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穿成潘金莲怎么破。 > 第146章 112|9.10

第146章 112|9.10

        有那么至少半盏茶的工夫,潘小园一句话也说不出来,甚至忘了自己有没有呼吸。

        武松在远处听了这个名字,觉得十分陌生,很守信用的没插话,而是自言自语:“姓完颜。金国人?”

        潘小园却是全身冷一阵热一阵。若非重名重姓——概率上不太可能——那个完颜宗翰,不就是后来挥师南下、消灭北宋的金兵首领之一,洗劫了东京城的那位么!

        离现在还有多久?似乎不是马上将要发生的剧情……甚至,在这个世界里,这件事会不会发生,也完全是个未知数。

        历史上似乎没说他在战争开始之前都做了些什么。但她就算知道,此时也基本等于没用。

        史文恭目不转睛地看着她神色变幻,轻声道:“怎的,娘子听说过这人?”

        潘小园赶紧摇头,不能让他看出自己“未卜先知”。但无论如何,史文恭居然和一个有灭宋嫌疑的角色合作过,让她一下子对他的印象跌到谷底。

        冷冰冰地说:“没听说过。不是宋人吧?”

        史文恭显然看明白了她的意思,嘲弄般的轻轻一笑。

        “说得我好像汉奸一样。娘子明鉴,我史文恭生是宋人,死是宋鬼。如有不臣之心,天诛地灭。你不是手里有刀,你若觉得和异族人打交道便是罪大恶极,杀了我便是。”

        波澜不惊的语气,即便是极虚弱的声息,也绵里藏针的把她挤兑住了。

        潘小园毕竟是受着民族团结的教育长大的,自然不会那么狭隘。甚至她也知道,有这么个不靠谱的皇帝领导这么个重文轻武的国家,被历史的车轮滚滚碾过,也是迟早的事。

        但亲眼见过哪怕是微不足道的一次杀人场面,足以让她对刀兵战乱产生切实的反感。

        静静心,问他:“你知道这异族人是什么来头?”

        史文恭苦笑:“过去以为是朋友。”

        “直到他把你卖了。”潘小园挑拨不嫌事大,冷冷接一句,“因为你是汉人,所以把你推出来顶罪,安抚梁山。”

        史文恭叹气:“不,或许……他们也是迫不得已。”

        潘小园不给他留太多伤感的余地,立刻问:“怎么讲?为什么大金国的人,会在曾头市安营扎寨、发号施令了?”

        史文恭欲言又止,忽然眉间现出少许痛苦,苦笑:“娘子要我说的太多,今天……怕是……”

        “有多少说多少。”

        史文恭用力一咬嘴唇,青白的齿印半天下不去。

        “娘子真是狠心的人。”

        潘小园微微有些脸红,居然三分羞愧。她也不想逼迫一个虚弱得死去活来的伤病号,但没办法,时间不够,况且倘若史文恭是强健清明的健康状态,她还真不敢信他的话。

        但若就此把他逼死了……

        她心中一颤,再看看他那副虚弱的面容,忽然想,倘若换了武松,混到这副境地,伤成这副德性,他……会死吗?

        心里一个声音斩钉截铁地告诉她:不会!只要他有求生的念想,他怎么会撑不过去?

        于是放心了些,顿一顿,压低声音:“你尽管说。我又不是梁山好汉,没义务跟你过不去。”

        话里的暗示很明显。过去那次劫持她的“仇怨”一笔勾销。梁山的江湖令跟她没关系。

        史文恭明显精神一震,忽然急切地看了看门口。

        武松守在门口呢。这眼神里的意思也直截了当。

        潘小园一横心,两句悄悄话,跟他做交易:“我会求武松不杀你,也不要把你解到梁山。条件是第一,你不许再惹他生气;第二,把密信的事从头到尾说清楚。”

        史文恭眼中闪过一点点不信,意思是武松会听你话?

        潘小园低声提醒:“方才是谁把你从他刀子底下救出来的?”

        史文恭明白了,闭目盘算好一阵,轻轻笑一声:“武松何德何能,蒙娘子你青眼相看。某过去还觉得世道不公,如今看来,竟还是我的运气了。”

        这便是答应了。潘小园脸一热,补充:“第三,不许再跟我说什么无关的话。”

        史文恭脸色有些不服,明显是想说:“那可不能保证”。但事关性命,终于压下了任性的冲动,点点头。

        “娘子听好。这封密信……不是什么兵符,也不是陈年旧史,而是……信物。是咱们大宋当今圣上亲手篆刻、独一无二的印。”

        潘小园思考得飞速。当今圣上沉迷金石书法,手头“大作”无数。回忆起信上那枚古老而优美的印,说是他的手笔,完全不会有人质疑。

        她点点头,继续问:“是给谁的信物?做什么的?”

        史文恭低声笑道:“买马用的。”

        潘小园先是听得莫名其妙。见他微微有些考较的意思,才明白。答应了不说轻薄话,却换了个方式,开始跟她打哑谜了。看来这人的神智有所恢复。他的胸膛开始微微的起伏,柴房里的空气干燥腐朽,绝对算不上清新,此时让他当成琼浆玉液,大口大口吸进肺里。

        小小的柴房,外面是凝固得浓墨一般的夜,但星辰渐稀,四周的旷野里,随时都可能出现一声石破天惊的鸡鸣。

        她知道夜晚的时间不多了,史文恭这里还有千百个谜团没有解开,偏生这人可恶的吞吞吐吐不爽快。她不得不静心思忖,大脑上了发条似的,转得飞快。

        大宋朝买的马,产区不外乎关外、河套和川藏,分别属于辽、西夏、吐蕃,都不是自己的地盘。

        作妖的不会是后两者。史文恭所在的曾头市位于河北东路,只数百里,便是宋辽边界。目前的国际形势,宋辽和平,但是马匹禁运,买马只能靠走私,每年的交易额不足挂齿。潘小园此前提议改革之时,也曾想过让梁山涉足走私生意,赚大桶金,虽然还未起步,但这方面到底做过一些了解。

        而大宋当今官家,总不至于明目张胆的自己挖自己墙角,干走私的勾当吧。

        “所以,大金国想……想介入大宋的马匹生意?”

        史文恭一口气说了太多话,静了片刻,恢复了一点点力气,这才重新开口:“曾头市就是马匹生意的中转站。‘曾’……就是‘金’啊。”

        潘小园点点头,沉默不语。这个时代毕竟信息不畅,本以为白山黑水那边的少数民族还是过着茹毛饮血的生活,也许那已经是过时了数十年的印象;金人已经试探着将触手慢慢深入南方的土地。在北方一些边界地区,已经是多民族混居,而曾头市无异于一个少数民族聚居区,难怪良马成群,并且有足够的实力和梁山相抗衡。

        史文恭见她脸上神色变幻,脸色慢慢好转三分,甚至试图微微欠起身来,神色前所未有地严肃,极低极低地开口。

        “大宋患辽久矣,燕云十六州,本是我们汉人的土地,如今却尽作胡儿衣冠。更别提……还得向那狼主上供纳捐,多少白花花银子流入他人之手。而……现如今,有人愿意做大宋的盟友,一了百了,解决那群契丹人。你们梁山——武松手中的那封信,就是双方会盟的信物。”

        潘小园听得心中咚咚直跳。隐隐约约的猜测,毕竟比不上一字一句的真相。难道历史上的“海上之盟”,就在她眼皮底下,悄悄地开始进行了?

        在她所知的那个平行世界,历史是什么样的?女真人作为一个崛起中的部族,多年来也没少受到辽国欺压,于是宋金秘密会盟,约定联兵灭辽,数百年的契丹人政权从此穷途末路。

        然后……简而言之,出兵过程中,金国窥到了宋军的积弱。灭辽之后迅速翻脸,挥师南下,攻进了大宋首都。靖康之变,北宋灭亡。

        史文恭说的这简简单单的几句话,每个字每个音节,都预示着无数的生灵涂炭,清晰地描述出了历史应有的走向。比什么柴氏正统、陈桥兵变的内`幕要可信百倍。

        潘小园没有追问他这些话里有没有水分、有没有隐瞒。理智和直觉同时告诉她,史文恭这次没撒谎。破天荒。

        她却不敢相信。也不能相信。咽下口中的干燥,涩然发问。

        “既是如此重大的信物,自有朝廷钦差交管。又怎么会流落江湖,到了我们手里?”

        史文恭脸色暗了一暗,重新苍白起来:“自然是因为……有人见不得这盟约达成。”

        “谁?”

        “水。”

        潘小园端起旁边的碗,还剩半碗水,扶着他喝了。

        史文恭瞟一眼自己满身血污,慢慢伸手扶住碗:“休脏了娘子的手。”

        他不回答,潘小园心里却觉得,能猜出他口中的答案了。

        “你是说,你……你师父,周老先生,在……在阻挠这个盟约?因为这件事,你和他翻的脸?”

        史文恭咳了两声,她轻轻给他拍了拍后背,拍出一句支离破碎的话:“十年前,大宋钦差渡海……以、购买马匹为名,秘密与金酋会盟……双方约定,等到时机成熟,便会……互换信物,盟约生效,南北、南北同时出兵……灭了他娘的辽狗。”

        并没有正面回答她的问题。前面一直是条理清晰的历史课,最后却突然来了句粗鄙脏话,竟也多了些文雅的意味。

        潘小园紧张得左手捏右手,还得勉励维持一个冷静的外表,点点头,表示自己对这话并非全盘接收。

        “照这样说,大宋这边的信物被……被什么人截下,从此江湖不见?史官人也太看得起咱们江湖宵小了吧。”

        江湖人有江湖人的活动范围,通常会对朝廷官兵避而远之。要是大宋真要遣使送信,派他几百个卫兵护送,就算是经过水泊梁山脚底下,大伙也会明智地不去惹这个麻烦。

        史文恭似乎早就料到她这句质疑,精神微微一震。

        “无怪娘子起疑。这信物,却是真真切切由江湖人士递送的。不仅如此……当初会盟的双方,也都是有江湖背景的前辈大哥。那个金酋阿骨打不信任汉人,更不信任大宋官家。但他过去……曾受过中原江湖豪士的恩惠,因此对于江湖中人,倒是还有那么一点点放心。”

        这几句话若是展开,怕又是一整夜的江湖往事。潘小园决定先不去追究细枝末节:“然后呢?”

        “只是……这印信让人截在了半路。恰好那时候,大宋朝野出了点……震动,和金人的贸易中断,金酋认为我汉人不守信用,双方猜忌起来,加上联络不便,盟约不了了之,那印信从此流落江湖。至于流落在何处,想必娘子是知晓的。”

        史文恭的这一段叙述,声音弱则弱矣,语气却凝重干练,一点也没有以往的贱腔调,甚至颇有些正义凛然的感觉。

        潘小园呆呆点点头。何止知道,她还亲眼目睹了密信的重出江湖,并且当了一天的保管人,将这东西带在身上,跑了半程的马拉松!

        史文恭继续说:“江湖中人,或多或少也知道一点这其中的奥妙……江南明教只知道这东西是个兵符,可以调动朝廷兵马,因此,嘿嘿,眼巴巴的赶过来……公孙胜……当年我刚离开师父的时候,曾经在他的道观借宿……还有、还有……”

        潘小园心里乱成一团,正要再问什么,门口突然横插`进一声低沉的话:“六娘,先别说了,有人起来了。”

        武松时刻警惕着周围。此时东方的天空已非一片漆黑。似乎仍然是万籁俱寂,但武松既然示警,必定是察觉出了什么。

        潘小园左右为难,小声道:“再等一小会儿!”

        转向史文恭,急切问道:“所以你的意思是,如今有人——那个什么宗翰——希望重续盟约,让宋金对辽开战,挑起北方战火——冒昧问一句,若真是如此,你却又到梁山劝我们趁机揭竿而起,做一番大事,为什么?”

        如果真如史文恭所说,他之所以来寻求重续盟约,是为大宋着想,除掉辽国这个肘腋之患,可与此同时,这人又在撺掇梁山造反,背后捅大宋的刀子!

        那么只有两种可能:要么他在坑官家,要么他在坑梁山。从他“拜访”梁山的那次结局来看,坑的是后者。

        他要的只是把密信骗出来。梁山造反成功不成功,跟本不在他的考量之内。那天群英荟萃之日,若无岳飞来打岔,若晁盖听信他所言,同意跟他合作,说不定密信到手,下一刻人就失踪,空留一山踌躇满志替天行道的好汉。

        再或者,若是他更毒些,也可以等到梁山真的贸然“揭竿而起”,他再抽身撤退,任凭梁山骑虎难下,回不得头。

        质问的目光看过去。史文恭冷冷一笑:“有人见不得梁山好,我……顺带做个人情罢了。”

        潘小园心里一沉,意识到什么不得了的。这人遮莫是个双面间谍,和他牵线的不止宗翰一个!

        “谁?是大宋朝廷里的人吗?曾头市那边知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他们怀疑了你,这才……”

        史文恭默然不语,大约是在犹豫,又或许,这些答案分量太重,终于让他考虑开个价码,不再免费赠送。

        潘小园也知道催不得,耐心等着。就算他开价,只要不是太过分,这些事她非弄明白不可。

        宋江领导的梁山,会对谁更有利?

        宗翰的所作所为,代表大金政府的意图吗?

        这些计划,史文恭还知道多少?

        倘若截下密信的真是周老先生,他的意图如何?

        为什么时隔十年,现在突然开始行动?

        曾头市毁了,还有没有其他的秘密基地?

        宋廷这边,是谁在负责密信的接头?他们和史文恭是如何接触的?

        ……

        无数个疑问在她眼前闪过。按照重要程度,飞快地在心中排了个序,耐心地一句句追问。

        史文恭轻轻笑了笑,说得却愈发慢条斯理。没说两句,忽然闭了嘴。

        作者有话要说:  眼前一暗,武松轻轻关了柴房门,大踏步走进来,低声道:“好像是你房里那个小丫头。你出去应付一下。”

        `

        贞姐?潘小园侧耳一听,果然似乎听她叫了声:“……六姨?”

        `

        一觉醒来,邻床没了人,贞姐声音里有点慌乱。

        `

        云开雾散,阳光普照,天飞快地亮起来。

        ——————————

        以下是历史:

        海上之盟乃北宋末年北宋朝廷及金国为了联合力量夹攻辽国而签订的军事合作盟约  。宣和二年(1120年)宋、金双方商定:金取辽中京大定府,宋取辽南京析津府,辽亡后,宋将原给辽的岁币转纳于金国,金同意将燕云十六州之地归宋朝。由于双方接触都因地理上受辽国阻隔,而需要海上经渤海往来,故称“海上之盟”。

        `

        自北宋立国于中原以后,强大的辽国一直位于宋的北方,且时有南侵攻宋的野心,形成宋辽南北敌意对峙的局面。公元1004年,宋真宗与辽签署了澶渊之盟后,宋辽之间维持一段达约一百年的和平,双方之间都没有完全消灭对方的能力。宋徽宗政和五年(1115年),位于辽国东北势力范围内的女真族在完颜阿骨打的领导下反抗辽国的统治,屡败辽军,并建立金国,辽国国势迅速下滑。此时北宋君主宋徽宗与大臣蔡京、童贯认为辽国亡国在即,金国会取而代之,决定联金攻辽,不但可向金以示和好,而且以图收复失去已达二百年的燕云十六州之地。

        `

        重和元年(1118年),徽宗派武义大夫马政自山东登州(今山东蓬莱)乘船渡海,以买马为幌子,与金谈判攻辽。此后宋金使者频繁接触。宣和二年(1120年),双方商定以下的内容:

        `

        宋金各自进军攻辽,其中金军攻取辽上京(今内蒙古自治区巴林左旗林东镇南)与中京大定府(今辽宁昭乌达盟宁城县天义镇大明乡),宋军攻取辽的西京大同府(今山西大同)和南京析津府(今北京)。

        `

        宋答应灭辽后,将原来于澶渊之盟输给辽的岁币转输给金。金则答应将燕云十六州还络宋。

        `

        结果,宋攻辽失败,而金军顺利攻下辽上京、辽中京及辽南京。金方事后指责宋未能兑现承诺“攻陷辽南京”,而拒绝还燕云。金宋双方经交涉后,北宋允以二十万两银、三十万匹绢给金,并纳燕京代租钱一百万贯,金才交还燕云六州(景、檀、易、涿、蓟、顺)及辽南京城。金军撤出城前还将辽南京城内财物和人口搜刮一空,宋接收的只是一座“城市丘墟,狐狸穴处”的空城。宋改辽南京析津府为燕山府。

        影响

        `

        海上之盟签订后,金宋果然合力灭了辽国。但是辽国灭亡以后,宋朝变相失去辽国作为它的屏障,以阻挡金兵南下。此后金宋边境正式接壤,而金兵果然于辽亡后南侵宋。1126年,北宋便在朝政败坏,国力和军力不振的情况下,遭强大的金兵攻克其首都汴京及中原一带的领土,酿成靖康之变,立国168年的北宋灭亡。

        ————————

        为配合剧情进展,本文的时间线和历史稍有差异。

  http://www.lewentxt.com/0/16/19719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ewentxt.com。乐文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lewentxt.com