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穿成潘金莲怎么破。 > 第153章 |112|9.10

第153章 |112|9.10

        但凡混江湖的大哥大姐们,不论本事如何,讲究的是互相给面子。毕竟天下之大,不论混出什么名堂,对于多数人来说,都只停留在“久闻大名如雷贯耳”的阶段。真人尊颜如何,江湖上道听途说,也不见得太准确。譬如宋江在清风山被当做路人捉去,倘若不是“无意中”透露出自己姓名,早就被炖成了人肉心肝下水汤,进了燕顺王矮虎的尊胃了。

        因此名气很要紧,名头是万万堕不得的。对于盘踞在各地的地头蛇,大伙讲究个入乡随俗,到一个山头,守一个山头的规矩,给足对方面子。

        过去在梁山占山为王,当之无愧的山东老大,任凭哪路黑道兄弟经过,都免不得拜山送礼,在那“替天行道”的大旗下面,表达对梁山事业从物质到精神上的全心支持。

        而现在,风水轮流转,倒要梁山好汉去拜别人的山头,虽然知道是十分合理且必要的,但大伙以前霸道惯了,免不得有些愤愤不平的憋屈感。

        还好一队人里不缺老江湖。武松当即调兵遣将:“燕兄弟,你带着其他人,先找客店安顿下来。我记得东水门内有久住王员外家,还算干净。要是那家客满,就去北边岳庙等候。我和……六娘,我们一起去见识见识那群骗子。”

        最后一句话,咬得有点犹豫。虽然知道其他人定然没意见,但无论如何也算是个“任人唯亲”。潘小园脸上微微一红,决定这次不跟他唱反调。

        不过他有他的考量。倘若大伙一起行动,未免给对方传达一个如临大敌的讯号,让人看得轻了,况且若是万一出事,连个接应报讯的都没有。

        因此少数领头的出面即可。剩下一队人也需要个靠谱的领导。潘小园和燕青都是拿主意的,倘若他点了燕青一起,两个人加起来的做生意天分,不及潘小园的一根手指头--其中一大半都是燕青拖的后腿--人家难免起疑。

        再说,他可还没忘,潘小园眼下是“戴罪之身”,虽然这个秘密并没有和其他同伴们说知,但他自己心里有数,得好好把她当犯人看着。

        要是把她和燕青都带去呢?两个人都是“领队”,享有同等的决策权,遇到什么事,拍板之前难道还当着别人的面商量一番不成?

        因此不如让燕青去领导剩下的人马。武松有自信,也不缺他那一份武力。况且小乙哥懂人情世故,要在鱼龙混杂的大都市里顺利落脚,是他发挥特长的时候。

        燕青立刻明白了他的意思,笑道:“大哥放心,我们就去那个王员外家,等你们回来吃晚饭。”

        武松笑笑,大言不惭地回:“午饭也给我预备着。”

        又装逼。潘小园看他一眼,心里头悄悄乐一声。

        *

        大伙随即兵分两路。燕青带人去住店安置,武松带着潘小园转而往北,去拜风门的山头。大家互相嘱咐两句,都知道武松是不太可能吃亏的,轻轻松松地道别。

        潘小园这才轻声跟武松说话:“你方才在小乙哥跟前接什么大名府的话啊?”

        武松不解:“怎么了,开个玩笑。”

        一句话说过,也知道她为什么敏感了。人家燕青好好的在大名府住着,转眼让“梁山贼寇”烧了家园,带上了山,虽说是他自愿落草,眼下混得不错,那卖身契多半也随着付之一炬,但毕竟故土难忘,哪能随便开大名府的玩笑呢?

        在这方面,武松毕竟心思粗糙了些。但他随即说:“燕青没那么小心眼,又不会怪。”

        潘小园忙道:“那是,那是自然。”

        提醒他一句,就此打住,不然就成挑拨他兄弟关系了。

        不过除了这事,她也没太多说话的心思。眼前的一切新鲜有趣,单是新宋门大街这一带,就把阳谷县最繁荣的县衙广场比到了尘埃里。武松是见识过东京城的,此时不慌不忙地带着她穿过拥挤的人群,对旁边的喧哗热闹一概不感兴趣,只是偶尔扫一眼混在人群中的官兵——大多也在闲聊、喝茶、看热闹。

        自己好歹也是见识过后世的人山人海的,潘小园觉得不能被他比下去。眼花缭乱的还没来得及多瞧,旁边有人凑上来了。

        是抬轿子的。其中一个领头的笑嘻嘻地拉生意:“这位官人,舍得让你家娘子在外面踏风尘走路?不如乘小人的轿子,你们去哪儿?”

        武松本能一挥手,就要解释“这不是我娘子”,潘小园在后面一拉他衣襟。费那口舌做什么。

        随口问:“去北边旧封丘门,要多少钱?”只是了解一下首都物价。

        那抬轿子的一听她口音,就明白不是本地人,笑嘻嘻道:“哟,那可远。不过今儿开市第一单,小人给你们个好价钱。”说着手一比,两根手指头。

        潘小园一惊:“二百?”

        那轿夫笑道:“娘子不常进城吧?咱们东京什么都得贵一点儿,你去问问别家,遮莫都得二百五起,哪里找小人这般价!”

        潘小园笑了。欺负我们外地人不成?

        拉拉武松,“咱走,我又不是小脚。”

        那轿夫开始还追着武松,这会子也看明白了这俩人谁管钱,转而追着潘小园,叫道:“嗳,娘子别走,给你们一百八……一百六……”

        潘小园寻思片刻。其实轿子的价格倒没她想的那么离谱,只比阳谷县贵一点点。记得当年不小心上了西门庆的轿子,坐上去就后悔了:几个轿夫走在街上神气十足,旁边升斗小民纷纷让路,完全是五星级待遇。

        可东京就不一样了,大小轿子遍地走,经常还得跟行人车马抢路。究其原因,大约还是因为经济发达。在阳谷县,轿子属于稀缺奢侈品,只有官宦人家才会需求,价钱便水涨船高;而在这里,算是个正常商品,有竞争,价格自然高不到哪儿去。

        她犯了职业病,正分析着,听武松说话了,声音有点犹豫:“旧封丘门确实挺远,要走半个城,咱们也不缺钱。”

        潘小园赶紧摇头笑道:“不,我可不愿意闷在里头,我还想看景儿呢。”

        坐轿子有什么意思,跟他并肩走路聊天多惬意。东京城民风比阳谷县开放许多,虽有一顶顶小轿穿梭街头,但也不乏妙龄妇女抛头露面在街上走,不缺她一个。

        那轿夫眼见没指望,摇摇头,去拉别的生意了。

        武松大约也明白她心思,朝她一笑,也不多说什么。可没走两步,又被堵住了。

        “官人是去旧封丘门的?上车呗!一人二十钱!”

        潘小园抬头一看,只见路上一个敞篷小骡车儿,上面载着几捆新鲜萝卜,还坐着两三个百姓,有男有女。其中两个人给那车夫付一把钱,跳下车走了,便又空出来两个位子。那赶车的正朝武松招手呢。

        武松一见,拉拉潘小园袖子,大步过去,笑道:“咱们坐车。”

        潘小园乐了。今日长见识,古代版的拼顺风车。

        那赶车的把潘小园拉上去,见小娘子娇怯怯的,还特意找出个藤编坐垫给她。然后武松跳上车,那车明显往下一沉,前面的骡子喷出一口粗气。

        那赶车的心疼地拍拍骡子脑袋,改口:“官人对不住,你得给三十。”

        潘小园笑道:“他哪有那么重!二十五!”

        武松轻声笑道:“这么便宜,就别讲价了。”抬头对那车夫说:“放心,不少你的。”

        袖子里掏出一把钱,先付为敬。那车夫眼睛乐得没缝,连声道谢。

        小鞭子一挥,骡车慢慢开动。武松和潘小园虽然占了两人的空位,但武松人高马大的,车子一晃,不免挤着旁边那位,连忙道声歉。潘小园悄悄把他往自己身边拉一拉。

        路边的小商铺慢慢倒退,一副副神色各异的面孔擦肩而过,潘小园舍不得眨眼睛。高高低低的招牌布幡,甚至有内置灯烛的灯箱广告。李庆家当铺、一窟鬼茶坊、张家油饼、丑婆婆药铺、孙好手馒头、桥西贾家瓠羹、黄胖家乳酪,一个个都得是红遍一时的注册商标;进了旧宋门内城,便是第二甜水巷,更是人来车往,骈肩叠迹:税务局、酒肆、靴店、巷陌路口的香饮店、鲜切花店、观音院、冥纸铺、烤饼炉、老孙家羊肉铺,一个挨着一个,里面都是人满为患,忙得热火朝天。

        宽阔的街道两侧,是铺着砖石的排水沟渠。路上的流动摊贩更是数不胜数:送外卖的、剃头修面的、摇旗算命的、贩马贩鹰的、斗茶斗鸡的。两个耍把式卖艺的争地盘,扭打在一起,丑态毕现,三五十人围着起哄笑闹,也没人管。

        武松和潘小园目不转睛盯着打架那两个人,再互相看一眼,眼中都是一个意思:武功这么烂,还敢当街丢人现眼?

        那赶骡车的知道两位客人不是本地,只以为他们心慌害怕,半是自豪,半是卖弄,笑道:“客人莫慌,城里热闹,成天有些小打小闹,不新鲜!”

        再拐一个弯,车子直奔北去,远远的看到个路东矗立着一座高楼大厦,足有五六层,飞桥栏槛,珠帘绣额,绣旆相招,掩翳天日,里面丝竹悦耳,欢声笑语直飘下来。

        那赶车的笑着介绍:“这是咱东京城最大的白矾楼,小的辛苦赶一年车,能去里头吃顿酒。”

        潘小园赞叹两句,好奇问道:“怎的这楼,底下三层都是阳台,四层五层却连窗子都没一扇?”

        那赶车的指着另一边,笑道:“娘子你看,对面是什么?”

        潘小园扭头一看,路西隔街高墙朱门,还守着不少精神笔挺的保镖。犹豫着问:“这是……谁家的大宅子?”

        那赶车的哈哈大笑:“白矾楼五楼的窗子要是开了,官家的一举一动,今儿幸了哪个娘娘,明儿骂了哪个大臣,可都让咱们小老百姓看见喽!”

        潘小园:“……”

        书法家皇帝竟然如此亲民,**都难以得到保障。

        他就没听说过山东梁山泊的土匪好汉们,整天念叨着“杀去东京,夺了鸟位”?只可惜李逵李大哥没见过东京大内这么寒酸的样儿,否则只怕早就揣着板斧下山了。

        扭头看看大内,又回头看看白矾楼,心潮澎湃。此前她一切对于“开酒楼”的憧憬,都比不上这座现实酒楼对她的震撼。生意做到这份上,不枉一生了。

        一眨眼的工夫,大内皇宫就过去了。潘小园意犹未尽地眺望一番,忽然余光一瞥,整个人僵住了。

        视野里出现一座匀称挺拔的褐色佛塔,在温和的冬日阳光下熠熠生辉。

        不由自主地脱口而出:“开封铁塔!”

        那赶车的听了,笑道:“娘子说得差了,这是开宝寺塔,不是铁的,是琉璃砖。”

        潘小园捂着脸,简直想原地跳一圈,心里说:“在后世我们管它叫铁塔,门票四十块人民币,学生半价。”

        武松见她惊喜赞叹的模样,也忍不住笑,低声提醒一句:“别忘了我们是来干什么的。”

        潘小园“嗯”一声,强迫自己平静下来。今天这趟车,不是开封一日游,而是要去北外城的风门拜山头。他们手里还拿着武松的半辈子积蓄,此次谈判的成果,直接影响着此后她在东京的发展前途。

        再往远了说,她是来给梁山建立暗桩的。既要隐姓埋名,又要争取打入上流社会,探听朝廷“剿匪”的风向。任重而道远,初始团队只有八个人,起始资金只有一千贯,怕是还不够在刚才那个白矾楼包一夜场的。

        更别提……偷眼看看武松,两人身上还有个不能多说的重担。宋金之盟,江湖密信,周老先生的嘱托。

        心里一平静,再看周围的市井风情,就显得没那么吸引人,多了些置身事外的冷静。

        此时骡车沿马行街往北,过了大内,街上便又多了不少乱象:抱大腿的乞丐神出鬼没,年轻妇人蓬头垢面,抱着小孩跪在十字路口,逢人便磕头,面前一张写满辛酸故事的纸,上面压着个小破碗,碗里寥寥几个钱;一个穿得破破烂烂的小伙子,刚刚被从大宅院门口打出来,倒在街上哭闹撒泼,一堆人围着看。

        街角的“望火楼”——相当于巡逻警戒的消防局——此时空无一人,楼里胡乱堆着水缸水盆。

        李庆家幞头店门口,让几个明显是混混泼皮的汉子围住,其中一个手伸出来,大约是在讨保护费;而街道另一边,几个无所事事的巡逻士兵对此视而不见,反而围在一起非法赌钱,军容不整,丑态百出。听到骡车驶过的声音,几个兵卒抬头一看,见车上坐着个俏丽小妇人,面前没遮没挡的,都是眼睛一亮,肆无忌惮地盯着她看,其中一个吹了声口哨。

        武松轻轻瞪了一眼过去,几人才噤声,嘻嘻笑着围在一起,不知讨论什么。

        潘小园也连忙低头,把脸藏在武松肩膀后面,不敢肆意乱看了。

        此时的东京城,人口超过百万,八方争凑,万国咸通。极端的繁荣表象下面,是贪腐、懒散和懈怠。纸醉金迷的幻象,犹如一个富贵织就的巨大泡沫,将所有人温柔地包裹在当中,模糊了外面的世界。

        她正出神,车子一震,听那车夫笑道:“到啦,官人请,娘子请!”

        另一个乘客早就付钱走了。武松将潘小园扶下来,左右一看,只见面前一座朱红色巨大城门,连着两层瓮城,华丽壮美。

        不禁皱眉:“这……不是旧封丘门啊。这不是旧酸枣门?”

        那车夫没想到外地人居然认路,一怔,随即嬉皮笑脸:“官人恕罪,小人的车儿就是到旧酸枣门的。这儿离旧封丘门也不远,一里路光景,你们走走就到了。”

        这是被涮了?

        武松脸一沉:“说好了去旧封丘门,你休要说话不算话!”

        那车夫腰一梗,冷笑道:“客人这是什么话!小人本来是旧酸枣门外菜园子里运菜的,好心捎几个乘客,到哪儿算哪儿!有跟小人争的工夫儿,你们都能走过去了!”

        他不解释还好,武松最讨厌这种偷奸耍滑,冷冷道:“钱拿回来!”

        那车夫笑道:“哟,五十文钱,客人也心疼啊?咱东京城里人都知道,搭小人这种车,不过是图个便宜,要是嫌小人的车不好,何不去雇轿子雇毛驴?小人的车也赶了,路也走了,还给娘子讲解路途,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客人恁般奢遮,难道还出不起五十文……”

        潘小园眼见武松要毛,连忙拉他袖子,轻声说:“算了,不在这儿浪费时间。”

        她看到附近几个赶车的也有过来凑热闹的趋势。都是一伙人,真要争起来,总不会干看着。

        武松当然也知道低调行事,不能乱生气,哼了一声,忿忿地道:“我上次来东京时,没见过你们这样的!”

        潘小园低声提醒他:“上次你来,穿的是公服,谁敢骗你?”转头对那车夫说:“行啦,大哥是会做生意的,回去的路上可得小心,别翻车,别丢钱!”

        武松阴着脸走两步,终究是气不过,转回来,劈手夺过那车夫手里的钱袋,朝车辕上面用力一拍,那钱袋陷进两根木头中间,卡住了。

        那车夫才反应过来,叫道:“你……”

        武松哈哈一笑:“走吧!”

        潘小园不明所以,跟他走出两步,回头一看,那车夫正用力把钱袋往外拔。袋子里的铜钱串在一起,本来杂乱无章,此时却都有微微变形的趋势,卡得死死的,那人使劲了吃奶的力气,脚底下用力一蹬,竟还是没把那钱袋拔`出来。

        那拉车的骡子感到一阵颠簸,不安地往前跑了两步。那车夫手里攥着钱袋,也不由自主地跟着往前跑。

        她忍不住笑得前仰后合。要么他把找把刀,把那结实的钱袋割开;否则,要把那钱袋弄出来,至少得耽搁他半日的生意。武松这报复方式,也真够孩子气的。

        再抬眼看看他,嘴角也弯着那么一丝轻松的笑意。

        既然给拉到了旧酸枣门,那就从这个门出到外城。门外是一片围着破矮墙的菜地,冬天没长东西,光秃秃的,只有一棵槐树,一个大粪肥坑,周围跑着几条狗。

        破墙上挂着个小牌子,上面残缺写着几个歪七扭八的字:此菜地为大相国寺产业,闲杂人等不得入内……

        潘小园眼睛看直了。

        武松笑道:“别看了,这个就是鲁和尚当年看过的那片菜地。也亏他能忍这味道。”

        鲁智深的“故居”!

        潘小园眉花眼笑:“他说在这里埋了钱了!咱给挖出来……”

        武松笑道:“回头闲了,就来。”

        都知道是开玩笑,潘小园依依不舍地回头看了看那菜园子,想找出那垂杨柳来,可惜没瞧见,想必是早就死了。

        武松又将那写着地址的纸条看了一看,找人打听一回,不一刻就拐上了祆庙斜街,过了一个人烟熙攘的瓦子,便看到了“九曲子周家”。

        一看,两人同时愣住了。

        那酒家门板合得严实,门口萧索两张破桌子,明显是经营不善,早就歇业大吉。

        是不是那“货郎”根本就在忽悠人,随便诌了个地址?

        还是说,必须得破门而入?

        作者有话要说:  武松跃跃欲试地看了看那门板,随后提议:“先到旁边喝碗茶。”

        `

        话音未落,只听旁边极近处,一个轻飘飘的声音:“官人与其喝茶,不如去小人的铺子里,挑挑新上市的海红嘉庆子?”

        `

        两人同时一惊,回头,只见一个面相毫无特色的货郎,担着两担货,若无其事地跟武松擦肩而过。

        `

        武松轻轻将潘小园拨到身后,一手按住那货郎肩头:“大哥留步。”

        ————————————————

        今天是土包子进城哈哈,早就答应要带oo来逛东京城哒,看我贴心的把其他人都赶走了\(^o^)/~

        `

        武松把其他人赶到“久住王员外家”,这个客店是我在清明上河图里找的,看起来质量不错~~其他店铺有些也是直接复制清明上河图。看谁能找到哈哈。

        `

        北宋城里人出行,租马租驴的居多,也可以坐车子。轿子比较少,大多只是给女眷乘坐的。因为北宋士人以乘轿为耻,认为=轿子“以人代畜”,乃是对人尊严的侮辱。十分具有人本主义关怀。

        `

        白矾楼:其实就是98章提到的樊楼,(小园搞到了樊楼出品的美酒灌武二……)。樊楼是水浒里的叫法,属于后世的以讹传讹。正确名称是白矾楼,或是白樊楼,这里就混用了。白矾楼是东京72家正店之首,最著名的大酒楼。三言二拍里有个故事《闹樊楼多情周胜仙》,樊楼也是取景地。水浒传里,林冲被高衙内陷害的剧情,狗腿子陆虞侯将林冲调虎离山,用的就是美酒计:“兄长我们休去家,只就樊楼内吃几杯。”林冲一听樊楼啊,乐颠颠的就去了_(:3∠)_

        `

        为啥白矾楼可以直接看到皇宫?还是因为北宋的人本主义。当时皇宫想要扩建,可是周围的老百姓都不肯乖乖拆迁,于是画家皇帝只好住在寒酸的宫殿里。旁边的酒楼越盖越高,他也没办法……

        `

        现在的开封城,最近盖了个“仿宋游乐中心”,就叫樊楼。去过的可以点评一下哈。

        `

        哦对了,还忍不住去鲁智深看过的菜园逛了一圈。倒拔垂杨柳的现场取景地,地点在酸枣门外岳庙间壁。这个“岳庙间壁”,就是林冲娘子第一次被高衙内调戏的地方。但小园表示时间紧迫,不能去参观了。

        `

        开封铁塔:至今矗立,不造门票涨价没。

        `

        最后,货郎卖的嘉庆子……其实就是李子脯,出自《东京梦华录》,属于首都人民喜闻乐见的小吃。

        `

        ——————————————

        感谢小天使们的花式投喂

        七白白白白白白白·墨染·浮一大白·vivi·街角那只喵·尘缘·kedaya·20780680·芽生儿·松间照明月·jenny·花笺·mauaxun·华筠黛·11··yolanda·言井·mizuki·神武门老虎·十三·考拉的树林·果子压果子·冥若依年·花公子真爱迷你奥利奥与蝙蝠侠·卡卡利云·珞、欢颜·苗·歌尽繁花lolita·蛀书虫子·大大英明·轻罗小扇·扑啦扑啦飞·妮妮·长安月色·cutt·给我一只猫·暄·小果实·momomomo·薯片啊薯片·茜·江南·玄奇·木木子楚·nana·景予墨·jane·铂金色的小兔子·yexu·ffilly·

  http://www.lewentxt.com/0/16/19719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ewentxt.com。乐文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lewen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