两人其中一个担心自家老爷子和柱国真的打起来,一个担心去迟了半口酒都喝不上,都沉默不言,只顾施展身法,等到了外面一座山头上的时候,看到了两人。

        一个穿着青衫,做文士打扮,另一个则一身白衣,仿若雪山,中间一块石头上放着那一小坛酒,两人怒目而视,仿佛随时都有可能打起来。

        吕厚看到王安风两人过来,稍微收敛了些神色,仍旧庄重肃穆,淡淡道:

        “离将军你抢我的酒,是何意思?”

        “神武府什么时候,做这种偷鸡摸狗的行当了?”

        离弃道嘿然冷笑道:“偷鸡摸狗?我怎么记得是司徒错的手下在欺压百姓,连小姑娘们吃的点心你都屯着,一大把年纪,丢不丢人?柱国柱国,就是柱的这样的国吗?”

        “抢小姑娘们的点心?我呸!”

        吕厚脸皮狠狠抽了下,咬牙切齿道:

        “离武卒,你是不是想要和老夫在这儿较量一下?!”

        离弃道伸出右手小拇指掏了掏耳朵,然后朝着吕厚方向弹了弹,嗤笑道:

        “较量?你打得过我吗?”

        一身白衣的柱国眸光低敛,道:

        “看来,今日一斗是少不得了。”

        离弃道嘴上毫不客气:

        “今日可还有旁人在。”

        “我是为你好,一大把年纪,省得出丑。”

        两人剑拔弩张,王安风只觉得头痛。

        酒自在一双眼睛须臾不肯离开酒坛,随口安慰他道:

        “安心安心,小子,他们两个这么大岁数,知道什么该做,什么不做,你不用担心……”

        王安风不及开口,两人已经站在悬崖一侧,一者青衫,一者白衣,相隔不过双拳,同时冷哼一声,然后转过身来,面朝空谷悬崖,整齐划一松开腰带,离弃道吹了口口哨,冷笑道:

        “老东西,当心湿了鞋。”

        吕厚皮笑肉不笑,道:

        “老夫当年迎风三丈远,离将军你还是担心你自己吧。”

        王安风终于意识到所谓的‘比试’是什么,嘴角微抽,看着两个撕破脸来却仿佛斗气一般的老人,无言以对,酒自在终于从那酒坛上收回目光,砸了咂嘴,负手而立,道:

        “多大了,真是,在小辈面前,丢不丢人?”

        “还以为是十五六岁的年轻小伙子么?”

        那边离弃道冷笑补充一句,道:

        “赢了的喝酒。”

        酒自在神色郑重,道:“输赢比试什么的,老夫并不在乎,只是恰好此时恰好有些胀肚,合该方便一下。”

        ps:今日第二更奉上…………

        四千二百字……

  http://www.lewentxt.com/40/40211/1345739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ewentxt.com。乐文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lewen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